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BIG-5碼介紹

1.簡介

BIG-5碼,係由資策會於1984年策劃制定,宗旨原是儘量不使用到控制碼範圍,並配合國人自制的五大(BIG-5)套裝軟體。由於委託民間設計,導致初期的BIG-5碼並不能使用五大套裝軟體。雖然如此,市面上絕大多數的套裝軟體都是在BIG-5內碼系統發展出來的,因此目前市面上有2-3個BIG-5碼版本,對使用者來說很難明白其中差異,所以在2003年由財團法人中文數位化技術推廣基金會接受經濟部標準檢驗局委託,召集國內業者代表、專家和學者,就BIG-5編碼字元表原始版本和各主要業界版本予以重整之最新版本,其排列規則說明如下:

2.BIG-5碼的字集
BIG-5碼系統為兩位元組之內碼系統,共可定義19782個字碼,其高、低位元組的範圍如下:

DOS 命令大全

net use \\ip\ipc$ " " /user:" " 建立IPC空鏈接
net use \\ip\ipc$ "密碼" /user:"用戶名" 建立IPC非空鏈接
net use h: \\ip\c$ "密碼" /user:"用戶名" 直接登陸後映射對方C:到本地為H:
net use h: \\ip\c$ 登陸後映射對方C:到本地為H:
net use \\ip\ipc$ /del 刪除IPC鏈接
net use h: /del 刪除映射對方到本地的為H:的映射
net user 用戶名 密碼 /add 建立用戶
net user guest /active:yes 激活guest用戶
net user 查看有哪些用戶
net user 帳戶名 查看帳戶的屬性
net localgroup administrators 用戶名 /add 把「用戶」添加到管理員中使其具有管理員權限,注意:administrator後加s用複數
net start 查看開啟了哪些服務
net start 服務名  開啟服務;(如:net start telnet, net start schedule)
net stop 服務名 停止某服務
net time \\目標ip 查看對方時間

宗教歷程 (中)

(..續前)

直到有一天,在學校的書展看到了二本書,是宋澤萊老師寫的「被背叛的佛陀」與「拯救佛陀」,光是書名就深深吸引我的注意,怎麼會有那麼酷的名字啊?佛陀會被背叛?佛陀還需要被拯救?不翻翻實在對不起自己的好奇心,在仔細看了之後,才深深被其內容所震撼。

書中談了許多原始佛教的觀點,也嚴厲的批判大乘佛教,或許是宋老師個人政治傾向的問題,他也在書中多所批評國民黨,他認為國民黨與大乘佛法二者都是源於「大陸地區」的自大概念,我自己則是自動過濾了政治方面的觀點,專注於書中佛學的探討。

老實說,那時我覺得他寫的很有道理,也不違背佛經的教理,書中有摘錄出許多他和大乘佛教徒的筆戰,說實在的,那時我幾乎都覺得宋老師說的比較有道理,尤其他在剖析佛法中無常、苦、空、無我的概念,評判了許多依然不自主陷於「梵我論」的佛教徒時,我真的覺得自己被他結結實實地戳中要害。回想當時我的那些問題,的確是深深陷入梵我論之中,不論是在一貫道、海清法師、某些大乘觀點、新時代觀念、當然還有信奉上帝的基督教與摩門教,都是同一個問題在作怪。當初我自以為可以圓融統攝諸法的觀點,原來正是佛陀二千五百多年前所反對的梵我論,那個打擊之大,不難想像。

後來又買了一本宋老師的書「佛陀解脫大道」,花了一陣子時間,試著消化這些書,但總是有些地方無法搞懂。例如:若是真的無我,受業報的人是誰?是誰在輪迴受苦?又是誰成佛涅槃?

宗教歷程 (上)

我的宗教歷程,可以說是起於佛教,目前依然止於佛教。

起於佛教,就如大部份的家庭一般,多少都有基本的佛法薰陶,或者說接近傳統民間信仰。

國中時,經同學介紹,參加過學校附近的基督教聚會,是什麼教派我是一點都不知道,只記得那時有一些學生,一起唱聖歌,其它都沒印象了。

在高三時,被帶進一貫道,就開始比較深入的宗教探索,尤其是一貫道強調五教合一,那個範圍算起來蠻大的,也讓探討的視野比較廣。

進入大學後,參加了一貫道的團體,也有接觸學校佛學社團,雖然標榜五教合一,但我還是以佛學為主,林清玄的書也是在那時看的。同一時期,也稍為有研讀聖經及相關資料。

底下這幾件事的時間點忘了,就隨意談了。

一個是接觸清海法師,那時清海法師剛在台灣流行,蠻出名的。經學長介紹,參加了印心,也有蠻長一陣子修習她教導的法門,但並不是很精進。

一個是在某個暑假,被摩門教傳教士拉去聽教,就花了一個暑假,上完了摩門教的基本課程,也讀了一遍他們的摩門經。現在回想起來,幾乎都忘光了,只記得幾個人名與故事。

一個是接觸新時代資料,主要看的書是以克里虛那穆提和奧修為主,也看了幾本塞斯資料,那時台灣剛引進新時代的東西,我也就跟著這個節奏學習了好一陣子。

在佛教方面,我一直和大乘佛教最流行的淨土宗沒什麼相應,對禪宗則很有興趣,對密宗也是心嚮往之。那陣子有看到現代禪的書,李元松的觀點蠻讓我欣賞的,也花了一個暑假(或寒假?),看完了密勒日巴全集。

以上的東西看似複雜,但由於一貫道五教合一的理念,也讓我試著用融合與開放的觀點來學習,在這樣一半熱心一半玩票的學習下,有一天終於遇到了一個大問題。

這問題看似簡單,卻真的困擾了我。

在宗教的學習中,我一直在找一個「究竟」,我追問學佛法的朋友,佛陀的了不起是「唯佛能知」,但如果我們不知道那是什麼,為什麼會想成為佛?

據說佛教中「最大」的是諸佛法身大日如來--毘盧遮那佛,我的目標是這個嗎?

我對佛學最簡單且完整的看法

目前有個心得,這目前算是我最完整的看法,而且很簡單。

佛法就是戒定慧三學,依此走向解脫道。

戒,我用自己的想法來談,就是保護自已,不要做一些增加自己散亂的事,也不要做一些在未來可能產生惡果的事。這是我自己整理的想法,可能不符合主流看法,也可能忽略某些重點,我這樣說只是想同時顧及「不要忽略戒律」與「不想讓人以為拿戒律來壓人」。

定,定是為了修慧。

修定的原理很單純,就是置心一處,把心放在一個業處(目標),自然會入定。

不過目標是有條件的,可參考四十業處相關資料,所以以前有人說唸可口可樂也可以入定,這點我現在是質疑。因為在比較深的理論中,不同的目標會導至不同深度的定,甚至有些目標是無法得定,這些都有被探討過。

慧,慧被探討的很多,而我找到一個直接談解脫的慧。

在至少近行定(初禪之前)的定力中,直接觀察「究竟法」,也就是觀察五蘊的最小單位,所以這非得有相當的定力才做的到。

觀察任二個究竟法的生滅變化,讓心在二個目標切換,據說當這樣進行時,自然會有趨向解脫的慧產生,終究可以證入初果。

而「止觀雙運」,南傳認為就是指這件事。

簡單的說明,先置心於一個目標,可以「自然」達到入定。

再定中觀察,把心放在二個目標 (究竟法),可以「自然」生出解脫慧。

訂閱文章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