Skip to Content

八月 2007

肚子痛

忍了三天的腹痛,昨晚已經有警覺快不行了,此次病況未曾經歷,可惜為時已晚,醫院都關門了,就打算清早再去看醫生。

清晨五點多,就自然痛醒,那時更不舒服,痛區已不似前二天在腹部,漸漸轉移到胸腔,心口甚至很明顯感覺一團硬塊,這時時間過的特別慢,大概快六點時,覺得撐不到醫院八點開門的時間,於是起來刷牙洗臉,打算找間醫院掛急診。

意外的,走在路上時,新鮮的空氣,再加整個人在走動,楚痛減緩許多,走到醫院門口之後,看看醫院有點老舊,就決定再走回家,等八點再說。

八點一到,就去醫院報到,跟醫生說了病況,他研判是胃炎,整個胃都停止運作,那團硬塊是發炎造成的痙攣。

於是他打了我三針,配了三款藥,並交待唯一能吃的三樣食物--白稀飯、白饅頭或白土司,土司還要去邊才行。

就這樣情況稍為好轉,不過身體有點虛弱,加上工作累積了不少,一整天情況都不算很好。

晚上更慘,跟女友在電話中吵架,整個情況糟透了,我想都是我不好,但我卻不知如何改善這情況,只能悶在這裡,慢慢等一切情況好轉。

陣內智則的爆笑短片

朋友寄來陣內智則的短片,真的很爆笑,週末輕鬆一下吧。 :)

觀看時禁止吃東西或喝水,否則後果自行負責喔。

視力檢查

電影預告

信誓旦旦

我期許自己是說到做到的人

對一般人就應該如此

何況是對我在乎的人

就更應該如此

所以我答應的事

我一定會努力做到的

回憶錄 -- 首部曲

我對小時候最遠久的印象,就是有一陣子住在鄉下的阿嬤家。

其實印象極不鮮明了,我記得爸媽要照顧弟弟,就把我托給鄉下的阿公阿嬤帶,每隔一陣子他們就會來看我,或是帶我出去玩,那應該是最快樂的時候了。

可是快樂的時光總是很快就過去,到了黃昏,爸媽就要回去了,我每次都哭的很難過,最後總是阿公阿嬤在一旁陪著我,我一手拿著騙小孩用的「乖乖」,另一手揮啊揮地說拜拜,那時眼角掛著淚,口中含著乖乖,整個人還啜泣不止……

每次想到這裡,就會覺得心裡酸酸的。

宗教歷程 (中)

(..續前)

直到有一天,在學校的書展看到了二本書,是宋澤萊老師寫的「被背叛的佛陀」與「拯救佛陀」,光是書名就深深吸引我的注意,怎麼會有那麼酷的名字啊?佛陀會被背叛?佛陀還需要被拯救?不翻翻實在對不起自己的好奇心,在仔細看了之後,才深深被其內容所震撼。

書中談了許多原始佛教的觀點,也嚴厲的批判大乘佛教,或許是宋老師個人政治傾向的問題,他也在書中多所批評國民黨,他認為國民黨與大乘佛法二者都是源於「大陸地區」的自大概念,我自己則是自動過濾了政治方面的觀點,專注於書中佛學的探討。

老實說,那時我覺得他寫的很有道理,也不違背佛經的教理,書中有摘錄出許多他和大乘佛教徒的筆戰,說實在的,那時我幾乎都覺得宋老師說的比較有道理,尤其他在剖析佛法中無常、苦、空、無我的概念,評判了許多依然不自主陷於「梵我論」的佛教徒時,我真的覺得自己被他結結實實地戳中要害。回想當時我的那些問題,的確是深深陷入梵我論之中,不論是在一貫道、海清法師、某些大乘觀點、新時代觀念、當然還有信奉上帝的基督教與摩門教,都是同一個問題在作怪。當初我自以為可以圓融統攝諸法的觀點,原來正是佛陀二千五百多年前所反對的梵我論,那個打擊之大,不難想像。

後來又買了一本宋老師的書「佛陀解脫大道」,花了一陣子時間,試著消化這些書,但總是有些地方無法搞懂。例如:若是真的無我,受業報的人是誰?是誰在輪迴受苦?又是誰成佛涅槃?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