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撰文於銘 飄散隨風 心行無語 仰首蒼穹

法的判斷--葛拉瑪經、四大教法、三法印

關於「法」的判斷,常被引用的是「葛拉瑪經」、「四大教法」與「三法印」。

葛拉瑪經是如何判斷什麼樣的教導才是可採信的?什麼樣的教導又是應該捨棄的?佛陀說,只有當你自己確定這個教導對你是有益的,你才應該採信它,而當你確定這個教導對你是不好的,你就應該捨棄他。

四大教法則是在教導如何判斷什麼才是佛說,只有依法依律來判斷,才是正確的方法,不可只因為某些人說這是佛陀的教導,你就相信了。

三法印(也有四法印之說),則是判斷是否符合佛法的基本準則,只要違背三法印,就必然不是佛說。

如何判斷「原始佛法」

我第一個想分享的心得,就是判斷「原始佛法」要以何為根據?我目前的答案是以「經」與「律」為主要判斷,而「經」主要就是指北傳的《阿含經》及南傳的《尼科耶》,「律」則是以聲聞律為主。
 
若是追根究底的人,也許會想到,為什麼要討論什麼是「原始佛法」?為什麼不乾脆直接來研究什麼是「解脫的方法」?
 
是啊,我也是認為學習「解脫的方法」是很實際的,不過如何判斷什麼才是「解脫的方法」?各宗各派何其多,大家對解脫的目標、理論、方法、次第都有不同的看法,就算能力再好的人,也是要一步一步來學習,無法一次就全部了解。
 
在我自己所學習與接觸的宗教中,以佛教的理論最能讓我接受,也最覺得合理。甚至其他宗教派別,例如民間的道教,或是一貫道,或是新時代的大師與高靈,有許多也都認為佛陀是解脫者,再加上二千多年來,有不少佛弟子以身作證,他們宣稱證明了佛法的確是趨向解脫的,因此學習佛法是我覺得邁向「解脫」最值得去學習的。
 

阿嬤車禍往生了

阿嬤在晚上車禍往生了。

我很小的時候是住在阿嬤家,但對於那段日子已經沒什麼記憶了,能記得的都是後來的日子裡,媽媽常帶我們回鄉下的阿嬤家玩。我爸爸是隻身來台,所以從小沒見過爺爺奶奶,而外公外婆很疼我們。還記得小時候每次做錯事,被媽媽修理的很慘的時候,我們都會哭著喊著:「阿嬤緊來喔~~」,雖然阿嬤是在遙遠的鄉下,我們還是努力地呼喚著她,希望她突然出現,能保護我們不要再被打了。

後來的日子,雖然偶爾也常常想到阿公阿嬤,卻一直沒有很多時間去看他們。阿嬤的身體很硬朗,年紀很大了還自己去賣菜,上次看到她,身子骨還很好,想不到無常就這樣發生了。

現在在新竹的外婆家,親人正在幫著阿嬤唸佛,希望阿嬤能往生善處。

阿嬤,我只能跟妳說,妳放心的去吧,要相信佛陀與佛法,要相信三寶的力量。這個世間的真相,就只是「無常、苦、無我」而已,雖然世間有愛著妳的親人,但這一切都只是因緣,很感謝從小妳就那樣地疼我們,我也很歡喜妳能學佛,而現在妳應該要放下這一切了,願妳仰仗著三寶的加被,願妳的善業成熟,願妳能往生善處,不再受苦了,並且能生在有機會學習佛法的地方,或許未來我們還有緣再相逢,能一起隨著佛陀的教導,直到解脫的來臨。

南無佛 南無法 南無僧 _/\_

 

後記:

晚上媽媽打電話來通知我,阿嬤被機車撞到了,當場傷勢就很嚴重。89 歲的老人家,是承受不了這種車禍的,當時新竹的醫院也都沒有加護病房,轉送到長庚等大醫院也來不及了,於是決定不要接受電擊等急救措施,不要讓老人家受這種苦了。於是送回家中,就在家中往生了,往生時間約 10:25 ~ 10:30 左右吧。阿嬤,願妳一路好走~~

略談意根 -- 兼論蕭平實的錯誤

會提及「意根」的介紹,主要是蕭平實的弟子提出了很多奇怪的觀點。例如意根不為意識,因為意識不能生意識,所以別立意根在六識之外,又將意根排入第七識。由底下的說明,就可以知道蕭平實的弟子都說錯了。

另外也有一些法友將「意根」視為「大腦」,這也不符合傳統經論的見解,故在此提出供大家參考。

先寫幾個基本定義.

名色: 「色」為四大, 「名」為四非色陰(受, 想, 行, 識)

五蘊: 色, 受, 想, 行, 識.

一切法: 即十二入處 -- 眼耳鼻舌身意入處 + 色身香味觸法入處

五蘊與十二入處關係如下: (二者非全等, 細節處就略而不談了)

在十二入處中, 眼耳鼻舌身 及 色聲香味觸 為「色蘊」所攝.

法入處為「受, 想, 行三蘊」所攝

意入處為「識蘊」所攝

若要將十二入處開展為十八界, 則是將「意入處」分為「意界」與「識界」.

而「識界」又可開展為「六識界」, 這就形成了十八界的架構.

蕭平實陷阿含於不義

 

這篇是整理蕭平實的弟子言論中的錯誤, 蕭平實著作阿含正義, 想表達其教理源出阿含, 然其教理謬誤頗多, 只能說是陷阿含於不義。

 


蕭平實說阿含經談八識,這是最主要的錯誤, 阿含經很清楚是六識論, 四部阿含都有相同的記載,我相信這是不用多加解釋的鐵證了。

《長阿含經》卷8:

「復有六法,謂六識身:眼識身,耳、鼻、舌、身、意識身。」

(CBETA, T01, no. 1, p. 51, c19-20)

 

《中阿含經》卷7〈3 舍梨子相應品〉:

「云何知識如真?謂有六識:眼識,耳、鼻、舌、身、意識,是謂知識如真。」

(CBETA, T01, no. 26, p. 464, a13-14)

《雜阿含經》卷2:

「云何識如實知?謂六識身——眼識身,耳、鼻、舌、身、意識身。是名為識身,如是識身如實知。」

(CBETA, T02, no. 99, p. 9, c16-18)

《增壹阿含經》卷46〈49 放牛品〉:

「彼云何名為識?所謂六識身是也。云何為六?所謂眼、耳、鼻、舌、身、意識,是謂為識。」

(CBETA, T02, no. 125, p. 797, b25-27)

 

不快樂?那就回家吧!賴佩霞《回家》簽書分享會心情

 
今天到台南聽了賴佩霞的分享,我真的是覺得非常的精彩。
 
我聽過一些佛教與非宗教性心靈成長教導,在佛教領域之外,我很少聽到如此深入淺出的內容,她分享的東西並不是很學術性或很深奧的道理,她說的東西也很容易懂,甚至有許多都是彷彿在某些地方已經學習過的,但她出自內心與我們的交流,那感受是不同以往的,我感覺那是來自真實的認識與了解,並且能指出問題的核心,而不只是將學來的東西重覆發表而已。
 
其實我對她並不了解,她的那本書《回家》我也沒看過,只是聽過這場簽書分享會,我就覺得很她棒了,很值得推薦大家去認識。我想到這句話「人成即佛成」,其實我不太認同這句話,但我卻想到若沒有成熟的人格,要談修行或學習佛法,那還是有很長的路要走,成熟的人格是基本的條件,而賴老師的教導,就是與此有關,不管是要走向佛教修行之路,或者只是希望能有幸福快樂的人生,這條路都是應該去走的。
 
此外,我想她學習心靈成長的東西很多,包括 Newage 等等,這有些與佛法是不同的,但我對她這部份並不了解,因此這些我就不多著墨了。
 

雙神變--身下出火,身上出水

 

在經中,偶爾可以看到世尊或大阿羅漢展現神通教誡,有一種神通是這樣描述:
 
「水火俱現、或身下出火,身上出水;身上出火,身下出水」
 
在阿毘達摩中,這被稱為「雙神變」,這種神通在欲界是最快速的心念。
 
要用神通變出火,是要先入火遍(以火為禪修的所緣),證入四禪時,再決意發起神通,就可以出火。同樣的,變出水,也是要以水遍入四禪,再決意發起神通。
 
因此若要同時出火出水,那就是要極迅速交替入火遍四禪及水遍四禪,才能同時展現二種神通。
 
試想,要用單一種所緣證入禪定已經很困難了,可以瞬間用火遍入四禪,決意發起神通,又迅速出定,省察禪支,再以水遍為所緣,再入四禪,決意發起神通,如此交替,才能有「水火俱現、或身下出火,身上出水;身上出火,身下出水」這些現象,相信有在禪修的人,應該可以稍為想像這有多困難了。
 

中央數學東坡站與交通大學網路策進會

 

剛整理資料,刪了二組很久之前的帳號及密碼。
 
一個是中央大學數學系的東坡站,這是單維彰老師提供給我們的。在十多年前,這裡是很重要的佛教經典及資料收藏中心。
 
另一個是交大網路策進會 nctuccca 的帳號。說實在的,我已經忘了我怎麼會有這帳號?應該也是與佛教資料有關吧。當初這個是亞洲最大的 FTP 網站,印象中有 15G (或 50G? 我已經忘了...) 的空間。現在看起來或許沒什麼,但當時覺得是大到難以想像的。:)
 
這二個站似乎都不見了,所以就刪了這二組帳號,在這裡留一下記錄,當成歷史的見證吧。^^

我對「觀音菩薩」的看法

今天是農曆六月十九日,相傳是觀音菩薩的成道日,藉此因緣來談一下對於觀音菩薩的一些看法。
 
我不是佛教學術研究者,也不是歷史考證專家,所以只能從一些過去所學的基本觀點來談談,若有偏頗處,還請指教見諒了。
 
在華人地區的佛弟子,大概與觀音菩薩多少都結過不少緣。我從小就為了或大或小的目的,試著背過白衣神咒,也試過背誦大悲咒,但一直沒有很認真,所以也沒有完整地背起來過。學佛幾年後,觀音菩薩的故事也聽了不少,在修學藏密階段,四臂觀音也是我的本尊之一,這都是我與觀音菩薩結緣的經過。
 
直到稍為認識了佛教的歷史,了解原始佛法的演變,才知道原來佛經中的觀音菩薩並不是真實存在的故事。
 
這件事對第一次聽到的佛教徒,應該都是蠻震撼及難以接受的。這要怎麼解釋才好呢?這麼說吧,我們知道許多觀音菩薩及各大菩薩的故事,都是在許多佛經中看到的,所以我們知道他們的事蹟。然而,翻開漢傳的四部阿含經,以及南傳的五部尼科耶,這些經典被公認是最接近佛陀時代的記錄,裡面記載了佛陀時代世尊與弟子們的生活狀況,以及佛陀與弟子們、居士們甚至外道們的言行記錄。
 
在這些言行記錄中,完全沒有各大菩薩的記錄,好像他們當時從來不曾存在一般,唯一提到的是彌勒菩薩。而在佛陀涅槃後數百年後出現的佛經,他們才一一出現,並且愈來愈重要,數量也愈來愈多,這要如何解釋呢?
 
這就像有一本書,描寫數百年前有一群人到印度求法,其中有一位孫行者,他的功勞最大,一路保護大家,才能平安完成任務。然後,有一天我們又發現另一本書,是印度求法一行人的某甲所寫的,他鉅細靡遺的記錄了印度求法的一切過程,但完全沒有提到這位孫行者。所以我們是要相信某甲的記錄?還是相信數百年後才出現在書中的孫行者?
 
再提一個比喻,某乙說他的祖先,是孔子的第一高徒,常常代替孔子教導門生。然而我們在《論語》中完全沒有看到這個人,所以你會相信《論語》的記載?或是相信某乙說的話?
 
因為這個原因,我會選擇相信在佛陀那個時代,並沒有這些菩薩的存在,而後來出現的佛經中,那些菩薩與佛陀的對話,或是菩薩與佛弟子的對話,只能當成是後人所創造的內容。
 
寫到這裡,那表示我不相信觀音菩薩的存在嗎?不不不!不是這樣的,我是相信觀音菩薩的存在的。

佛法、大乘、印度教

前幾天略看了「釋迦牟尼的惑世任務」該書的序,內容主要是說釋迦牟尼佛是印度教的神,但為什麼他的教導是反對印度教的呢?因為他是來考驗印度教徒的信心,如果信徒信心堅固,就不會被釋迦牟尼佛所惑。所以印度教可以一方面反對佛教教義,一方面又把釋迦牟尼佛變成印度教眾神的一員,納入崇拜的對象。
 
起初我只是覺得好笑,這麼荒唐的劇情也可以編的出來。接著,開始佩服印度教的做法,明明佛教是反對印度教的,它都可以想個方法,把佛教吸收成為印度教的一支,這樣一來,搞不清狀況的信徒,就可以同時信仰印度教及崇拜佛陀,不會有兩難的抉擇了。而因為如此,佛教在印度滅亡了,印度教依然存在,佛陀位列在印度教諸神之中,佛教精神則蕩然無存了。
 
第三個冒出來的想法,則是思考這種融合對印度教真的好嗎?如果印度教有自己的真理,那這種混淆式的作法,豈不是把自己的真理稀釋了?除非……除非它根本沒有什麼真理可言,只要能達到宗教強大的目的,就不在乎其內容是如何隨時空而改變了。
 
正在思考印度教這種做法的利與弊時,念頭一轉,突然想到大乘佛法也有這種傾向。
 
一些外道教法、鬼神護法、民間信仰……等等,也是隨著時間流轉而一一融入大乘的大熔爐中,看似大小通吃、圓融無礙,但也造成佛法的核心不斷地被稀釋,甚至劣幣逐良幣,真的的佛法核心已不受重視,佛陀當年殷殷的教導被視為不了義,而不知哪裡來的莫明其妙亂七八槽的東西卻被視為通天無上大法了。
 
對於這些事,我是不樂觀的,我想這些情況不會愈來愈好,很可能是愈來愈糟,如果想看清這裡面的事實,不想被蒙蔽,那就要靠自己去努力了。
訂閱文章


by Dr. Rad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