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撰文於銘 飄散隨風 心行無語 仰首蒼穹

談莊圓信眾擾亂放生法會

今天在新聞中看到莊圓的信眾擾亂海濤法師的放生法會,場面很火爆,莊圓信眾的作法實在很令人感到不解。

先談放生,在佛法中,不殺生是重要的戒律,而放生與護生在基本上是值得讚揚的作法,因此舉辦放生法會在心態是符合佛法的教導。

不過事情如何做的圓滿,又是另一番智慧的考驗,因此放生法會要如何考慮到環保與生態的議題,不要讓人藉機炒作,甚至避免造成有心人捕捉動物來提供放生,這都是值得再三思考的問題。

然而今天莊圓信眾的作法,以抗議放生即殺生為理由。我們還不知放生的魚苗是否能存活在大海,但我卻看到因為莊圓信眾的作為,大量的魚苗在地上任人踩踏,口中說要護生,卻造成殺生,可見莊圓信眾的作法根本沒有智慧可言。

再看莊圓信眾的訴求,他們是擔心魚苗被殺害,我覺得這只是他們藉故想出風頭想炒作新聞的作法,每天魚市場有多少魚類被殺害,怎麼不見他們去抗議?這根本是故意惹事生非,這種心態又豈是佛教徒應該有的作為。

莊圓信眾指責放生法會斂財,那些魚苗是放到海中,又不是海濤法師的弟子拿回家養或拿去變賣,如何談的上斂財?反觀莊圓本人,自稱為佛,開課說法卻是動輒收費上萬,還叫別人買他的書來捐贈,根本是他自己想斂財卻騙不到錢,就反過來誣指他人。

二二八有感

二二八,一段發生在我出生前二十多年的故事,卻在我出生三十多年之後,才知道這塊土地有這段歷史。

我由過去對政治的不屑與漠視,轉而開始注意這塊土地與人民的故事,二二八也是一個重要的轉折。

我發覺只有藉著不斷地關心與了解,開始漸漸體會這些人的心情;也藉著將心比心的情感,才能稍稍有著感同身受的認同。

用感同身受著實是誇大了,這些人的苦難,我沒有體會過萬分之一,光是用心去聆聽,那份悸動的力量就讓我無法克制顫動的心靈。

這不只是受難家屬心中永遠的痛,這也是台灣的傷痕,更是人性光輝中的一道歷史傷口。

在歷史中,和平似乎從來都不是上天賜與的禮物,人權也不是隨手即可輕易獲得。多少先人拋灑寶貴的血汗,才有今天這些得來不易的結果。若我們不珍惜、不保護、不去捍衛已有的果實,不願挺身對抗虎視眈眈的敵人,那麼在失去一切之後,又能責怪誰呢?歷史已給我們可貴的教訓,只看我們有多少智慧來理解。

接受莊圓誅魔令的挑戰

法友通知說莊圓在他們站上的討論區提出了挑戰,我剛去看了,覺得也佩服這些莊圓的弟子。他們這樣做很正確,也很勇敢,這就是有科學求證的精神,如果能因此證明莊圓是佛,就可以讓更多人接受。反之,若證明莊圓不是佛,也可以讓大家了解莊圓騙人的技倆,讓這個騙子集團瓦解,就不會有更多人被莊圓所騙,所以我也響應他們的活動,在這裡正式接受莊圓誅魔令的挑戰。

在 2007 年 3 月 3 日,我收到莊圓集團寄來一連串關於「釋迦傳來的生死帖」的信件,其中有一段還提到:「所以看到這封信的,只要謗佛馬上生病,他只有懺悔而產生懺悔的行動,否則他馬上生病,醫石罔效,看醫生都沒有用的。

大家可以參考 2007 年 6 月 23 日所寫的「談莊圓的恐嚇行為」,我相信該篇內容已經符合他們所謂毀謗莊圓的程度了。不過至今已經過了半年多了,我和友人根本沒有莊圓所說病到醫藥無效的程度,我想只要稍有是非分辨能力的人,看到這裡就可以很清楚地知道莊圓根本只是會嚇唬人的騙子。

想不到 2008 年 1 月 10 日又收到莊圓集團一封「殺無赦誅魔令」,內容可看這篇「揭穿莊圓再度恐嚇騙人的真相」。

在看到誅魔令之後,我的想法就是:「奇怪了,莊圓去年的生死帖是不是沒效啊?否則今年何須再發一封誅魔令?如果今年還沒效,明年又有什麼恐嚇的新手法?」

如今看到莊圓的信眾在他們站上的討論區正式向大家挑戰,請看這篇「給所有帶種的勇士們!!」,這實在是很不錯的方法,不過因為我自己也有太多次在他們討論區被刪帖的經驗,所以他們那篇不知何時又可能莫明其妙的消失,所以除了將該篇用捉圖存檔為證,我也在此站同步進行,讓大家可以做個公正。

揭穿莊圓再度恐嚇騙人的真相

莊圓那一派最近又發出恐嚇的信件,似乎想讓那些不認同他卻又不是很清楚的人,心生恐慌而不敢任意批判。

早期他們流傳出「生死帖」,最近又發出二篇恐嚇文件,一篇是「殺無赦誅魔令」,另一篇是「【佛陀法旨誅魔令】引發身心變化效應的過程」,裡面很清楚提到若毀謗莊圓這一位自己號稱的佛,最慢二個月又二週就會產生各器官功能喪失的生命末期現象。

這件事就很有趣了,若看本站的資料,最早一篇批判莊圓是 2006 年 6 月的一篇「莊圓--最誇張的佛法背離者」,至今已經超過半年,我們的生命現象依然表現正常。更何況我們說莊圓是外道至少也有好幾年了,到現在為止也沒有任何不適,更別說什麼器官功能喪失的生命末期現象了。

所以這件事可以清楚證明,莊圓根本在說謊,而一個說謊的人,又怎麼可能是佛陀?

他們最近在宣傳開課,學費很貴,全部課程要三萬塊現大洋。你會花三萬塊去聽一個騙子吹牛嗎?若你身邊有人可能會被騙,請他來看看我本人的親身證明,我的沒事就已證明他根本都是在說謊。若有人跟你推薦莊圓,你就問他們說為什麼我這位批判莊圓的人,一直都沒事?相信他們就啞口無言了,或許他們還會說出莊圓的功力可能沒有我們高的這種傻話。 :)

我買了一隻羊

突然收到一封信,信中說我在遠方的朋友遇到困難了,看的我心裡很酸。

信中說他們受到颶風的侵襲,整個家在一夜之間都沒了,食物也剩下一、兩天的份量,根本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他們原本就很窮,現在更慘了!

信中說我可以幫助他們,只要買一隻羊送給他們,再買十隻雞以及飼料,他們就可以重新開始生活了。

買一隻羊?大概不會很貴吧,我心裡這樣想。如果只要這樣,一個家庭就可以重新開始,那我想我應該可以幫點忙。

於是我跟著信中的指引,到網路上訂購一隻羊及十隻雞,希望我的朋友可以好好過去下。

今年我投民進黨

要選舉了,而今年我會有所改變。

記得在過去,我很少投票,除非是總統選舉這種大場合才會去。我過去支持的,則是改革派的泛藍,新黨、親民黨、陳履安,印象中都是這類屬性。

不過這幾年來,國民黨讓我很失望,泛藍改革派似乎忘了改革,藍軍全數陷入失去政權的仇恨中,配合紅衫軍,只想把阿扁拉下台。

國民黨過去的錯誤,他們也不肯認錯反省。立法院則終日杯葛預算、法案,讓行院無法順利有所進展。

馬英九當選黨主席後,不但沒依承諾透明處理不當黨產,反而加速變賣。而身陷特支費時的前後矛盾,也讓我對他的人格產生質疑。

如今國民黨又發動拒領公投,忽視民主價值,不惜公開說謊,用綁大選來污名化公投,明明美國及各國皆是如此,國民黨硬是說各國皆無此例。

印象中的中華民國,是以民主自由為號召,以解救共產統治的同胞為己任,如今竟然和中共聯手,無視對方飛彈的威脅,這如何令人接受?

這種不惜用謊言與惡劣手段來達到目的的政黨,我無法相信他們編織的美夢為真。

談奧修

網友問我對奧修為何不認同?底下我簡單提我的看法。

我也曾經很喜奧修歡的書,早期的書我幾乎本本都買來看,現在已經沒在看了。

我想大致可以這樣說,奧修的書看起來很有趣,也似乎很有道理,因此能吸引不少人。但問題就在於,他說的東西真的正確的嗎?尤其我對佛法有興趣,因此特別注重佛法方面的議題。

奧修談的東西真的很廣,孔子、莊子、老子、禪宗、佛法、蘇菲、譚崔、瑜珈、基督教、秘密教派……幾乎各門各派他都可以談,讀者看起來好像可以快速掌握整合許多觀念,但這些觀念是正確的嗎?若我們看奧修談孔子、老子、禪宗等中國的東西,就會覺得他的了解其實是隔了一層霧,往往談的不是核心,我覺得有許多解釋是奧修自己發明的。若外國人看奧修,會以為他們懂了老莊、儒學與禪宗,但受過中國文化教育的人大概會看出往往並不是那麼一回事的。

基於以上看法,我更加在佛學方法檢視奧修。這裡要聲明,我談的是佛學,或許奧修談及其它宗派的理論無比正確,但那些並不是我所涉獵的領域,所以我只能純欣賞,無法有太多的評論。然而在佛學上,我就覺得奧修的理論有問題,例如動態靜心是他的重點,但我並無法看出他有說明如何由動態靜心達到佛陀說的涅槃,我反而覺得他那一套依然是印度瑜珈系列的教導,理論也和佛法的緣起無我有所背離,甚至帶點梵我的色彩。

BCB5 使用 Regular Expression

過去為了工作需要,陸續在 BCB5 加進了支持 Unicode、資料庫的元件,當時還說未來最希望找到支援 Regular Expression (正規表達式,底下簡稱 RE) 的元件。前二天要把一個 perl 的程式移植到 BCB 來,因為該 perl 程式大量使用了 RE ,所以不得不停下工作,開始測試支援 RE 的資料。

這幾年的寫程式經驗中,perl 曾把我帶到另一個領域,最令人激賞的就是 perl 的 hash 及 RE,因為工作中有許多處理文字的問題,這些用 c++ 來寫非常不便,但 perl 的魔力卻讓這些事變的簡單許多,若不考慮圖形介面與效率的程式,perl 幾乎就是我隨手寫程式的工具了。

這幾月又重拾 BCB 寫程式,也開始用 set 及 map 來取代 perl 的 hash(BCB 6 內含的 STLport 已有 hash_set 及 hash_map,應該更好用,BCB5 還要自己去找來安裝),如今 BCB 找到了內嵌式的資料庫,若再加上 RE 的功能,那真是如虎添翼,寫起程式一定是更加得心應手了。

略談戒定慧

網友詢問:
不「戒」就不能「定」,就不能奢談「觀」?是嗎?只有受戒的人才有能力觀嗎?那沒出家、沒受戒的人,每天都過著迷迷糊糊、無法自我觀照的日子嗎?

回覆:
三學「戒定慧」,是學習佛法的重要次第,佛陀如此教導,當然有它的重要性與必要性。

先不由佛法角度來談,就算是世間學問,任何觀察研究也要有一顆專注的心,「專注」就是「定」的本質,「定」最基本的解釋也就是「置心一處」的意思。

佛法談的「定」則有更嚴格的定義。佛法談的觀照,更是世間法的觀察所無法比擬的,所需要定的程度也比一般的「欲界定」有更高的要求。

所以若無定,能否觀?答案自然很明白,這種事由世間法就可以理解,學生上課都要專心才能有好的學習,我相信這比喻是大家都能懂的。

電影倩影刺客與佛法觀點

前天晚看 HBO 的倩影刺客,片中提到了複製人,並以此導入輪迴的概念,甚至有藏傳佛法的法王轉世觀念,雖然片中談的輪迴和佛法很類似,但在某些層次卻和佛法的觀點完全相反,我覺得這是蠻有意思的創意,也因此想寫些東西,把片中與佛法相似與相異的觀點也藉此做個清楚的說明。

就在當晚花了一些時間,動手寫了篇心得,內容談到複製人與佛法的問題,也談及輪迴轉世與DNA複製人的概念差異,藏傳法王轉世與片中故事的差異,法王與法王子互為師徒的介紹,最後再總結雖然片中的情節和佛法很像,但原理卻相反;而原理雖相反,結論卻又有種神秘的雷同。

我相信編劇有刻意參考藏傳佛法的某些元素,但那些巧妙的異與同,我認為那不是編劇刻意處理的。正如我發覺許多人反對佛法的某些教導,但在深切的呼換中,卻是佛法所能提供的解答,而在反對佛法的理由中,卻又支持佛法而不自知。只是一般人不易理解這些連結,就錯過了佛法的教導。

訂閱文章


by Dr. Rad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