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生活故事

阿嬤車禍往生了

阿嬤在晚上車禍往生了。

我很小的時候是住在阿嬤家,但對於那段日子已經沒什麼記憶了,能記得的都是後來的日子裡,媽媽常帶我們回鄉下的阿嬤家玩。我爸爸是隻身來台,所以從小沒見過爺爺奶奶,而外公外婆很疼我們。還記得小時候每次做錯事,被媽媽修理的很慘的時候,我們都會哭著喊著:「阿嬤緊來喔~~」,雖然阿嬤是在遙遠的鄉下,我們還是努力地呼喚著她,希望她突然出現,能保護我們不要再被打了。

後來的日子,雖然偶爾也常常想到阿公阿嬤,卻一直沒有很多時間去看他們。阿嬤的身體很硬朗,年紀很大了還自己去賣菜,上次看到她,身子骨還很好,想不到無常就這樣發生了。

現在在新竹的外婆家,親人正在幫著阿嬤唸佛,希望阿嬤能往生善處。

阿嬤,我只能跟妳說,妳放心的去吧,要相信佛陀與佛法,要相信三寶的力量。這個世間的真相,就只是「無常、苦、無我」而已,雖然世間有愛著妳的親人,但這一切都只是因緣,很感謝從小妳就那樣地疼我們,我也很歡喜妳能學佛,而現在妳應該要放下這一切了,願妳仰仗著三寶的加被,願妳的善業成熟,願妳能往生善處,不再受苦了,並且能生在有機會學習佛法的地方,或許未來我們還有緣再相逢,能一起隨著佛陀的教導,直到解脫的來臨。

南無佛 南無法 南無僧 _/\_

 

後記:

晚上媽媽打電話來通知我,阿嬤被機車撞到了,當場傷勢就很嚴重。89 歲的老人家,是承受不了這種車禍的,當時新竹的醫院也都沒有加護病房,轉送到長庚等大醫院也來不及了,於是決定不要接受電擊等急救措施,不要讓老人家受這種苦了。於是送回家中,就在家中往生了,往生時間約 10:25 ~ 10:30 左右吧。阿嬤,願妳一路好走~~

九龍寺參訪記

這篇文章,應該算是觀音菩薩要我寫出來的吧,不過對話部份是憑印象記憶,實際的用字用語也不一定是如此,這點還請見諒。

如果沒看過我二年多前寫的這一篇文章 (http://heavenchou.buddhason.org/node/121) ,可以先看一下,了解一些前因後果,同時也算是公開了當時沒有說出來的地點。

前陣子,終於第一次拜訪了高雄九龍寺,寺址離小港機場不遠,小港區公所的網頁也有介紹 (http://hdao.kcg.gov.tw/homestyle.php?styl=02&strlink=ActivityDetail04&ac...),網路上有些查到的資料是舊的,標出來的地圖會有錯,正確的地址及地理位置如下:

九龍寺地圖一
九龍寺位置圖


九龍寺地圖二
九龍寺地址:高雄市小港區高坪23路730號

第一次前往時,我並沒有什麼打算要問什麼問題,主要的目的只是去看一看。當天要去問事的人並不多,大約十多人,據朋友說他們去的時候都是滿滿的人。九龍寺整體給我的第一印象還不錯,我原以為道教與民間信仰的味道會比較重,有點意外的是此地非常清幽,大殿乾淨明亮,沒有處處繚繞嗆人的煙味,除了寺中有一尊應該是玄天上帝之外,其餘都非常地佛教化,有釋迦牟尼佛、觀音菩薩、文殊菩薩、地藏菩薩、普賢菩薩,我原本以為會有不少道教相關的神像。

信眾們問事的地點就在大殿中,師父及問事者就在大殿右前方,在文殊菩薩像及釋迦牟尼佛像之前。因此彼此的對話,在大殿中的信眾有時都能聽到一部份,尤其是師父的聲音有時還蠻宏亮的。

當天雖然人不多,但還是等了一陣子,因為每個人問起事來也都花了不少時間,等了很久之後,終於輪到我們了。

十二顆球,哪一顆重量不同?

昨天(2009/08/01)朋友突然來電問我一個益智問題,略有一點難度,因為他題目可能有點聽錯了。 :)

於是兩個人花了一點時間,把可能的情況推演一遍,試著把答案及可能的錯誤挑出來,最後總算把問題解決了。

這件事讓我想起一件好久以前的往事,那是大學同學皮皮問我的一題益智問題,題目就是:

有十二顆球,其中有一顆重量不同,只有一個等臂天平,請問最少需要使用幾次天平,才能把那一顆球找出來?

我把這個問題也丟回給我朋友,讓他也去動動腦筋。

題目要注意幾件事,有一顆重量不同,意思就是或許它比較重,或許它比較輕,二者都有可能。

而等臂天平,大家應該都知道,它就是兩端都要放東西,然後比較兩端的重量的工具。它無法直接秤出單一物品的重重,也沒有砝碼之類的道具可以用。

獅子吼站雜阿含經讀書會結業了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cbs.ntu.edu.tw) 已經舉辦《雜阿含經》網路線上讀經會及 skype 虛空讀書會很久了,終於到了畢業的日子了。

讀書會主持人之一的 jeroci 為大家做了畢業貼紙,如下:

第一張貼紙是所有畢業生都可以領取的,所以我就不客氣地領下來,貼在自己的站上,雖然我很久沒去上課了。:Q

第二張是般若獎,這是給幾乎全勤的同學領取用的,算是全勤獎了。

第三張是精進獎,有些人克服萬難來上課,有的一邊上課還一邊帶小孩,有人到國外出差,還在國外想辦法連線回來,真是精進的好榜樣。

小貓咪變成天使了

二隻小喵咪都變成天使了,實在有點不想寫這件事,但另一種心情覺得還是要記下比較好。

mimi.jpg

5/9 早上,去水族箱看小貓咪,發現活動力比較差的那一隻獨自在水族箱的角落睡覺,在角落裡是沒有衣服保溫的,於是我趕快將牠抱回中間,讓二隻小貓咪能在一起互相依靠。

在仔細觀察後才發現,牠似乎沒有動靜了?但是我也無法確定此事,只好暫時不理牠。中午再去看牠時,身體確定已經有點僵硬,我一時也不知如何是好?我這時才想起來,以小貓咪的活動力,似乎是無法自己爬到水族箱角落,大概是半夜母貓有來過,牠知道那隻小貓已經不行了,所以把牠移到角落的吧?!

我原本想把牠拿走,但又怕一拿走,另一隻小貓會很傷心,可是又覺得放在一起似乎不太好?最後只好相信母貓的作法,於是我又把牠移回水族箱的角落了。

餵貓咪吃飯

對於早上發現的幼貓,我似乎沒有什麼照顧的能力,不過我想,或許我可以幫忙餵養牠們的媽媽,因為大貓是街貓,吃的東西或許不一定足夠,會不會也可能沒有充份的母乳餵小貓?所以我就想到如果我能幫大貓加點菜,對小貓應該也會有幫助的。

早上的牛奶似乎大貓沒興趣,中午就去大賣場逛了一下,發現貓食有乾糧也有罐頭,我選了一個價位中等的品牌,三種口味各買一罐,回來後先開一罐,取出一半放在盤子裡,罐頭上說最好放清水在旁邊,所以我也準備了一盤清水,二盤就放在水族箱旁邊。

我一開始有點擔心會不會引來一堆不相干的大貓爭食,甚至危及小貓的安全?考慮再三後,還是決定先放再說,如果聽到小貓求救,我再去救牠們。

下午放了食物後,每隔一陣子我就會去偷看一下,看看有沒有大貓來吃。一直到黃昏時,才剛好被我看到有一隻大貓在吃最後盤中的食物,盤子被吃的乾乾淨淨。

一會兒我不小心弄出了一點聲音,大貓就立刻跳到遮陽板,並快步離開,我又出了一點聲響,吸引牠回頭看,我在屋中與牠隔紗門互看許久。

後來我跑去客廳拿手機,牠依然很警戒地向屋裡看進來,於是我用手機拍了底下這一張相片。

意外的貓訪客

我住在二樓,後面是一條舊式防火巷,大概沒什麼人在走,偶爾會看到貓咪在二樓的遮陽板上走來走去。最近大概是春天的關係,不時聽到貓咪喵喵叫,我也習以為常,沒特別去留意。

早上起床後,在浴室刷牙,突然覺得外面的喵喵叫聲不太一樣,聽起來位置很固定,聲音也有點弱,我在想會不會發生貓咪掉到水溝或被卡住的問題,於是立刻去後面陽台察看。

到了陽台,發現聲音是在近處,不是在樓下。尋聲找去,卻發現在陽台角落一個廢棄的水族箱中,有著二隻很小的幼貓。

換了一位乾女兒

昨天收到一封信,世界展望會的人通知我,我的乾女兒因為舉家搬遷,所以又幫我換了一位乾女兒。

我忘了是何時開始贊助這位迦納的小女孩,手中最早的一封信是 2005 年的,她畫了一顆鳳梨給我,之後每年都會收到最新資料及卡片。2008 年時,她還親筆寫了一封信給我,可惜我不是一位盡責的贊助者,有時幾度很想回信給她,但常常因為事情一忙就忘記了,再回想起時也因為懶得動手就作罷了。

不知為何她們搬走了,希望她的生活情況已經略有改善,也祝福她與家人有一個更美好的未來。

趕工碰上肚子痛

今年光碟實在趕工趕的不太順利,3/28 那天才因為覺得用腦過度寫了一篇「腦在燒--續篇」,當天晚上吃過晚飯後,肚子就開始不舒服了,不太像是吃壞肚子,而是悶悶地隱隱作痛,有時還覺得好像有輕微的胃痙孿,結果晚上有好長一段時間無法做事。當時工作急到都快燒到眉毛了,因為 3/30 就要交出成果,當時每分每秒都是寶貴的時間,偏偏肚子很不舒服,浪費了不少時間。

大概是到了晚上 10 點多,有時會覺得突然痛到受不了,幾度想出去看看 7-11 有沒有賣胃腸藥,或是有沒有還沒關門的藥局。同事在信中說有些屈臣氏是 24 小時營業(或者屈臣氏全部都是24小時營業?),也有介紹一些藥,不過忍了幾次還是沒出去,後來乾脆去洗了個熱水澡,才舒服一點,晚上才能再度開工。後來我想,這可能是累積的壓力在最後一天反撲回來了吧。

腦在燒--續篇

這二天在趕工,要交年度成果了。我似乎是年紀大了,過去寫程式時,在腦中模擬程式都沒什麼大問題,現在卻常常在腦中跑到一半,就會突然忘記前面的過程或是腦袋打結。雖然如此,我又實在不想拿出紙筆來記錄流程,就這樣在腦中跑個幾次之後,覺得頭腦愈來愈熱了,若是在電影場景中,大概會看到有煙冒出來吧。

此時我突然覺得腦子有點像 CPU,開始過熱了,好想拿一台特大的電風扇頂在頭上讓它散熱,就像 CPU 給它吹風扇的樣子。

後來愈來愈受不了,決定去洗把臉,但效果不大,又好想喝瓶冰的可樂或汽水,大概會有降溫的效果。

訂閱文章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