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政治

手機納入總統大選民調才是真公平

關於 2020 總統大選,民進黨是否應將手機納入民調,個人提供幾點看法。
 
有人說初選改變規則是不公平的,這個看法其實有點似是而非,迷失在規則的表面意義上了。
 
我認為最重要的事,是要捉住問題的核心,只要掌握住核心,枝微末節的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
 
大家靜下心來,好好問自己,初選的目的是什麼?是為了贏得總統大選,還是為了發揚初選精神?
 
如果還不懂,那就看看底下二種看法,問問自己哪個比較合理?
 
A.寧願輸掉總統大選,賠上台灣的命運,也不能改變初選的規則,免得被人說話。
 
B.寧願初選規則一變再變,民調時間不斷調整,也要想辦法找出最強的候選人來打贏總統大選。
 

對於 2020 總統大選的建議

對於 2020 總統大選,為了打破藍綠白惡鬥,我推薦直接由蔡英文出來選總統,其他各黨各派就抛下黨派意識,全心全力輔助蔡英文總統,一起為台灣的前途奮鬥。
 
我的理由如下:
 
1. 蔡英文總統三年來,政績可觀,可說是做的最好的總統。
 
在國防上,面對中共挑釁能堅守主權,寸步不讓。對於國軍戰力也不斷提升,蔡英文可說是極為稱職的三軍統帥。
 
在外交上,與各民主國家達到了歷來最好的友誼,蔡英文總統在國際上的知名度愈來愈高,與美國的往來更是達到史上未有的高度。
 
在經濟上,股市有著最長的萬點記錄,目前還在萬點之上。
 
其他如低失業率、勞工加薪、提高工時、全民減稅、減少舉債、以及台商回流超過2000億,造就更多的工作機會,都是蔡英文總統團隊的政績,和過去的總統相較,都是極為亮眼的成績。
 
如果大家提不出更好的政策,那何不輔佐現在最好的方法,一起放棄成見,減少內耗,台灣的未來肯定更好。
 

究竟有沒有九二共識?

 

前言

 

最近許多人在爭論究竟有沒有九二共識,有人說有,有人說沒有,這樣吵來吵去也沒有一個結果。我覺得這兩種說法都對,只是爭議點有些人沒有說清楚,我試著儘量用中立的角度,以及最少的文字來釐清問題的根本,真心期盼能減少社會的爭議,讓大家邁向更有建設性的交流。

 

九二會談

 

1992年的3月與10月,海基會與海協會分別在北京與香港進行過二次會談,這二次會談都沒有具體的結論。

 

因為當時中國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台灣要求澄清「一個中國」的涵義,中國卻不願意。最後台灣提出雙方「各自表述」,中國也不接受,此時在香港的會談破裂,中國代表提前離開香港,自行回國去了。

 

我看「兩岸一家親」

柯文哲再度提「兩岸一家親」,上次本來要就這個話題說一說,後來作罷,想不到他又重提這件事,我還是把想法寫一寫。
 
柯說兩岸同文同種,這對家父來自中國的我來說,也許沒有錯,但這樣真的就是一家人,就一定會親了嗎?
 
大家應該在新聞看過,或許親眼見過,有些兄弟姐妹為了利益,自家人相爭不讓甚至告上法院,這有句話叫「手足相殘」。
 
大家應該也有見識過,有些人沒有任何血緣關係,卻能互助合作,關係極好,這也有句話叫做「親如手足」。
 
所以重點應該在於彼此相處的關係,而不在於血緣,相信大家寧願有親如手足的朋友,也不要有手足相殘的骨肉。
 
基於上述的想法,討論是否是同文同種的「血緣」,真的是一點都不重要,有時往往只是假議題而已。

2018 九合一選後心聲

 
事情是怎麼發生的?
 
邪惡的中共,投入極大量的金錢與人力,想要打擊台灣民主,影響台灣選舉結果。
 
中共外有大量五毛網軍散佈各種假消息、營造各種氛圍,在台第五縱隊、國民黨與反改革者在內部全力動員,彼此裡應外合。
 
中間選民無法分辨大量假消息,被漫天謠言所左右。
 
民主與改革本身尚未站穩,部份深綠與投機份子想要從中奪取利益,造成分裂。
 
總之,以上這些人只要加起來超過半數,真正願意改革者就無法取得足夠的支持。

回應「學佛 又如此熱衷政治」

「學佛 又如此熱衷政治  您的佛學文章說服力下降不少」
 
看到有人在我的部落格提出上述看法,我有一些想法可以談談:
 
1. 相較於電腦與佛教,我對政治的關心其實很少,如果不是檯面上的政客有太離譜的動作,我實在懶得理他們太多。但如果他們說了或做了什麼想要愚民的蠢話或蠢事,我就會忍不住出來說幾句了。
 
以這篇談的九二共識為例,馬英九在九二年高喊九二無共識,如今卻高舉九二共識不放,任何有基本邏輯的人,都知道這裡面一定有問題。但我至今看不到任何人提出合理的說明,難道這些支持者都沒有邏輯是非了嗎?
 
如果我的看法,無法讓人在佛法上得利,但至少世間法上也能增加不同的觀點與些許智慧,那也是對眾生有幫助的。
 
2. 「政治歸政治,宗教歸宗教」(好耳熟的句型?)如果要探討我提出的佛學心得有沒有道理,應該直接在佛法中討論,而不是由我的政治傾向或態度來判斷。
 
由政治傾向或其他層面來評論我提出的佛學心得,有一種是故意的,這種通常表示在佛學上他無法反駁,只好藉由其他角度來說一說。若不是故意的,那我建議要改一改這種習慣,這樣對學習佛法是有害無利的。
 
例如我不會因為對方不是佛教徒,就去反對他的政治主張;同理,也不會因為對方政治主張傾向與我不同,就認為他的佛學有問題。因為用這種奇怪的角度去看事情,往往吃虧的是自己,別人何嘗有差別呢?
 
沒有人是完全相同的,在不同的層面,總是有不同的主張。就算是我自己,在不同的年紀,主張都會不同,所以應該由主張本身來討論,而不是被不相干的事務所影響了。
 
3. 如果我的佛學文章得罪政治傾向不同的人,也許說服力下降了 9.2%。但是反過來想,或許也因此增加 90% 以上的支持者,一來一往,未嘗不是好事。 XD

取代九二共識的「一六共識」

如果中共或國民黨再提「九二共識」的問題,我認為就可以回答說,目前小英政府已經與國共兩黨有了「一六共識」了,所以 24 年前的「九二共識」就不用再提了。
 
什麼是「一六共識」呢?
 
話說,在一九九二年,國共兩黨會談,中共提出雙方有共識,內容是「一個中國」。
 
同年,馬英九先生否認雙方有共識,但是後來不知為何又附和中共的說詞,與國民黨認同了國共之間有共識,內容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
 
2016 年,小英總統宣稱,九二年只有會談,並沒有達成實質的共識。
 
因此,在我看來,在三方各自表述的情況下,終於達成了新的共識,具體內涵就是「一個九二,各自表述」,因此我稱之為「一六共識」。
 
所以若再有人提「九二共識」,就可以說目前已經有了新的「一六共識」,就是「一個九二,各自表述」。
 
如果國共兩黨有人認為這個不是共識,那麼就請他們說明白,為什麼這不是共識?我也很想知道具體的反對理由是什麼。
 

與朱立倫閒聊九二共識

過年期間,到處都很熱鬧,辦完事之後,沒有目地的到處晃。剛好看到前面有人在唱歌,也有一些人在圍觀,一時興起,就在前面找個位子坐下來,一邊休息一邊聽歌。
 
二首曲罷,上來一個主持人,一開始也沒注意聽他在說什麼,只聽到朱立倫三個字,台下稀稀落落的掌聲,才知道不小心跑到國民黨的場子了。
 
一時也走不開,看著朱立倫上來,我也懶得聽他說什麼,就閉著眼睛休息。
 
雖然說不想聽,耳朵又閉不起來,聽著聽著,又聽到他在談九二共識,批評小英對九二共識態度模糊,我心中大大不以為然。
 
突然聽到台上說,「這位小兄弟,你有什麼看法呢?看你一直在搖頭,你有什麼高見?」
 
一時警覺到我正在搖頭,眼睛一張開,剛好看到許多人的目光都射過來,還有一位先生把麥克風堵過來,似乎要我發表意見。
 
台上又說了:「就是你,小兄弟,你有什麼看法?」此時我緊張起來了,不知怎麼辦才好,台上又加碼說:「來來來,有什麼看法,歡迎上來發表,交流一下。」
 
周遭又響起一陣稀落的掌聲,那位拿麥克風的先生不斷向我招手,我也只好硬著頭皮,隨著他上台了。
 

二二八有感

前幾天在電視上看了一部影片「救援風暴」(Imagining Argentina) 的後半部,背景是阿根廷八十年代獨裁政權,男主角是位通靈人士,這個主題是一開始吸引我觀看的原因,他的妻子因為寫了刺激當權的文章,就被執政當局抓走了,獨裁政者的殘忍暴虐恣意妄為,在片中有不少描述,令人髮指。
 
看完這部片,就想到二二八事件,台灣也是經歷過這種時代,實在很難不令人產生聯想。
 
片中有一段話,我沒有看的很仔細,好像是說當民主來臨時,這些人會躲起來,但他們不會永遠消失,只要時機一到,他們又會出現。
 
最近新聞也有在討論二二八事件是要遺忘或是原諒之類的話題。我在想,究竟這種事何時會停止?是當加害人與被害人都不在了?或是被害人及其家屬都完全釋懷?或是司法真正做出適當的懲處?我沒有想到什麼答案。
 
不過我想,若還有人在為加害者辯護,認為為了國家利益可以任意犧牲人命,認為可以錯殺一百只為了不可放過一個可疑的人,若是如此,就算千年過去了,二二八依然會繼續存在的。
 

我也跟馬英九分手過

這篇「一個正藍軍,寫給馬英九總統的分手信」 ( http://www.wetalk.tw/thread-6395-1-1.html ) 看的我心有戚戚。

 

我是外省第二代,以前也是藍軍的一份子。在馬英九與王金平選黨主席時,我是支持馬英九的。我希望他能好好整頓國民黨,讓國民黨能真正為國為民來做事,而不是淪為政客為己謀利的黑金天堂。

 

結果,馬英九讓黨產歸零的政見成一紙謊言,在後來執政這幾年,國家負債比民進黨執政時期還大幅增加,而國民黨的獲利也同樣是突飛猛進,這種治國無方,為黨謀利卻一流的結果,怎不叫人心寒? 

 

一路走來,愈看他是愈荒腔走板。他習慣打著正義大旗,高談人人期待嚮往的理想,所以會讓很多人支持他。

 

然而事實上呢?

 

他說 633 做不到就捐半薪,633 做不到也許不能全怪他,但連捐半薪也做不到,這就是誠信的問題了。

 

他說不能貪,連馬克杯都不能收,結果吃了幾次富邦的魚翅宴,這擺明就是說一套做一套。

 

他說特支費都公款公用,實際上全部都收到自己口袋,就算法律上可以為他找到退路,我也很瞧不起他了。

 

他為了彰顯自己的清高,黨內同志是起訴就不能參選。結果換了他被起訴時,就很矯情的默許黨內為他修改規章,改成一審有罪才不能參選。如今面對王金平案件,連正式的調查都還沒進行,他又用未審先判的手段。他的道德標準何在?他只不過是嚴以律人,卻寬以待己的雙重標準罷了。

 

訂閱文章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