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夢到史作檉老師

突然夢到史作檉老師,感覺是在回竹中的路上,老師穿的很帥氣時尚,乾淨潔白且帶有花樣的襯衫,深色緊身長褲及皮靴,還帶點流蘇,有牛仔的味道,又有點像要登台的藝人,真不知在夢中怎麼會出現這個形象。 :p
 
真的很久沒看到他了,忍不住上前攀談,跟他說偶爾都會想到他,他笑著說那今天的座談,我怎麼沒有去?
 
呵呵,不好意思跟他說其實他現在說的這些,我沒什麼興趣,我只是單純地會想到他。 :)
 
數十年前曾經和他在竹中球場邊談了一些哲學與佛學的問題,想起來還真佩服他的耐心,我根本不知我當時胡扯些什麼了? XD
 
陪他走到了學校,看到一批人,也很高興加入談話,也有人開始要求照相。
 
我那時不知為何已經脫掉上衣,就跟老師說我也要跟他拍照,就急著去找上衣來穿。
 
結果,夢漸漸地醒過了....,心裡實在有點不甘願,硬是努力睡回去,穿好衣服,跟老師拍了一張合照,才真的再次由夢中醒過來。

Python for Visual Studio 2015 顛簸安裝之路

先說明,這篇學不到太多東西,主要是我走過很多冤枉路的記錄。

另一篇我有提到,曾經測試  Python Debug for VS Code 失敗,Python for VS 2015 也失敗。昨天前者終於成功了,於是接著測試後者。

後者的安裝真的是多災多難,底下一一道來。

一開始我不小心用到簡體版的安裝程式,花了很久才安裝好,應該有超過一小時,也許更久,久到我都忘了正在安裝中。

安裝到最後,看到有些錯誤,但它寫可以事後修改,一時沒注意就關了畫面,也忘了在哪裡可以改了。

第一次啟動程式,看到竟然是簡體,就先楞了一下,原來我下載到簡體的安裝程式了。後來在設定找到正體中文,竟然又要下載好幾 G,又花了不少時間才裝好。

完成後打開一看,完全找不到 Python 的相關東西,我明明有安裝 Python Tools,找了半天都找不到哪裡可以啟動 Python 相關的東西。

其實不只沒有 Python,也沒看到任何 Console 程式(主控台程式,也就是 DOS 畫面的傳統純文字程式,沒有視窗界面)的專案,雖然有 Windows 程式,但試寫了一下,也無法執行,根本是安裝了一套完全沒用的 Visual Studio 2015。

說真的,玩電腦那麼久,再怎麼複雜的程式,就算不會完全使用,最基本的功能總該隨便試一下就出來,這是第一次花了不少時間,安裝一套完全沒辦法使用的東西,連最簡單的 Hello World 程式都寫不出來。

試了很久,最後是有寫出一個 Windows 視窗程式,底下會提到。

以上還是前幾天測試的結果,所以今天繼續努力。

回應「學佛 又如此熱衷政治」

「學佛 又如此熱衷政治  您的佛學文章說服力下降不少」
 
看到有人在我的部落格提出上述看法,我有一些想法可以談談:
 
1. 相較於電腦與佛教,我對政治的關心其實很少,如果不是檯面上的政客有太離譜的動作,我實在懶得理他們太多。但如果他們說了或做了什麼想要愚民的蠢話或蠢事,我就會忍不住出來說幾句了。
 
以這篇談的九二共識為例,馬英九在九二年高喊九二無共識,如今卻高舉九二共識不放,任何有基本邏輯的人,都知道這裡面一定有問題。但我至今看不到任何人提出合理的說明,難道這些支持者都沒有邏輯是非了嗎?
 
如果我的看法,無法讓人在佛法上得利,但至少世間法上也能增加不同的觀點與些許智慧,那也是對眾生有幫助的。
 
2. 「政治歸政治,宗教歸宗教」(好耳熟的句型?)如果要探討我提出的佛學心得有沒有道理,應該直接在佛法中討論,而不是由我的政治傾向或態度來判斷。
 
由政治傾向或其他層面來評論我提出的佛學心得,有一種是故意的,這種通常表示在佛學上他無法反駁,只好藉由其他角度來說一說。若不是故意的,那我建議要改一改這種習慣,這樣對學習佛法是有害無利的。
 
例如我不會因為對方不是佛教徒,就去反對他的政治主張;同理,也不會因為對方政治主張傾向與我不同,就認為他的佛學有問題。因為用這種奇怪的角度去看事情,往往吃虧的是自己,別人何嘗有差別呢?
 
沒有人是完全相同的,在不同的層面,總是有不同的主張。就算是我自己,在不同的年紀,主張都會不同,所以應該由主張本身來討論,而不是被不相干的事務所影響了。
 
3. 如果我的佛學文章得罪政治傾向不同的人,也許說服力下降了 9.2%。但是反過來想,或許也因此增加 90% 以上的支持者,一來一往,未嘗不是好事。 XD

Perl Debug for VS Code

好一陣子以來,寫一些簡單的程式已改用 Visual Studio Code (以下簡稱 VS Code),跟以前用 UltraEdit 比起來,是方便蠻多的,算是一試成主顧。不過主要的優點還是在寫程式方面,至於一般的文字編輯,則改用 MadEdit ,最主要的原因是它有支援 Unicode Ext-B,至於 NotePad++ 和 UltraEdit (早期的版本) 則支援好像還不夠好。

另外,自從改用 Strawberry Perl 以來,因為沒有好用的除錯工具,覺得寫程式除錯很不方便,都是在程式中加一堆 Print 將結果印出來檢查。

前二天發現了一個 Perl Debug for VS Code ,簡單試了一下,只要指定好 Perl 的環境變數,就可以在 VS Code 中逐步執行 Perl 並中斷程式檢查結果了。

安裝也很簡單,就是在 VS Code 的環境下去搜尋擴充模組就可以找到了。

至於詳細使用,我也不太熟,我對 VS Code 本身的熟悉度還不夠,但光是寫程式時的流暢度,就令我驚艷到以它為主了。

本來也以為可以找到 Python 的 Debug 來試,但失敗了。可能是 Python 某個模組沒有支援到 Python 3.6 ,而我正是用 3.6 版的,也許過陣子再來試看看了。

表格測試

在 ubuntu 編譯 c++ 程式

最近要試著把 c++ 寫的程式放上 ubuntu,終於要來學習這方面的知識了。
 
首先用 VMWare Player 安裝一套 ubuntu LTS 14.04.4,安裝好之後,就寫了一小段 c++ 的 Hello World 程式。
 

一些簡單的單元測試概念

 
去年聽了李維大師的一些講座,那時是第一次聽到「單元測試」,他勸我們要使用,他的說法是,若你要將程式佈署到不同平台,你怎麼知道程式都沒有問題?
 
因為那講座是 Delphi / C++Builder ,是可以把程式佈署在 Windows , Mac , iOS , Android。
 
以前總是自己隨手在程式中寫一些測試程式,一個副程式測試成功,測試的部份就刪除了,長久以來都是這樣。
 
手邊正在改寫一個程式,有跨平台的需求,近來想到此事,就動手寫單元測試,這樣的好處是,未來將程式移到 mac 或其他平台時,就可以直接進行測試,應該可以減少一些平台不相容的隱藏性錯誤。
 
其實單元測試有許多現成的工具,不過我用的 Code::Blacks 剛好沒有(因為要寫跨平台,所以沒有用 C++ Builder),又懶得另外找,而且跨平台之後會不會有同樣的工具也不知道,就自己動手寫簡單的版本。
 

吃粽子的典故

從前有一個人,他在一個小國當大官,身兼國策顧問、立法院及外交部重要職務,那段時間國力逐漸強盛。
 
不幸小人當道,造謠排擠他,國王誤信小人之言,就漸漸疏遠他了。
 
後來,有一個大國要和這個小國簽訂條約,互結兄弟之邦,那位大官極力反對,但小國國王還是接受了,那位大官就辭官不幹了。
 

二二八有感

前幾天在電視上看了一部影片「救援風暴」(Imagining Argentina) 的後半部,背景是阿根廷八十年代獨裁政權,男主角是位通靈人士,這個主題是一開始吸引我觀看的原因,他的妻子因為寫了刺激當權的文章,就被執政當局抓走了,獨裁政者的殘忍暴虐恣意妄為,在片中有不少描述,令人髮指。
 
看完這部片,就想到二二八事件,台灣也是經歷過這種時代,實在很難不令人產生聯想。
 
片中有一段話,我沒有看的很仔細,好像是說當民主來臨時,這些人會躲起來,但他們不會永遠消失,只要時機一到,他們又會出現。
 
最近新聞也有在討論二二八事件是要遺忘或是原諒之類的話題。我在想,究竟這種事何時會停止?是當加害人與被害人都不在了?或是被害人及其家屬都完全釋懷?或是司法真正做出適當的懲處?我沒有想到什麼答案。
 
不過我想,若還有人在為加害者辯護,認為為了國家利益可以任意犧牲人命,認為可以錯殺一百只為了不可放過一個可疑的人,若是如此,就算千年過去了,二二八依然會繼續存在的。
 

申請中國的雲端空間--百度雲、360 雲盤

有人建議我使用「百度網盤」,我昨天去申請,竟然有 2T 的免費空間。
 
它的介面看來不錯,因此就註冊來用,2T 真的可以放不少東西,比起那些數 G 或數十 G 的空間,可以省下安排的工夫,因此有在考慮如何利用。
 
*** ***
 
它一開始只有 5G 的空間,只要使用手機或平板程式登錄,就送 2T 空間。
 
相關網址如右: http://yun.baidu.com/1t
 
為了安全,我不敢用手機安裝程式,因為它要許多權限及通訊錄,所以我就拿測試用的 iPad 來安裝程式及登錄,就送我 2T 的空間了。
 
當然後來還是由 iPad 把該程式移除,實在不太相信中國的東西。
 
訂閱文章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