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由《小空經》略談四禪八定

底下這篇是我在台大獅子吼站與其他同學所討論的問題,那時是談到《小空經》是否是直接放空?《小空經》的內容很容易可以在網路上查到,這裡就不貼出來了。

標題: 由《小空經》略談四禪八定
時間: Wed Aug 11 14:45:33 2010

我覺得《小空經》不是直接放空,而是有次第在談四禪八定,只是沒有說的很詳細。

我在南傳阿毘達摩有看過簡單介紹四禪八定的次第與原理,蠻清楚的,所以藉此經分享一些概念,不過因為這不是個人的經驗,再加上是略述,所以有些術語及說法不夠周延,這只是粗淺的四禪八定概念,有個基本的了解即可。因為在讀阿毘達摩之前,我對四禪八定只知其名,不知他們之間是有如此的關係。

《清淨道論》在修定有四十種方式,常見的「安般」就是其中之一,有一種方式叫「地遍」,就是以地為所緣。

引用一小段《清淨道論》,這是指修習「地遍」是要找一個適當的地當成禪修的所緣。

「學習地遍者,取於人為的或自然的地相,其地須有限而非無限的,有際而非無際的,有周而非無周的,有邊而非無邊的,如米篩或米升那樣大。彼即作善取,善憶持,善堅定於彼相。」

這和《小空經》中選一塊平整的地當成禪修的所緣是很像的。

「彼比丘若見此地有高下,有蛇聚,有棘刺叢,有沙有石,山嶮深河,莫念彼也。若見此地平正如掌,觀望處好,當數念彼。」

《小空經》在地想之後,接著就跳到無量空處想了,這和《清淨道論》說地遍可以修到四禪有共通處。

一至四禪是色界禪,禪修的所緣都是「色法」,差別在於禪支的不同。正如大家所知道的,初禪有五支:「尋、伺、喜、樂、心一境性」。

二禪則是捨去較粗糙的「尋、伺」二禪支,三禪則捨去「喜」,四禪捨去「樂」,此時只有捨(無苦受無樂受,故只有捨受)與心一境性。

到了四禪,再進一步的修法就不是在超越禪支而是在超越所緣的目標。以地遍為例,此時先把地遍的禪相擴大至無邊的宇宙,讓其充滿一切處。然後將禪修目標由「色法」移至該「色法所佔的空間」。

這應該很容易理解,凡是色法,必佔有空間,而無邊的色法,必佔有無邊的空間,此時將心的目標專注在該無邊的空間,如此即可成就「空無邊處定」,此時行者已超越色法,成就無色定。

這也就是《小空經》的「莫念地想,當數念一無量空處想。」

《小空經》接著是「莫念無量空處想,當數念一無量識處想。」

證得「空無邊處禪」之後,目標雖然是空無邊,但在察覺空無邊的當下,一樣都有心識在作用,並不是完全都空的,此心識為「空無邊處禪心」,行者再將禪修所緣的目標由「無量空」轉移到「空無邊處禪心」,如此即可成就「識無邊處定」。

《小空經》接著是「莫念無量識處想,當數念一無所有處想。」

證得「識無邊處禪」之後,此時為了進一步超越,再以「空無邊處禪心不存在」這個概念為禪修的目標,就像由四禪證得空無邊定,我們以「色法不存在」的概念來禪修一般,我們再以「空無邊處禪心不存在」的概念來禪修,心不像色法,心不存在之後不是空間,此時就是「無所有」,可成就「無所有處定」。

《小空經》接著是「莫念無所有處想,當數念一無想心定。」

這裡的「無想定」我也不確定是指什麼? 在南傳此經在「無所有處」之後,是傳統的「非想非非想處定」,之後才是「無想定」,或許「無想定」是指
「滅盡定」(滅受想定),印順導師則是認為「無想定」是與「非想非非想定」類似的境界,或許他是根據此經的次第而有此推論,底下我還是談「非想非非想處」就好。

以「空無邊處禪心不存在」為所緣,所證的定是「無所有定」,此時生起的心是「無所有處禪心」,行者再以「無所有處禪心」為所緣,所證得就是「非想非非想處定」。

若依上述理論上,若要再證下去,應該就是再以「無所有處禪心不存在」為所緣,不過在「非想非非想定」中,心已經非常細微,即不能說有想,也不能說無想,達到了無色禪的最高點,故稱為「非想非非想」大概是這個原因,所以無法再繼續下去。再下去,應該就是滅盡定了,不過滅盡定在南傳的說法是只有三果以上的聖者才能證得,外道及凡夫修禪法是無法證得的。

簡單總結一下:

初禪到四禪都是以「色法」為目標,差別在於由最初的五禪支,漸次捨去粗糙的禪支,最後到四禪只剩下捨與心一境性。

「空無邊處定」是以「色法的空」為所緣,超越了色法,故成就此定。
「識無邊處定」是以「空無邊處禪心」為所緣,超越了空的概念,故成就此定。
「無所有處定」是以「空無邊處禪心不存在」為所緣,超越了空無邊禪心,故成就此定。
「非想非非想處定」是以「無所有處禪心」為所緣,超越了不存在的概念,故成就此定。

回應

回應瀏覽選項

選擇你喜歡的顯示回應的模式,並點選「儲存設定」,以啟用你所做的變更。

鼻頭的位置

修安般念的「鼻頭」,大概是指鼻尖到上唇附近的三角地帶,也就是呼吸時會感覺到氣息的地方。

安般只是一種方法,理論上,不管是念頭安住在哪裡,只要心穩定了,就會出現似相的穩定光明。所以妳說將目標放在心輪,理論上似乎也是有可能的。

> 而眼前光景的霎那改變,是否是所謂的光明穩定?

修安般有時也會有奇怪的景象改變,但光明穩定應該是指明亮,透明的光亮,而且能夠達到穩定,可惜我沒此經驗,只能依書上的說明來談。

光明穩定

Heaven兄

我又努力練了幾個星期,回頭再來看你寫的這段,

 

修安般有時也會有奇怪的景象改變,但光明穩定應該是指明亮,透明的光亮,而且能夠達到穩定

 

發現好像快要看懂了。

之前我說了很多關於自己在練的過程中,把注意力放在心輪當中,開心輪玄關,這個部分,練到了最近,又變了,最近心輪比較通了,所以到了比較通的時候,就會變亮,狀況好的時候,這個亮光能夠撐的比較久,狀況不好的時候,又會變回暗暗的,普通的時候,會亮起來,又慢慢變暗,重複這個過程。

 

這個亮和之前練的不同,之前是黑色底,白色圓型薄霧光,會在開玄關的時候跑出來。

 

而心輪比較通的時候,出現的是整片的黃白光底,很像省電燈泡的黃光,背景有時候就像是一面毛玻璃,從毛玻璃後面透著光。

但目前還是做不到把黃白光穩定下來的程度,但是已經有一個趨勢出現了,不知道這個黃白光,是不是就是所謂的光明穩定當中的光?

 

 

 

這同時還出現許多現象,本來會動的氣是在兩腎之間,現在隨著心輪比較通了,會動的氣,變成以心輪為主了。

而本來比較昏沉的意識,也變得醒多了,但是仍然是另外一個覺知狀態,不是醒著的意識狀態,也就是在我們平常這層表層意識隱沒的霎那,另外一個比較醒的覺知,會在霎那間升起,之前是半睡半醒,隨著心輪的通暢度增加,這個半睡半醒的另外一個覺,也變得更醒了。

 

 

氣功

您說我練的東西比較偏向氣功,可是我去問練氣功的人,他們比你還聽不懂我在說什麼,有一個收費四萬塊的氣功師,還說我這個叫做甚麼佛教的性功,說他們那個才是命功,說我這個練的是中脈,應該要練他們的通任督才是正途。另外一個說我一個初學者不要想這些,他連我講的到底是練出來的還是想出來的,都分不清楚,結果這位竟然是要出氣功書的人。

 

所以唉!不知道要問誰~~~~都自己看書亂猜一通~~~~只好來問問老朋友,老朋友起碼知道我練了好幾年了,也摸索了好幾年了,不是自己胡吹亂吹的~~~

 

 

 

 

 

 

四禪還是不懂

heaven兄

四禪還是搞不懂,不過有個現象想請教您,就是之前提過的,放鬆到了極點,心輪會鬆開,這個心輪鬆開到了最近,越來越醒,變成一個現象了。

這現象很有趣,就是我平常醒著的意識會突然一下子睡著,然後立刻,幾乎不到一秒的時間內,另外一個覺知會立刻跟著升起。

轉換過程中間有時候意識會下沉一下,下沉的時候,會有點起影像,但是一下子又沒了。

這整個過程

平常表層意識-->意識下沉-->影像(有時候沒有)-->意識浮起-->另外一個清醒的覺知升起

整個發生,就在霎那間完成,對我來說,是一兩秒內發生的事情。

請教在佛法上,對這樣的現象,有相關的說法嗎?

 

 

回應一些問題

 

> 但目前還是做不到把黃白光穩定下來的程度,但是已經有一個趨勢出現了,不知道這個黃白光,是不是就是所謂的光明穩定當中的光?
 
我覺得應該是. 大概就是再努力讓它更穩定, 不過在安般中, 方法依然是專注在鼻端, 不去理看到的光, 才能讓光明更亮更穩.
 
> 您說我練的東西比較偏向氣功,可是我去問練氣功的人,他們比你還聽不懂我在說什麼
 
哈, 我想對於練氣功的人, 不會去管這方面的, 大概就是練氣的運行, 讓身體更好吧. 而我學的安般, 則完全不控制氣, 妳剛好介於中間. :)
 
> 平常表層意識-->意識下沉-->影像(有時候沒有)-->意識浮起-->另外一個清醒的覺知升起
 
類似的現象我也有, 但大概程度沒有妳的強度強烈吧.
 
意識下沉, 應該就是之前提過禪師說的 "墮入有分".
 
而後來的影像, 意識浮起, 清醒覺知, 這些就是從有分出來.
 
影像應該就是 "取相" 或 "似相" 的前期. 
 
意識浮起應該是定力不夠了, 所以快回到一般的清醒了. 但或許妳的情況不同, 我在覺知升起後, 雖然覺得清明, 但卻無入再次進入較深的定, 就回到一般的狀態了.

覺知升起

>意識浮起應該是定力不夠了, 所以快回到一般的清醒了. 但或許妳的情況不同, 我在覺知升起後, 雖然覺得清明, 但卻無入再次進入較深的定, 就回到一般的狀態了.

> 平常表層意識-->意識下沉-->影像(有時候沒有)-->意識浮起-->另外一個清醒的覺知升起

 

這個另外一個覺知的升起,並不是表層意識的升起,是類似道家講的識神退、元神隱的狀態,因為這個所謂的另外一個清醒的覺知升起之後,如果受到干擾,或者練到某個程度氣用完了,就會自己浮出來,回到表層意識。

也就是說有另外一個純然覺照的意識狀態的出現。

 

這個黃光,我最近又沒了,因為最近練功的努力程度不夠,又帶小孩出門太多次,結果就...練不太進去了,所以最近繼續要努力中。

 

也因為有掉下來,所以對於一個多月前的能量狀態,自己也多了肯定,應該就是那樣沒錯了,大概現在在練,就是繼續練回去,走那個路子,繼續下去就對了。

 

我也覺得應該就是把那個黃光繼續練出來才是,只是要出現黃光,要整個能量狀態都爬升到最佳狀態,才出得來。

那陣子常出現黃光的時候,也常常在比較昏的霎那,會出現車燈般的大亮光,又像車燈,又像陽光,只是背景是黑夜,然後出現一筒很亮還有很長的光芒的亮光,通常一閃即逝,後來能量掉下來了,黃光沒了,這個大車燈也沒了。

蠻有趣的。

 

 

 

總算搞懂四禪了

http://zhangminglin.blog.hexun.com.tw/37090455_d.html

今天在無意中查到這篇文章,終於把一直搞不懂的四禪給搞懂了。

 

您覺得他的觀點如何?

 

 

RE: 總算搞懂四禪了

因為他引了各種經, 有些經其實是互相矛盾的, 我會以阿含經的部份為主要的參考.

妳是搞懂了哪一個部份啊?

RE: 空為心的目標

> 我用的方法就是一個,放鬆+覺知。

其實佛教談的方法也是 "清醒 + 清鬆" , 不過和你的方法似乎就是差別在佛教教的是一直有觀察的對象. 因為在這點不同, 後面的境界就不容易有共同的標準了.

> 是不是本來心會浮動,有雜念,練到了不浮動,無雜念,就算是「空無邊處定」?

不是這樣的意思. 字面上的解釋, 就是以 "空" 或 "空間" 為目標.

例如你本來專注在一顆大石頭, 那大石頭就是目標, 後來石頭拿走了, 原來放石頭的地方變成一個 "空" 或是 "放置石頭的空間" , 那個空變成心的目標.

因為色界禪是把色法(物質)觀想遍滿整個宇宙, 接著把色法再觀想空, 所以宇宙就什麼都沒了, 剩下空間, 所以變成以這個無邊的空間為心的目標.

光明

其實我有在想你所講的那個一個目標,我並非反對那個一個目標,因為你研究了這麼久,你說的一個目標,一定有他的一個堅持。

但是我又覺得,如果我剛開始注意力放在氣感或呼吸的時候,如果我沒有在時機成熟的時候,放掉對氣感或呼吸的注意力的話,那後面那些變化是練不進去的,也就是入定態是進不去的。

所以在這邊我很確定必須要有一個捨棄的動作,但是捨棄之後,之前我提到的是一個半睡半醒的微弱知覺的狀態,那個狀態雖有聽覺,卻無法動,心是不動的,死死的僵在哪裡的。

我星期六上午練的時候曬了不少太陽之後,下午接著再練,等於在有突破之前,我清晨練了一場,早上九點到十一點,又練了第二場,下午繼續在練第三場的時候,練到第三場的一個小時後面,才有了一個突破。

這個突破讓我知道了,之前的半睡半醒是能量不夠,所以玄關開完之後,就消風了,如果能量夠的話,玄關開完之後,不會陷入半睡半醒,而會出現亮光。

這個亮光,我在很多不同的理論中都看過,這個亮光絕對不是取相,因為在開玄關之前,我已經看到很多流轉的光,像北極光一樣,轉來轉去,這個應該才是所謂的取相。而這些流轉的極光出現的時候,其實意識狀態還是蠻浮的,並不是很深入的。

而這個亮光,則是在非常非常深的狀態,能量很夠的狀態,才會出來。

佛教經典裡面常常講到光明,我懷疑這個亮光,是不是就是所謂的經典裡面講到的光明?

還有我們以前在皮皮站討論老克思想的時候,Anda不是常常提到中觀嗎?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不執著在一個點上面,但是有一個動態的觀是存在的,也就是說當這個觀是存在的時候,所有一切被感知的,都可以被觀察,也同時都可以被捨棄,就像圓覺經講的,知幻即離,離幻即覺。

所以我是採用這樣的方式來練的,為什麼這樣的方式,不是佛教的方式呢?

放掉的方式

關於放掉的時機,我是這樣練的,剛開始練的時候,雜念很多,如果雜念不太多的話,我會直接坐,如果雜念太多,就會先站起來動。

直接坐的方式,剛開始還會有些雜念,這時候眼前屏幕是比較亂的,雖然同樣是黑暗一片,但是自己知道雜念在飛,眼前的黑暗也是混亂的。

把注意力放在可以放的一個點,通常我會放氣感,除非沒氣感,才會放呼吸,如果雜念太多,不想站起來練,有時候也會念六字大明咒之類的,自我催眠也會用。

不管如何,剛開始都是有地方可以放注意力的,看哪個地方可以讓注意力集中,我就會用那個方式。如果真的都行不通,就會回到動功再來。

放在一個點,並且可以經由那個點集中之後,眼前屏幕就會產生變化,會看到淡淡的薄霧光,類似很淡的北極光出現,如果注意力繼續集中,薄霧光會變得更清楚,有時候會看到圓圓的藍色光在中間轉圈。

我以前會把注意力放在看這個藍色光,但是現在沒有了,在藍色光還沒出現前,我就先放掉了,通常在眼前屏幕出現變化,薄霧光出現的時候,就放掉了。

這個時候放掉的話,屏幕就會變了,成功的話,就會變成白色不動的薄霧光,有時候可以看到白色薄霧光圓圓的,很淡很淡,我把這個現象稱作開玄關。

我是怎麼放掉的呢?通常會有一點點自我暗示,暗示一切都可以放下,連死亡也無所謂之類的,但是有時候狀況好的時候,不需要任何暗示語言,只要一個放下的心理動作,眼前就變了。

所以如果沒有這個放掉的話,就會一直卡在藍色薄霧光的狀態,但是藍色薄霧光也是撐不久的,通常轉了幾下,就會消失,然後就開始散亂,不然就直接昏沉了。

而有了這個放掉的話,就會進入另外一種意識狀態,我的直覺告訴我,只要能量夠的話,這另外一種意識狀態,就是進入神秘的門口,這也就是道家把這個狀態稱為玄關的原因。

我之前為什麼會半睡半醒,就是因為能量不夠,只到得了門口,就消風了。半睡半醒就是為了儲備能量,等能量夠了,又會開一次玄關,因此會一直重複開玄關,直到能夠撐住那個特殊的意識狀態為止。

我這次的想法又和上次不同了,因為上個星期六有了那兩三分鐘的體驗,讓我對於這個狀態就是進入神秘大廳的入口,更有了信心。

但是這樣的狀態,我一直很想以佛經當中的方式來理解,就有點困難,金剛經,圓覺經,似乎大多講的是那個放掉的動作,而放掉之後的樣子,就講得不是很清楚了。

金剛經的應無所住而生其心,講的比較偏向在藍色光之前的一個不執著於任何一個點的狀態。而圓覺經講的,則比較偏向在開玄關之前,的那個放掉的動作,因為在開玄關之前,會穿過幻覺區,我查了些資料,推斷這個幻覺區應該就是所謂的欲界定,因為有微細的欲望,所以在這個區域,會升起一些類似夢境的幻覺。

所以圓覺經講的比較偏向這個階段要用的方式,要如何覺知眼前看到的幻境,脫離幻境,產生另外一種比較深度的覺。

我嘗試以一種看操作手冊的方式,來理解佛經,將佛經應用到修練的狀態裡面,雖然看起來很『外道』,但是我的想法是能夠練出東西最重要,是不是傳統佛教就沒那麼重要了。

但是因為是自己一個人看書摸索,所以會多方與人交流,一來也是不希望自己花了這麼多力氣還走偏,二來是希望能夠練出死後帶得走的能力。

所以對於佛經上的理論若有錯解,還希望Heaven兄多多指導。

RE: 四禪八定

又是新的一年,民國100年了,新年快樂!! :)

> 也就是說,要先放掉表層意識的覺知,深層的覺知才會出現。所以我的想法是,並不是守著表層意識的覺知不放,而是必須要有一個放開的動作,才能產生另外一種覺知。

我想這就是我經驗不足夠的原因,因為我沒有實際入較深禪定的情況,所以我也不確定你所謂的「放開」是不是技巧之一,我只是由資料知道心必須有要目標,就算放開現在的目標,也應該要轉移到新的目標。

> 不知道是不是我解得不對,佛經裡面也沒有說一直有個觀察的對象,而四禪裡面也有提到『捨』,如果一直有個觀察的對象,那麼所謂的捨,指的又是甚麼呢?

因為在我所學的資料中,「定」的意思就是「心一境性」,也就是心專注在一個目標的意思。

「捨」是在討論「覺受」這個層面的問題。簡單來說覺受有三種:「苦受、樂受、捨受」。捨受也就是「中性受」,或「不苦不樂受」。

證入初禪時,一切苦受都消失,所以會有「樂受」出現,一直到三禪都是樂受。到了四禪,樂受也消失,變成捨受。這就是四禪之後的「捨」禪支,並不是心的目標放捨掉了。

> 這個亮光,我在很多不同的理論中都看過,這個亮光絕對不是取相.......
> 而這個亮光,則是在非常非常深的狀態,能量很夠的狀態,才會出來。
> 佛教經典裡面常常講到光明,我懷疑這個亮光,是不是就是所謂的經典裡面講到的光明?

在《清靜道論》有提到「似相」,這是在取相出現後,定力更強時,會出現「似相」,書中是這樣描述:

「即於取相中得知遍的過失(如指印等)而似相則摧破取相而出,猶如從袋子裡面取出明鏡,如洗得很乾淨的貝殼,如出雲翳的滿月,如在烏雲面前的鶴,顯現得極其清淨,實百倍千倍於(取相)。」

也就是似相的清淨光亮是百倍千倍於取相,聽說有人形容好像看到太陽出來了,或許你的經驗和「似相」有關。

> Anda不是常常提到中觀嗎?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不執著在一個點上面,但是有一個動態的觀是存在的,也就是說當這個觀是存在的時候,所有一切被感知的,都可以被觀察,也同時都可以被捨棄,就像圓覺經講的,知幻即離,離幻即覺。
> 所以我是採用這樣的方式來練的,為什麼這樣的方式,不是佛教的方式呢?

應該說,佛教談的層面很多,不過若是談「定」,也就是「定」,或是「奢摩他」,最根本的定義就是「善心一境性」(有時只說心一境性),所以我才強調心應該緣取單一目標,才是修定的方式。

不過若不是修定,例如修「觀」或是修其他的,當然就不是心緣單一目標,但那就不屬於定學的範圍,我就不知如何與四禪八定來做連結了。

> 但是因為是自己一個人看書摸索,所以會多方與人交流,一來也是不希望自己花了這麼多力氣還走偏,二來是希望能夠練出死後帶得走的能力。

對啊,我聽你的描述,就覺得你的經驗比我還深刻,所以會希望你能找到可以指導的禪師,讓你理解你所經歷的是什麼情況,又要如何才能走上更好的道路。現在就有如我只知道一張地圖,我大概知道怎麼走,只是走了很久卻沒走多遠。你則是已經在半路某處,問我現在大概在哪裡?因為你看到是實際的風景,或許那是在我地圖中的路上,只是地圖沒有那麼詳細,我就查不到了。

這時還真能體會:欲知山前路,需問過來人啊。可惜我不是過來人……

古德禪師也說禪定中有許多路,有許多都只是在光影門頭上做工夫,都是在玩識神影子,若走錯了就真的很可惜。這篇文章 http://www.awker.com/hongshi/mag/108/108-8.htm 提到的性廣法師及燃燈法師,都是我聽說過很優秀的禪師,你可以網路上找一下他們的文章。之前提過的上座部佛教學院 http://www.taiwandipa.org.tw/ ,他們是帕奧禪師的系統,他們的禪師應該也是很優秀的,我個人以為,如果你能找到禪師請益,或許比自己摸索嘗試要來的穩當。

試想,千年來,各宗教各派別都有不同的人試出不同的法門,或許你深入許久,也可以發明一套新的法門。不過至今在理論上我比較相信佛法的路線,因為它是由入手到涅槃解脫都告訴我們要怎麼走了。其他的方法或許在半路有很精彩的風光,但若沒有指出如何到達結果,那就不是修行的好方法了。

禪相

http://www.awker.com/hongshi/mag/91/91-5.htm

我去看了一下,性廣法師的文章是重點,這篇有提到一些,可惜在重點的地方,禪相,又省略不講了。

RE: 禪相

> http://www.awker.com/hongshi/mag/91/91-5.htm
> 我去看了一下,性廣法師的文章是重點,這篇有提到一些,可惜在重點的地方,禪相,又省略不講了。

這篇還真的講的不錯。:)

禪相沒有講的很清楚,法師也有說明:

"「禪相」,是禪修時心意專注的目標。它長得什麼樣子?大家不用幻想,也不必亂猜,只要如法用功,屆時自然會在你的禪心中出現,你自然而然地見到之後,小參時很自然就會說出來,那時我們再進一步學習依之入禪就可以了。現在不對它多做描述,是避免你們禪修時不專心,好奇的在那邊「望文生義」地幻想。"

大概就是怕大家亂想,所以一般都是留在小參時根據大家的情況來教導吧。講太多真的會讓人期待與想像,我自己就有這種情況,現在才比較好一點。

文中還提到:

"以上簡略說明了修學禪定以到達色界四禪的檢證標準,相信現階段大家已經夠用了。在禪修時,如果沒有老師從旁提醒幾個關鍵,確實很難轉入更深的定境,但是如果能夠掌握上來所說的幾個原則與要領,相信絕對不會產生副作用的。"

這也是我建議你有機會能實際去禪修,以你的程度,或許老師從旁提醒一下,你就可以有更上的進展。

至於看到這段:

"初學者,可以以心念能持續專注五分鐘而沒有飄忽遊走為努力的目標,如此漸次延長專注的時間,如專注十分鐘、二十分鐘,乃至到能專注一小時以上,以此做為準備入禪的階段性目標。"

我就知道我還得多加用功才行,差太多了。

我對外面的老師,還是心存顧忌,因為自己現在練得越來越順了,

我對外面的老師,還是心存顧忌,因為自己現在練得越來越順了,也擔心外面的老師程度太差,姿態太高,反而會誤導。

自發功的問題我也看了不少,也曾經在自己的網頁上,一一提出反證,基本上,我所認知的自發功,不但沒有問題,而且引領我一路練到佛經和丹道裡面講的東西,很多地方都看懂了,也發現自己慢慢練到書上講的東西了,不再像以前那樣,書是書,我是我,是兩條不太相交的平行線了。

最近練到心輪打通了,產生很多覺受,查了書,很多都可以在書上找到答案。要很感謝您給我佛經上的解惑。不斷的解惑,讓我的心,可以不斷的放鬆,打開。

最近這樣練,証實了以前的猜測,身體已經越來越清醒了。

不過還是真的搞不懂甚麼是四禪,甚麼是八定。

捨受

>捨受也就是「中性受」,或「不苦不樂受」

意思是沒情緒嗎?

可以舉例嗎?

>這時還真能體會:欲知山前路,需問過來人啊。可惜我不是過來人……

唉!找不到過來人,有的人不肯說,有的人說不清楚,有的人不好找,有的人會吹牛~~~

RE: 捨受

>> 捨受也就是「中性受」,或「不苦不樂受」

> 意思是沒情緒嗎?
> 可以舉例嗎?

這應該不是太複雜的事,就是一般的生活中,我們就可以感受到三種情緒:苦,樂,不苦不樂。

例如我正在打字,即談不上苦,也不算樂,那就是中性的感受,也就是稱為「捨受」。

所以初禪與二禪都有喜,我想那應該算的上是很強烈的喜,喜也是一種樂。而三禪只剩下平靜的樂,若是證入四禪,則也沒有樂,這也是判斷的方法。(例如有喜不一定就是初禪,但若沒有喜,那就不是初禪了)

順帶一提,我看了一下你提到的自發功,我對這幾乎沒有概念,剛好前陣子看到有人貼出印順導師也提到自發功,不過太長了,我沒有看完過,他應該是不建議學這個,也給你參考看看,或許你早就知道這篇了。

http://www.yinshun.org.tw/books/24/yinshun24-32.html

光影門頭上做工夫

>古德禪師也說禪定中有許多路,有許多都只是在光影門頭上做工夫,都是在玩識神影子,若走錯了就真的很可惜。

這點我也非常同意,我知道有許多人,是在幻覺區玩,看到許多幻覺,就看一個影子,生一個孩子。說看到神佛等等之類的。

這點我花了很多時間去研究,要搞清楚這些意識狀態,也就是為了這個--搞清楚幻相與真景的差別。

你說玩識神的影子,這個我有聽說過,有些人就說甚麼收妖伏魔,幫人看前世之類的,大概就是這類的人,我的網站有一個功友的師父就是這種人,對於這種人,我是很質疑的。

會有這麼多人搞不清楚,主要還是因為資訊不夠充分,我自己在找資料的過程,就覺得資料很少,入定態的資料非常的少,講得非常的不清楚,所以難怪會這麼多人搞錯,也是很正常的。

單一目標

我越想越覺得你說的那個單一目標是大重點,所以我之前那個死死的狀態,那個是能量不足的狀態,幾乎已經是可以確定了,只要能量夠了,就會浮上來開玄關,所以那個死死的狀態,就不知道在定學上是甚麼名稱?

我確定不是欲界定,因為欲界定會有幻覺,那個死死的狀態,比欲界定更深。

有可能是未到地定,不過我還搞不太清楚未到地定到底是甚麼狀態,是不是就是這種死死的、能量不足的狀態?

請教的問題

>只是走了很久卻沒走多遠

Heaven兄,您實在很客氣,您說我走在半路上,其實我真的也是走很久了,您也知道,我在皮皮的網站之前,就已經練了10年了,到現在,練了20年了,10年內如果還練不上去,大概天葵盡的話,這輩子就到這裡了。

其實我一開始是先接觸佛學的,但是感覺有些東西無法理解,有些東西練不進去,所以中間我又接觸了很多,所以我沒有單純在佛教的路上,但是就是有一個直覺,想要練上去。

我練到現在有些比較大的突破,很想把心得分享給您,希望您也可以快點練出來,不知您是否願意聽聽看?如下:

1. 鬆靜自然。放鬆是我最大的突破,先鬆開再說。而放鬆裡面,我悟到很多學問,包含中觀都可以包含在放鬆當中。

2. 不怕睡。佛教修行很怕昏沉,我之前也和昏沉和散亂奮戰了很多年,直到我體會到放鬆之後,要睡我就讓他睡,反正睡醒了,就會覺醒,為了那個覺醒,睡一下無所謂,反正每天晚上都在睡,沒差。

反到是練習過程中不怕睡之後,晚上的睡眠狀態變了,聲音都聽得見,明明已經睡著了,聽覺是存在的,非常的特別,但是比較累的時候,還是會比較聽不見,而狀況好的時候,睡著的狀態是非常奇怪的,就是有一小塊都是醒著的。

3. 身體僵硬的話,雜念會很多,所以我練習的時候,起式都是站著,用站立的方式,讓身體打結的能量通暢之後,自動會坐下,這時候才開始坐。為了等自動坐下,我練了五年,才在第六年,產生自動坐下,這中間挫折感很重,有一陣子還覺得很灰心,怎麼都練不出東西,幸好都熬過來了,現在身體也慢慢改善了,雖然年輕時候一些老毛病還沒治完,但是身體不會隨著年齡的增加而變壞,反而越來越好,雖然好得慢,但是趨勢是有的。

另外,我查了很多書,有的看得懂,有的看不懂,但是我知道我真的沒有在半路上,我只是到了門口而已,而且那個門口,還得練習很久很久,才偶而開一個細縫讓我看一下,那就是玄關區。

我很希望有更多人,能夠快點練到玄關區,因為每個人練出來的風景都不相同,越多人練出來,才能夠獲得越多的資訊,書本上的東西實在太不清楚了,而且資料也好少。

有機會的話,我會去找禪師請教一下,其實我遇到的不是方法的問題,因為我整個練習是沒有方法的,就是鬆靜自然,加上中觀,從頭到尾都是這個,你說的一個目標,其實那個目標不是我們的意識去鎖定的,而是意識放鬆之後,會浮現東西出來,那個目標是被動出現的,我們不能用意識去鎖定目標,這樣會把意識鎖緊,會鬆不開,後面的意識演化就會卡住。

所以我還是有目標,只是那個目標是自動浮現的,就像我眼睛張開之後,演經自動就會看到眼前的畫面,是自動浮現的。我並不把我的焦點鎖定在一個目標上,而是鬆鬆的等待目標出現。

因此,目標是處於一種不斷演化的狀態,不斷的改變,不改的就是鬆靜自然+中觀原則。

當我體會到這點之後,就慢慢練出東西來了。之前我也練過鎖定目標的方法,練了很多年,都在跟散亂和昏沉作戰,直到我放棄這種方法為止。

所以我在練的時候,一開始就是站著,注意自己的身體,然後身體會自己想動,通常是肩膀先動,因為我泡在電腦前面的時間很長,所以肩膀很容易變緊,所以一開始都會先動肩膀,然後其他的動作會自己產生,動到一個程度,身體鬆了之後,就不動了,這時候,我就開始坐下了。

http://203.68.23.169/wisdom/modules/newbb/viewtopic.php?topic_id=35&forum=6

這是我個人的練功記錄,裡面有很多猜測的東西,也很多自以為是的想法,拿出來實在很不好意思,但是希望能給Heaven兄一些參考。

我一直猶豫不想請教宗派,主要原因其實還是自己的練法太過自由,自己也願意讓自己這麼自由,也擔心會受到宗派的束縛,因為自己花了這麼久的時間,才跳出來,不太願意再進入宗教的牢籠了。

所以我目前就是希望一些共同練功的功友盡量練上去,大家都練出東西來了,練出東西的人多了,就可以討論到底怎麼一回事了,就不會只有我自己一個人在那邊看書猜來猜去了。

我在練的過程當中,也遇到很多功友,有不同的觀念,他們只想身體健康,不願有更深的探討,對於中觀也不太有興趣,對於入定態也沒興趣。有的功友只對特異功能有興趣,有的功友只對指導其他功友有興趣,各形各色的人都有。

修行這條路,能找到討論的人不多,想要練到那個極致狀態的人也不多,大多數的人,都在半路就找到自己的風景了。佛陀指出了一條很清楚的道路出來,圓覺經、金剛經、楞嚴經等經典,很清楚的講出了這個極致的狀態,但是半路的風景,如何將經典的文字,與自己的經驗結合,找出路標在哪裡,就像您講的,沒有有經驗的人來帶,真的是很困難。

楞嚴經我看了20年了,就覺得那個階梯很高,跨不上去,所以中間我接觸了很多別的,最近這一年,鍾呂思想給了我很大的啟發,似乎就是中間那個跨不過去的部分,所以也推薦給您參考。

我還沒驗證出來,但是我覺得接近了,如果猜測的是對的,那個玄關的亮光如果能繼續出現的話,應該就會出現楞嚴經當中色陰消盡的狀態。

>或許你深入許久,也可以發明一套新的法門

其實我沒有發明任何法門,就像上面說的,沒有任何法門,才是最好的法門,我主要練的是中央大學林孝宗教授的自發功,但是他的書講到入定態之後,只說入定狀態不容易界定,各家各派說法也很分歧,然後就介紹了幾本書要大家自己去研究,楞嚴經,清淨散論等等。

>不過若不是修定,例如修「觀」或是修其他的,當然就不是心緣單一目標,但那就不屬於定學的範圍,我就不知如何與四禪八定來做連結了。

你對目標的說法,讓我又有點想法上的突破,就是上面講的那個目標是不斷的演化的,我是剛才自己寫出來之後,才發現有這個想法出現了。

單一目標,這個東西值得探討,單一目標是不能演化的嗎?

例如,我一開始把目標放在身體,過幾秒鐘之後,身體的動作出現了,我把目標放在動作,過一會之後,動作沒了,剩下氣感,例如脈動感、麻震感,我又把目標放在脈動感、麻震感,過了一會,氣感又變了,變弱了,意識也逐漸鬆了,我又把注意力放在鬆開的意識上,意識又鬆得更開了,然後取像就出現了,眼前藍色薄霧光流轉,意識又繼續鬆得更開,薄霧光流轉漸漸變淡,一個下沉,眼前就打開一個不動白薄霧光空間,就是玄關,意識突然變得比較清醒,但是不是表層意識的清醒,是另外一種覺知的升起,這時候目標又變成另外的東西了。

所以目標不斷的在演化,這樣也算單一目標嗎?

單一目標的定義指的是:一段時間只在一個目標上(但是目標可以讓他演化)?或是從頭到尾都在呼吸上?

禪定的目標是會變的

> 2. 不怕睡。佛教修行很怕昏沉,我之前也和昏沉和散亂奮戰了很多年,

其實我也不怕睡, 只是每天練的時間不多, 大概只有半小時, 有時太累昏沈, 一睡時間就沒啦. :Q

> 所以目標不斷的在演化,這樣也算單一目標嗎?
> 單一目標的定義指的是:一段時間只在一個目標上(但是目標可以讓他演化)?或是從頭到尾都在呼吸上?

理論上目標是有在改變的,只是過程都是單一目標,不過也有變化較多的。

清淨道論有四十種方法,以觀呼吸來說,一開始的目標是呼吸,似相出現後就是以似相為目標,大多數都是寫到這裡就是等證入初禪了。不過前陣子看到一個新說法,他說入初禪後,目標變成是心,以心為目標。

有的目標比較不是那麼固定,例如念佛法門,目標就是佛的名號、佛的功德、佛的各種殊勝,這時目標就會一直切換,不過這類的清淨道論就有提到無法證到初禪,最多只能到近行定。

http://chifree.org/modules/ne

http://chifree.org/modules/newbb/viewtopic.php?viewmode=flat&order=DESC&...

我的網址改了,請Heaven兄參考。

>其實我也不怕睡, 只是每天練的時間不多, 大概只有半小時, 有時太累昏沈, 一睡時間就沒啦. :Q

您真的要睡,我最近鬆開心輪,就是因為一直讓他昏,就這樣整整昏了超過一年,每次一昏,都是超過一個小時,有時候,一天練個三、四次,每次都一兩個小時這樣昏,整整昏了一年,到最近心輪的能量慢慢鬆開,才慢慢比較醒過來,我發現,心輪的塞,真是非常的可怕,像是塞滿了無窮盡的垃圾能量似的,要有非常非常大量的放鬆,非常深層的放鬆,才能夠鬆得開。

為了省下時間來練功,我做了很多蠻好笑的改變,例如不掃地,買一台iRobot自動吸塵器,不出門購物,幾乎所有的東西都在pchome或者momo網路商店購買,光是掃地和購物省下的時候,就可以練不少東西了。

>他說入初禪後,目標變成是心,以心為目標。

如果這樣說的話,我應該可能入了初禪了,能量大部分都在心輪,注意力也被拉到心輪,偶而心輪比較通的話,氣就會往下跑,就到命門,然後再往上跑,通脊髓,到腦袋,不知道這應該是幾禪呢?

這些氣,都是自發跑的,不是我去引導的,所以說這都是自發功,只是外面所認知的自發功,大多在外層氣,也就是走經絡的部分,動作的部分,內層氣,走五臟的部分,幾乎找不到資料,所以對於自發功練到後來,走內層氣,很多人也不知道,我自己也不知道,是邊練才邊發現,我的日記裡面也記載了查資料的歷程,邊查邊猜。

這樣一路練來,其實關卡還蠻多的,每個關卡都很細節,像通心輪最大的關卡就是安全感的放鬆,有了強烈的安全感,才能萬念俱放,甚麼都可以放下,死了也無所謂的那種放下,才有辦法鬆開心輪。

但是鬆開心輪之後,該如何繼續,現在還查不到資料,希望Heaven兄,能指點一下。

因為我現在練到心輪鬆開了之後,眼前就米黃色整片變亮,意識也跟著浮起清醒,練到這邊,意識就變得非常的動盪,沒有像鬆心輪的過程當中那麼的安定,完全沒有念頭。

這個動盪,造成我一個困擾,就是練不下去,想要起來了,但我總覺得,應該還可以繼續下去,只是我還抓不到重點。

印象中,查資料好像有查到說,二禪比較動態,請教Heaven兄,不知道一般來說,二禪情況如何?如何去面對二禪?重點心態是甚麼?

二禪與五自在

miya, 你提到的比較偏向氣功, 這是我無法與佛教禪定放在一起討論的.

像我修學安般, 整個觀察的重心就是在鼻頭, 氣進到體內就不去理它了, 所以無法和你提到的氣走經絡或通心輪來比較.

在我的理解裡, 如果眼前的光明是不穩定的, 就繼續觀呼吸, 直到光明穩定, 再把心的目標移到光明上, 但這不是我的實際程度, 只能讓你參考了.

至於初禪變成二禪, 我的理解是這樣:

先由初禪出定, 觀察是否有初禪五支 : 尋, 伺, 喜, 樂, 定.

再思惟 "尋" 與 "伺" 是粗糙的, 應該捨棄, 如此修習就能入二禪. 同樣的, 修三禪就是捨棄 "喜" , 修四禪就是捨棄 "樂".

另外還有 "五自在" , 書上說若修至初禪, 要練習五自在, 五自在熟悉之後, 再來練二禪, 否則二禪可能不易成功, 甚至連初禪都會失去了.

鼻頭是甚麼?

我最近練的時候,剛開始會把注意力放在放鬆呼吸上,因為身體已經不動了,只剩下呼吸在動而已,所以只有呼吸可以擺注意力。

而呼吸擺放的重點在頭內部的鼻腔,不知Heaven兄所謂的鼻頭,指的是否是頭殼內部的鼻腔?或是鼻子最尖的表皮?還是中醫所講的山根,也就是兩眉之間下來的那個鼻根?

而當我把注意力放在呼吸上,開始放鬆呼吸之後,就會產生一種中脈呼吸的現象,也就是氣是自發吸入的,吸入的部位不是平常肺部的位置,而是身體更深的位置。

隨著中脈呼吸的深度與穩定度增加,就會進入一種境,眼前光景立刻改變,也就是俗稱的開玄關。

不知這鼻腔是否是Heaven兄講的鼻頭?

而眼前光景的霎那改變,是否是所謂的光明穩定?

無為之道

>整個觀察的重心就是在鼻頭, 氣進到體內就不去理它了,

>如果眼前的光明是不穩定的, 就繼續觀呼吸, 直到光明穩定, 再把心的目標移到光明上

這邊其實是有互相矛盾的地方,光明穩定指的是何種的光明穩定?

光明有好幾種,每一種都不穩定,以我目前的程度,知道只有一種可以撐很久都不動,就是入定態的白色薄霧光,那個是完全不動的,心念也不動。

如果這是所謂的光明穩定,那矛盾就出現了,因為這種的光明穩定,是必須要把注意力很鬆的放在心輪位置,如果放在鼻頭,這所謂的光明穩定,是永遠不會出現的。

如果沒有把注意力放在心輪上,沒有通過這所謂不動的白色薄霧光,就無法打開心輪,心輪打不開,就無法出現整片的光明,而這整片的光明,也不穩定,浮出來,又消了,大約就幾秒鐘而已。

如果沒有整片變亮,沒有打開心輪,則無法聚光,圓光就更無法出現了,我目前還沒到圓光,無法判斷這個圓光是否是穩定的光明,但是前面的心輪不開,這圓光也是無法出現的,所以應該不太可能在圓光出現之後,才把注意力放在穩定的光明。

推估這穩定的光明,是所謂的道家講的玄關,或是虛境,就是一個眼前突發性的轉變,到一個比較穩定的狀態。

不知是否正確。

真希望Heaven兄趕快練出穩定的光明,這樣才有真知佛典的人可以請教,所以會給一些奇奇怪怪的建議,也希望Heaven兄,能試試看,畢竟原來的方法已經練了這麼久,練不出東西來,要不要換個方法,就是沒有方法的方法,無為之道?

  入定的定義,各個宗教門派的看法都不盡相同:   一、李

  入定的定義,各個宗教門派的看法都不盡相同:

  一、李嗣涔教授的看法:「我們測量了氣功師父在練氣時腦α波振幅之變化,由此發現了兩種不同的氣功態。第一種狀態腦α波之尖峰功率大幅降低,我們定義為『入定態』。第二種狀態剛好相反,腦α波之尖峰功率大幅增加,定義為『共振態』。」

  基本上,練「入定態」的功法,大致是讓心念專一或是摒除雜念讓心念放空之類的功法。

 

  二、道家經典:極少描述所謂「入定」的定義,能有個「無念」的說法就不錯了,但有的門派的描述是「無念而有覺知的狀態」。

 

三、佛家對入定的討論,多半是「九次第定」包括了:

  (一)色界四禪:初禪、二禪、三禪、四禪。

  (二)無色界四定:四無色定:空無邊處定、識無邊處定、無所有處定、非想非非想處定。

  (三)滅盡定。

  最常談的色界四禪的禪支的描述,在南傳佛教的《清淨道論》等著作,已經有很詳細的討論了,近代南傳佛教的大師對其也有很多的註解了。

 

  但許多禪師對色界定與欲界定的區別,就是沒歷經過喜禪支、樂禪支的話,就頂多是欲界定了。

Long 你好,感謝回應

Long 你好,感謝回應,前陣子我剛好也貼了李嗣涔教授的資料,有興趣的朋友也可以參考:

http://heavenchou.buddhason.org/node/209

我在裡面也提到

 

3. 佛法的修定與其他法門的練氣是不同的方向。修定是以修心為主,修定雖然也有用數息等方法,這也是以調身為入手,但主要目的還是調心。(也就是影片中的入定態)
 
而練氣功等方式,以及許多過度強調練氣、調身與能量,這些並不是佛法所鼓勵的。我相信身心是互為影響,練身也是有機會改變心的狀態,但畢竟是繞了遠路。(影片中的共振態)
至於道家的定,我也沒有什麼概念。:)
 
這二天也剛好看了莊春江居士分享四禪與四果的問題,他除了介紹主流的說明,也引經據典提出了一些不同的見解,同時也分析了南傳與北傳的一些看法不同,蠻值得參考的。
 

關於進入色界四禪的一些想法

  一、基本上入定的方法選擇上以佛教說的色界四禪之共有禪支「心一境性」,將結果作為方法是比較容易的,即使用讓「心念專一」的方法,這也是大多數佛教的止禪方法之基本原理。(但方法上建議是只專心觀照某一適當的所緣標的,而不建議用人為意識去持咒、觀想等等,因為這麼做的話,原理上說難聽一點是用一個大妄念來止住其他許多的小妄念,重點是由於人為意識持續運作的關係,較不容易進入深沈的靜坐狀態。)

  二、我個人的經驗及看法,如果要進入色界四禪的話,那個氣脈是必須有一定的基礎,否則喜禪支、樂禪支這類現象很難發生,以道家來說性功、命功都要達到一定的基礎才行。(道家說的性功,即修性之功,指修心煉神的功夫。道家說的命功,即修命之功,指修身煉氣的功夫。)

  三、道家有個境界是「虛室生白,吉祥止止。」(此一詞出自《莊子》),我的經驗大致是先出現眼前整片穩定不閃爍薄薄的淡白光,稍後會有一心不生又有覺知的心理狀態,時間感則是明明覺得只坐沒多久而實際上卻過了很久。(這類現象看似入定,但我有這類經驗時,並沒有樂受的覺受,所以連佛教說的色界四禪裡的初禪都達不到,頂多是欲界定而已。)

  四、再談「虛室生白」的現象,很多門派會利用此一現象出現來作為特殊的功法之用。

  (一)南傳佛教好像很多禪師的書上都會寫這種方法(因為此法出自《清淨道論》的原因?),先修習安般念(觀照呼吸)的方法,然後出現白色的禪相,然後一直平靜地專注這白色的禪相,一直專注直到近行定(upacara)或安止定(appana)。近行定是「在進入禪那之前,非常接近禪那的定」,安止定是禪那。

  (二)《 伍真人丹道九篇》:〝兩眉間號曰明堂,陽光發現處矣。陽光發現之時,恍如掣電,虛室生白是也。當煉精之時,即有陽光一現之景,斯時也,火候未全,淫根未縮,一遇陽生,即當採煉……務期圓滿三百妙周之限數,而後巳。限數滿,惟宜入定
,以培養其真陽,聽陽光之二現可也。由是於靜定之中,忽見眉間又掣電光,虛室生白,此陽光二現也,正是止火之景止火候也……此時動氣雖不妄馳於動竅,而生機卻內動於氣根……陽光二現縱有動機,亦去其火,更宜入定,以培養其真陽,靜聽陽光之三現可也。由是於靜定之中忽見眉間又掣電光,虛室生白,此陽光三現也。真陽團聚,大藥純乾,云得陽光三現。光既三現,則氣根之內已有大藥可採,又足徵也〞。因陽光二現時已可止火,故止火始於陽光二現,終於陽光三現,故〝二現三現皆名止火之景,止火之候,獨是陽光三現光,兼名採大藥之景,採大藥之候也〞。

  伍沖虛所謂的「陽光三現」的說法,出現一閃即逝的淡白光現象,第一次是採大藥的好時機,第二次、第三次就是止火之景了。

  (三)還有些道家門派會在出現虛室生白的現象時,認為這就是「性光」,然後再將性光以眼神內收(應該是內收於上丹田),我是認為那是一種變相的守上丹田之類的方法。

 

  會來到這兒,是因為google時發現到這一篇,就順便回應一下。過去我應該與各位在網路上其他論壇曾經有過接觸才對,如果各位真的修習某種方法很久很久,但一直進展不前的話,我的建議是不妨試試修習其他的方法一段時間試試看。(每個人的習性不同,真找到適合自己的方法的話,那個進展速度會比較快很多。)

同意 Long

同意 Long 的一些看法,我只對佛教的教導較熟,淡薄的白光依理就是在「取相」的階段,佛教的教導就是繼續專注所緣,直至「似相」出現。

不過對於是否要氣脈的基礎,我就沒看過初期佛教有相關的教導了。初禪的喜樂是來自於離欲、惡不善法所產生的,所以稱為「離生喜樂」,應該和氣脈的修練沒有太大的關係。

當然,身體上的基本健康是需要的,否則也會造成障礙。

所緣的基本條件之一:穩定。

  氣脈的問題,我不說了。等有喜禪支、樂禪支的經驗時,自然就會了解了。

  前面有提到虛室生白的現象,然後有說一下不同門派對此現象的因應之道。(但並不是說誰的方法就真的比較好或是比較高桿。)

  但我個人的經驗,這類虛室生白的現象只是某個階段會出現而已,並不是每次都會出現的,或許有的人永遠不會出現也有可能。

  這樣子將光色這類禪相作為止禪專注的所緣,就未必適合了(除非是用你自己想像出來的光色,或是用自然環境的光色)。

  止禪專注的所緣,原則上最好是穩定的,而不是時有時無,甚至很少出現的……

回應瀏覽選項

選擇你喜歡的顯示回應的模式,並點選「儲存設定」,以啟用你所做的變更。

發表新回應

這個欄位的內容會保密,不會公開顯示。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 可使用的 HTML 標籤:<a> <address> <b> <blockquote> <br> <caption> <center> <cite> <code> <dd> <del> <div> <dl> <dt> <em> <h1> <h2> <h3> <h4> <h5> <h6> <hr> <i> <img> <ins> <li> <ol> <p> <pre> <span> <strike> <strong> <sub> <sup> <table> <tbody> <td> <th> <tr> <u> <ul>
    Allowed Style properties: background, background-attachment, background-color, background-image, background-position, background-repeat, border, border-bottom, border-bottom-color, border-bottom-style, border-bottom-width, border-collapse, border-color, border-left, border-left-color, border-left-style, border-left-width, border-right, border-right-color, border-right-style, border-right-width, border-spacing, border-style, border-top, border-top-color, border-top-style, border-top-width, border-width, bottom, caption-side, clip, color, direction, empty-cells, font, font-family, font-size, font-size-adjust, font-stretch, font-style, font-variant, font-weight, height, left, letter-spacing, line-height, list-style, list-style-image, list-style-position, list-style-type, margin, margin-bottom, margin-left, margin-right, margin-top, max-height, max-width, min-height, min-width, overflow, padding, padding-bottom, padding-left, padding-right, padding-top, right, table-layout, text-align, text-decoration, text-indent, text-transform, top, unicode-bidi, vertical-align, white-space, width, word-spacing, z-index

更多關於格式選項的資訊

CAPTCHA
驗證碼只有阿拉伯數字, 這是躲廣告用的, 麻煩你輸入了.
Image CAPTCHA
Enter the characters shown in the image.


story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