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佛法

談莊圓的恐嚇行為

即然談了莊圓,再談他們一項恐嚇的行徑。

我收到過他們一封信,標題是「謗佛的嚴重後果」,重點是說他們是在傳佈正法,還說擋我者死,若不認同他們,就扣上謗佛的大帽子,信中還寫著:

「所以看到這封信的,只要謗佛馬上生病,他只有懺悔而產生懺悔的行動,否則他馬上生病,醫石罔效,看醫生都沒有用的。」

後來還收到一封「釋迦生死帖的見證」,內容就是某人因為不認同莊圓批評其它的法師,而且還將此事跟別人討論,結果一離開莊圓道場就當下不舒服生病了,後來對莊圓先生懺悔,病就完全好了。

我覺得這種恐嚇行徑真的很好笑,怎麼會有所謂修行人做這種不入流的事?

談莊圓的正財運動

要評論莊圓先生的「正財運動」,就要先了解佛教在這方面的教導及歷史變化,才知道「正財運動」有模糊焦點的問題。

【清淨乞食】

在佛陀時代,比丘是行乞食以維持生活,經文中常可看到「爾時,世尊晨朝著衣持缽,入舍衛城乞食」,連佛陀都是以身作則行乞食生活,當時比丘也稱為乞士。

行乞的目的是放棄世俗營生生活,將心力全部放在修行道業,為獲得不依他人的自由,故比丘常行乞食。《清淨道論》亦有云:

  團食知足不依他生活,
  行者除去食欲四方的自由。
  捨棄怠惰活命的清淨,
  善慧莫輕乞食行。
  常行乞食比丘自支非他養,
  不著名利而受諸天的景仰。

在比丘方面,乞食並不是因為懶惰不工作,而是將心力用在修行,這是更值得人天景仰,並非後世所誤解為依附社會的寄生人士。

在大眾方面,因為比丘持戒修行,因此供養比丘反而能獲得大利,故出家眾被稱為眾生福田,可讓眾生培福,眾生是應該要感激有培福的機會。

因此乞食為佛陀認可的清淨活,若出家眾依靠其它方法而獲得營生,例如種稙、咒術、算命等等,則被稱為邪命活。

【百丈清規】

佛法隨著時間演變而漸漸不同,傳來中國後亦因風俗民情不同而有改變。在印度時代,修行人的乞食生活並非佛教特有,一般婆羅門或各種修行沙門亦有乞食,故修行者乞食在印度是一個長久以來的傳統,不會有什麼太多的困擾。

但佛法傳來中國則不同,或許中國無此民情,或許中國不明瞭上述乞食的意義,故有人把出家眾認為是社會寄生蟲,而也因為中國有許多戰亂,許多躲避戰火的人也躲到寺廟中出家,目的不為修行,但求一口飯吃,久而久之,佛門清淨僧團的形象就愈來愈差了。

百丈懷海禪師為禪門開啟一條新路,他提出「一日不作,一日不食」,他的百丈清規為禪宗及後代佛教都有很大的影響。

要評論這件事就必須要小心,在原始佛法的角度,此舉有邪命活之嫌,但其若不如此,在中國的環境又不易維持印度乞食的清淨活,佛法慧命如何續存?

個人認為這件事不能單責出家眾,若在家佛弟子能盡到護持之責,出家眾又何須在放棄俗世出家修行後,卻又為了維持色身而有諸多事務要進行。若今天的佛弟子想改進這一點,必須由自己做起,而不是只把責任推給對方。

莊圓--最誇張的佛法背離者

原本題目是要寫「最離譜的附佛外道」,不過想想用詞還是不要太激烈,雖然我真的覺得莊圓先生這一個團體實在太離譜了。

我在佛教界也有一段日子,接觸或研究過不少有爭議的團體,像真佛宗、清海法師、或是並不是完全以佛教自居的一貫道,因為他們在佛法的詮釋上有些並不符合佛陀的教導,所以被認為有所爭議,不過這些爭議再怎麼大,我認為沒有一個像莊圓先生這個團體的說法如此令人匪疑所思,他們自稱佛教,卻完全違背了佛教最根本的教義。

經錄專案--《金剛頂經》尋根記

去年 5/13 寫了篇「總算結案了」,是談及去年五月中結束了一個藏經目錄的專案。不過該專案後來擴充成二年的計畫,除了要處理漢文佛典目錄之外,同時也要處理巴利大藏經、西藏大藏經、梵文大藏經,乃至西文譯經的目錄也一併陸續收集,希望藉著這個專案的成果,得以將佛典目錄做個完整的統合。

這陣子陸續在整合較古早的大藏經,由中國第一套大藏經「開寶藏」開始,逐一將這些經錄與去年做的成果整合。目前總估計約有五千多部佛經,而這些較早的大藏經每套大概約有一千五百部佛經左右,當然這只是一個簡單的估算。

在進行整合時,一開始先是用經名來處理,只要經名相同就算是同一部經,這個程序很快,功效也不錯,大概幾個步驟就可以整合近一千部佛經。

其實各大藏經的經名並不是完全相同,多少都會有些出入,在處理同經名的目錄之後,便接著利用「千字文」的順序來找,這部份就比較花工夫了,這個階段若不進行任何考證,單純只用經名、譯者、千字文等資料來判斷,大概可以處理到剩下一百部左右的佛經目錄。

最後這一百部佛經就比較花工夫了,而且第一階段用經名來過濾的方法也會有誤差,異經同名的情況常有出現,處理這麼多套大藏經來,印象中遇到最多的就是「孔雀王咒經」、「佛頂尊勝陀羅尼經」、「攝大乘論釋」、「不空羂索咒經」、「彌勒菩薩下生經」再加上彌勒上生、彌勒成佛等經,這些一出現就是好幾部,經名也大同小異,各藏之間又互有出入,查起來總是小心一一考證。

學習阿含的資料

一月底順利把光碟完成,總算又完成一件每年固定的工作。

接下來的日子,又回到藏經目錄的整理,而目前的重點,就是南北傳阿含藏的目錄對照整理,這部份有不少人做過,而我所要做的,就是將它們做更多的整合。

這是我過去一直想做的事,如今可以動手,也算如願以償。

若整理完成,則在對讀北傳四阿含與南傳尼科耶時,會有很好的參考效果。北傳阿含是文言文,讀起來的確稍為吃力,但若能配合漢譯南傳的資料互為參考,應該會有許多幫助。

今天暫時停止

剛剛又在 HBO 看到「今天暫時停止」這部電影,每次看到它,就提醒我寫一些對此片累積已久的看法,已經好幾次想做卻都沒做,今天比較有空,就動手了。

「今天暫時停止」算是一部喜劇電影,描述一個人被困在時間當中,每天都是同一天,因此發生許多有趣而平常人想像不到的故事。

每次看這類電影或故事,都會想到作者想表達的一些涵意在其中,有些或許不是作者想表達或是者我們沒看到真正涵意,但我想讀者總是會收到一套訊息。

這一片我看過好幾次了,剛開始我實在看不出作者想表達的是什麼?

起初,我是想到一個理念,就是把每一天都當成是全新的一天,努力做好今天該做的事。因為作者被困在同一天裡面,若他不抱持把每一天都當成是全新的,就會無法過下去,因為每一天都一再重複,我想沒有人受的了的。而且事實也證明,只要他的反應不同,就會有不同的結果,所以把每天都當成是全新的一天,要好好努力把握的一天,應該是本片要表達的重點吧?!

我對清海法師的看法

剛收到朋友寄來清海法師的新聞,看了還真有點感慨。

我是在大學時接觸過她,學習她教導的東西。那時我蠻佩服她一點,是她以前刻苦修行的精神,是修行人的榜樣。

我接觸她時,她是示現出家相,後來因佛教界的批評,她改以在家的形象示人。而我則因自己的瓶頸,有一陣子沒接觸任何法門,也包括她的教導。

與她曾有一段因緣,我是覺得蠻神奇的,有空再談這個故事。

譚崔、能量、性

在無有寧日的政治新聞中,最近有一則談及譚崔瑜伽的事件,因為被批有淫亂之嫌,因此也佔了不少新聞的版面。

第一次聽譚崔瑜伽,大概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好像是在一本談及密宗與靈修的書上看到的,那時似乎還沒有看到與性相關的資料,後來在奧修的書中再度看到時,就知道它和所謂的雙修法有點關係。雙修法在印度瑜伽與密教多少都有耳聞,評價則正反皆有。至於奧修,聽說他的社區也涉及毒品與性的事件,這些都是倍受爭議的事情。

「能量」--似乎在許多「修行」中都被強調極為重要,因此各種號稱提昇能量的方法也非常的多。中國古來就有採氣、練氣,現在也有各種瑜伽、礦石、水晶,甚至和性扯上關係的採陰補陽、採陽補陰、陰陽雙修...等等,方法在各門派可說是不勝玫舉。

然而在我所理解的「佛法解脫道」之中(可參考我寫的另一篇「我對佛學最簡單且完整的看法」),「能量」並不是一個極重要的角色,這有許多層面可逐一探討。

談頭腦的遊戲

這篇是回應朋友的來信。

他說他偶然聽了一個講座,為避免爭端,就不引出來了。他信中內容如下:


其中打破頭腦遊戲(頭腦的運作或思維)及不帶頭腦純然的走路法,是他說的重點。

個人沒有能力分辨更深一層的東西是否有問題,那屬於修證的範疇,個人無此經驗。所以無法保證他所說的一切都契合佛法,但就單純的走路這方法,應該沒太大問題,(譬如有人問起類似參話頭的問題,他就說禪宗後期的參話頭有問題,是頭腦的運作,六祖不是這樣用的,這句話可能就會引發派別論戰。)

不管其他,這裡要說的是,大家平常都有走路的機會,不妨用其法走走看。雖然他們比較強調大量的走路,但不管多少,有總比沒有好。而且他說,那樣的走,健身氣功...盡在其中。若想健身,不妨試試。

喔,忘了一點,他好像也強調"觀",這比較屬於實修非理論上的東西,我不是那麼了解,無法多說,只能說他是從觀自在的"觀"談起。


我也不太了解那個講座的內容,不過倒是可以談談佛法中在這方面的東西。

雜談專注與觀照

這篇是回阿祥的留言。

我想我能理解你所談的東西了。我也隨意談談我對的這個事情的看法。

第一個我會想到你所說的專注。但這個專注的角色是什麼?可以再探討看看。

你看過老克的東西,應該有印象他也特別談過這點,他認為這種集中注意力式的專注並不是很好的事。

在禪宗也有類似的說法,他們說除了要清醒,還要輕鬆。(現代禪如是說)

而我是這樣想的:我們在你所提到的經驗中,的確會有那種專注現象,但如果這種現象是面對無常、苦就會發生的話,無常又是生活中處處可見的現象,如此一來,這種專注應該能不斷帶領我們提昇。但事實上好像不是如此,苦的人很多,但自動提昇的卻很少。

當然,若能在這種情況中,額外發展觀照,或許情況就不同了,也可能會產生幫助的。

訂閱文章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