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神通

佛教對神通的態度

關於佛教對神通的態度,我先列舉個人看法與經文供參考,底下再做個人總結。

 

1. 佛陀贊歎神通,也鼓勵比丘修習神通,四神足即包含在三十七道品中。

《雜阿含 404 經》卷18:
「比丘!禪思得神通力,自在如意,為種種物悉成不異,比丘當知,比丘禪思神通境界不可思議。是故,比丘!當勤禪思,學諸神通。」
(CBETA, T02, no. 99, p. 129, a4-6)

 

2. 在三種示現教化中,即有神足教化,世尊也會用此示現教化。

《雜阿含 197 經》卷8:
「世尊為千比丘作三種示現教化。云何為三?神足變化示現、他心示現、教誡示現。

神足示現者,世尊隨其所應,而示現入禪定正受,陵虛至東方,作四威儀,行、住、坐、臥,入火三昧,出種種火光,青、黃、赤、白、紅、頗梨色,水火俱現、或身下出火,身上出水,身上出火,身下出水,周圓四方亦復如是。爾時,世尊作種種神變已,於眾中坐,是名神足示現。」
(CBETA, T02, no. 99, p. 50, b16-23)

 

3. 世尊不許比丘現神變給一般人看,因為會引起不必要的毀謗,於己於人都沒有好處。

《長阿含 24 堅固經》卷16:
「比丘習無量神足,能以一身變成無數,以無數身還合為一,若遠若近,山河石壁,自在無礙,猶如行空;於虛空中結加趺坐,猶如飛鳥;出入大地,猶如在水;若行水上;猶如履地;身出烟火,如大火聚,手捫日月,立至梵天。若有得信長者、居士見此比丘現無量神足,立至梵天,當復詣餘未得信長者、居士所,而告之言:『我見比丘現無量神足,立至梵天。』彼長者、居士未得信者,語得信者言:『我聞有瞿羅呪,能現如是無量神變,乃至立至梵天。』」
佛復告長者子堅固:「彼不信者,有如此言,豈非毀謗言耶?」
堅固白佛言:「此實是毀謗言也。」
佛言:「我以是故,不勑諸比丘現神變化,但教弟子於空閑處靜默思道,若有功德,當自覆藏,若有過失,當自發露。如是,長者!此即是我諸比丘所現神足。」
(CBETA, T01, no. 1, p. 101, c10-26)

 

4. 律中也明言不於得向未受具足戒者自說得過人法,過人法包括證果、禪定、神通....。

《彌沙塞五分戒本》卷1:
「若比丘,向未受具戒人自說得過人法,言:『我如是知、如是見。』實者,波逸提。」
(CBETA, T22, no. 1422a, p. 197, a14-16)

道諦與止觀法門

道諦又稱為苦滅道聖諦,意思就是滅苦的方法。前三個聖諦讓我們知道了什麼是苦,知道了苦的原因,也了解苦是可以被徹底止息的,最後一個聖諦就是實際執行的方法。

佛陀很明白的告訴我們,滅苦的方法就是「八正道」,本文除了簡單的介紹之外,我也試著說明我對道次第的理解。因為內容有些純屬個人的想法,所以請小心參考。

首先回到集諦的教導,在集諦中,我們知道苦的最主要原因是「渴愛」,而依十二緣起,也知道苦的最根本原因是「無明」,因此對治二者就成了二條極重要的主軸線。

雖然說是二條主軸,但這並不是完全互斥的二套原理或方法,比較適當的說詞應該是:這是由不同的方向來描述解脫的方法,或許偏重的角度不同,但原理大同小異,結果也是殊途同歸。

在佛陀提到解脫時,經常同時用這二個方向來描述,就是「心解脫」與「慧解脫」。例如:

《雜阿含119經》
「我諸弟子於此法中,得盡諸漏,得心解脫,得慧解脫,於現法中自知作證:『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CBETA, T02, no. 99, p. 37, a6-9)

「心解脫」與「慧解脫」並不是二種可以分別取證的目標,二者都是解脫的特色,缺一不可。

《雜阿含710經》
「貪欲染心者,不得不樂;無明染心者,慧不清淨。是故,比丘!離貪欲者心解脫,離無明者慧解脫。」
(CBETA, T02, no. 99, p. 190, b15-18)

貪欲也就是貪愛、渴愛,離貪欲就是「心解脫」,離無明就是「慧解脫」,也就是斷除了集諦所指出苦的二大原因,結果就是解脫的二種屬性--心解脫與慧解脫。

《雜阿含282經》與《中部152根修習經》的三種修根

關於《雜阿含282經》與《中部152根修習經》二經提到三種修根的方法與次第略有不同,我的看法如下。

其實這種問題我也沒能力考證什麼,通常都只有自己的 "選擇" 而已,也就是沒什麼太多的理由,就是自己的想法。

經中提到的三種修根,印象中好像有看到論中談到 "凡夫" 修諸根,我是覺得這三種並沒有針對凡夫來談,我先列我覺得由易而難的次第。

1. 「眼、色緣,生眼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彼聖弟子慚、恥、厭惡。

這是有學行者的修根,雜阿含經與中部尼柯耶看法一致。

2.「眼、色緣,生眼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彼聖弟子如是如實知:『我眼、色緣,生眼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此則寂滅,此則勝妙,所謂俱捨。』得彼捨已,離厭、不厭。

3.「緣眼、色生眼識,見可意色,欲修如來厭離,正念、正智。
眼、色緣,生眼識,不可意,{故}[欲]修如來不厭離,正念、正智。
眼、色緣,生眼識,可意、不可意,欲修如來厭離、不厭離,正念、正智。
眼、色緣,生眼識,不可意、可意,欲修如來不厭離、厭離,正念、正智。
眼、色緣,生眼識,可意、不可意、可不可意,欲修如來厭、不厭俱離,捨心住、正念、正智。

以上經文引用至莊春江工作站 http://agama.buddhason.org/SA/SA0282.htm

雙神變--身下出火,身上出水

 

在經中,偶爾可以看到世尊或大阿羅漢展現神通教誡,有一種神通是這樣描述:
 
「水火俱現、或身下出火,身上出水;身上出火,身下出水」
 
在阿毘達摩中,這被稱為「雙神變」,這種神通在欲界是最快速的心念。
 
要用神通變出火,是要先入火遍(以火為禪修的所緣),證入四禪時,再決意發起神通,就可以出火。同樣的,變出水,也是要以水遍入四禪,再決意發起神通。
 
因此若要同時出火出水,那就是要極迅速交替入火遍四禪及水遍四禪,才能同時展現二種神通。
 
試想,要用單一種所緣證入禪定已經很困難了,可以瞬間用火遍入四禪,決意發起神通,又迅速出定,省察禪支,再以水遍為所緣,再入四禪,決意發起神通,如此交替,才能有「水火俱現、或身下出火,身上出水;身上出火,身下出水」這些現象,相信有在禪修的人,應該可以稍為想像這有多困難了。
 
訂閱文章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