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佛法

宗教歷程 (上)

我的宗教歷程,可以說是起於佛教,目前依然止於佛教。

起於佛教,就如大部份的家庭一般,多少都有基本的佛法薰陶,或者說接近傳統民間信仰。

國中時,經同學介紹,參加過學校附近的基督教聚會,是什麼教派我是一點都不知道,只記得那時有一些學生,一起唱聖歌,其它都沒印象了。

在高三時,被帶進一貫道,就開始比較深入的宗教探索,尤其是一貫道強調五教合一,那個範圍算起來蠻大的,也讓探討的視野比較廣。

進入大學後,參加了一貫道的團體,也有接觸學校佛學社團,雖然標榜五教合一,但我還是以佛學為主,林清玄的書也是在那時看的。同一時期,也稍為有研讀聖經及相關資料。

底下這幾件事的時間點忘了,就隨意談了。

一個是接觸清海法師,那時清海法師剛在台灣流行,蠻出名的。經學長介紹,參加了印心,也有蠻長一陣子修習她教導的法門,但並不是很精進。

一個是在某個暑假,被摩門教傳教士拉去聽教,就花了一個暑假,上完了摩門教的基本課程,也讀了一遍他們的摩門經。現在回想起來,幾乎都忘光了,只記得幾個人名與故事。

一個是接觸新時代資料,主要看的書是以克里虛那穆提和奧修為主,也看了幾本塞斯資料,那時台灣剛引進新時代的東西,我也就跟著這個節奏學習了好一陣子。

在佛教方面,我一直和大乘佛教最流行的淨土宗沒什麼相應,對禪宗則很有興趣,對密宗也是心嚮往之。那陣子有看到現代禪的書,李元松的觀點蠻讓我欣賞的,也花了一個暑假(或寒假?),看完了密勒日巴全集。

以上的東西看似複雜,但由於一貫道五教合一的理念,也讓我試著用融合與開放的觀點來學習,在這樣一半熱心一半玩票的學習下,有一天終於遇到了一個大問題。

這問題看似簡單,卻真的困擾了我。

在宗教的學習中,我一直在找一個「究竟」,我追問學佛法的朋友,佛陀的了不起是「唯佛能知」,但如果我們不知道那是什麼,為什麼會想成為佛?

據說佛教中「最大」的是諸佛法身大日如來--毘盧遮那佛,我的目標是這個嗎?

25 VS 22

今天總算接續了去年 11 月底的工作,把《二十五種藏經目錄對照考釋》(以下簡稱 25)與《二十二種大藏經通檢》(以下簡稱 22)的資料做了比對,並且把不足的資料補上,主要是補上 25 種不在 22 種的資料,雖然還有不少資料沒有完全確認,但至少大的架構已經完成了。

這裡要說一下為什麼是由 11 月底就停止,因為 12 月開始,就在處理缺字,要發表漢字工具程式。緊接著準備2月要發表的光碟,這些都在1月底--也就是過年前大致告一段落。2 月開始,又在忙 2/18 號發表會的事,包括所有的資料要更新上網,網站也要更新資料。

原本以為 2/18 之後,就可以開始經錄工作。但緊接著而來又是一堆事。主要是新式標點專案在進行中,要改寫新式標點的編輯程式,處理新式標點網頁,以及許多處理新式標點的程式,這些忙下來,又是一個月過去了。前幾天,才終於陸續處理完那些事,接上了經錄專案的正軌,再來一個半月,希望都是屬於經錄專案的。

25 是哪些經目?

我對佛學最簡單且完整的看法

目前有個心得,這目前算是我最完整的看法,而且很簡單。

佛法就是戒定慧三學,依此走向解脫道。

戒,我用自己的想法來談,就是保護自已,不要做一些增加自己散亂的事,也不要做一些在未來可能產生惡果的事。這是我自己整理的想法,可能不符合主流看法,也可能忽略某些重點,我這樣說只是想同時顧及「不要忽略戒律」與「不想讓人以為拿戒律來壓人」。

定,定是為了修慧。

修定的原理很單純,就是置心一處,把心放在一個業處(目標),自然會入定。

不過目標是有條件的,可參考四十業處相關資料,所以以前有人說唸可口可樂也可以入定,這點我現在是質疑。因為在比較深的理論中,不同的目標會導至不同深度的定,甚至有些目標是無法得定,這些都有被探討過。

慧,慧被探討的很多,而我找到一個直接談解脫的慧。

在至少近行定(初禪之前)的定力中,直接觀察「究竟法」,也就是觀察五蘊的最小單位,所以這非得有相當的定力才做的到。

觀察任二個究竟法的生滅變化,讓心在二個目標切換,據說當這樣進行時,自然會有趨向解脫的慧產生,終究可以證入初果。

而「止觀雙運」,南傳認為就是指這件事。

簡單的說明,先置心於一個目標,可以「自然」達到入定。

再定中觀察,把心放在二個目標 (究竟法),可以「自然」生出解脫慧。

訂閱文章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