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心路歷程

賽德克巴萊心得--佛教篇

 

一開始看賽德克巴萊,就聽到影片中有許多的賽德克語,我立刻就聯想到阿波卡獵逃那部電影,二者的感覺很像,古老的智慧藉著言語長遠地流傳下來,那一份震撼的力量都是可以深擊到內心的,這是我對此片的第一個印象。
 
影片中,有許多經典的對白,事後回味時,除了聯想到現今的政治,也會忍不住用佛弟子的心情去體會,思惟著那一份令人感動的力量,在佛教的領域又是什麼光景?
 
大家應該都不會忘記這個場面,莫那魯道問著小巴萬,你的獵場在哪裡?
 
 
佛弟子們,你的獵場在哪裡?
 
五蘊就是我們的獵場,那裡才是我們下工夫的地方。
 
嚴謹的戒律,即是能莊嚴你的紋面。
 
那你的獵物是什麼?一切煩惱與惡不善法,都是你獵殺的對象。
 
如果想成為英雄,就帶著敵人的首級回來吧。
 
敵人的首級不是別的,那就是你的「自我」,當自我徹底消失,你就成為聖者。
 
如果世間是叫我們享受一切的存在,那麼佛法就是帶領我們走向最徹底的捨離。
 
加油吧!無明與業比濁水溪的石頭還多,比森林的樹葉還繁密,所以我們修行的決心,要比奇萊山還要堅定才行。
 
千萬別忘記了,你可以輸去身體,但不可以失去對三寶的信心!
 
當這一切都達成,你就能踏上那條稱為涅槃的彩虹橋,
 
成為「聖弟子.巴萊」!

宗教歷程 (中)

(..續前)

直到有一天,在學校的書展看到了二本書,是宋澤萊老師寫的「被背叛的佛陀」與「拯救佛陀」,光是書名就深深吸引我的注意,怎麼會有那麼酷的名字啊?佛陀會被背叛?佛陀還需要被拯救?不翻翻實在對不起自己的好奇心,在仔細看了之後,才深深被其內容所震撼。

書中談了許多原始佛教的觀點,也嚴厲的批判大乘佛教,或許是宋老師個人政治傾向的問題,他也在書中多所批評國民黨,他認為國民黨與大乘佛法二者都是源於「大陸地區」的自大概念,我自己則是自動過濾了政治方面的觀點,專注於書中佛學的探討。

老實說,那時我覺得他寫的很有道理,也不違背佛經的教理,書中有摘錄出許多他和大乘佛教徒的筆戰,說實在的,那時我幾乎都覺得宋老師說的比較有道理,尤其他在剖析佛法中無常、苦、空、無我的概念,評判了許多依然不自主陷於「梵我論」的佛教徒時,我真的覺得自己被他結結實實地戳中要害。回想當時我的那些問題,的確是深深陷入梵我論之中,不論是在一貫道、海清法師、某些大乘觀點、新時代觀念、當然還有信奉上帝的基督教與摩門教,都是同一個問題在作怪。當初我自以為可以圓融統攝諸法的觀點,原來正是佛陀二千五百多年前所反對的梵我論,那個打擊之大,不難想像。

後來又買了一本宋老師的書「佛陀解脫大道」,花了一陣子時間,試著消化這些書,但總是有些地方無法搞懂。例如:若是真的無我,受業報的人是誰?是誰在輪迴受苦?又是誰成佛涅槃?

雜談專注與觀照

這篇是回阿祥的留言。

我想我能理解你所談的東西了。我也隨意談談我對的這個事情的看法。

第一個我會想到你所說的專注。但這個專注的角色是什麼?可以再探討看看。

你看過老克的東西,應該有印象他也特別談過這點,他認為這種集中注意力式的專注並不是很好的事。

在禪宗也有類似的說法,他們說除了要清醒,還要輕鬆。(現代禪如是說)

而我是這樣想的:我們在你所提到的經驗中,的確會有那種專注現象,但如果這種現象是面對無常、苦就會發生的話,無常又是生活中處處可見的現象,如此一來,這種專注應該能不斷帶領我們提昇。但事實上好像不是如此,苦的人很多,但自動提昇的卻很少。

當然,若能在這種情況中,額外發展觀照,或許情況就不同了,也可能會產生幫助的。

宗教歷程 (上)

我的宗教歷程,可以說是起於佛教,目前依然止於佛教。

起於佛教,就如大部份的家庭一般,多少都有基本的佛法薰陶,或者說接近傳統民間信仰。

國中時,經同學介紹,參加過學校附近的基督教聚會,是什麼教派我是一點都不知道,只記得那時有一些學生,一起唱聖歌,其它都沒印象了。

在高三時,被帶進一貫道,就開始比較深入的宗教探索,尤其是一貫道強調五教合一,那個範圍算起來蠻大的,也讓探討的視野比較廣。

進入大學後,參加了一貫道的團體,也有接觸學校佛學社團,雖然標榜五教合一,但我還是以佛學為主,林清玄的書也是在那時看的。同一時期,也稍為有研讀聖經及相關資料。

底下這幾件事的時間點忘了,就隨意談了。

一個是接觸清海法師,那時清海法師剛在台灣流行,蠻出名的。經學長介紹,參加了印心,也有蠻長一陣子修習她教導的法門,但並不是很精進。

一個是在某個暑假,被摩門教傳教士拉去聽教,就花了一個暑假,上完了摩門教的基本課程,也讀了一遍他們的摩門經。現在回想起來,幾乎都忘光了,只記得幾個人名與故事。

一個是接觸新時代資料,主要看的書是以克里虛那穆提和奧修為主,也看了幾本塞斯資料,那時台灣剛引進新時代的東西,我也就跟著這個節奏學習了好一陣子。

在佛教方面,我一直和大乘佛教最流行的淨土宗沒什麼相應,對禪宗則很有興趣,對密宗也是心嚮往之。那陣子有看到現代禪的書,李元松的觀點蠻讓我欣賞的,也花了一個暑假(或寒假?),看完了密勒日巴全集。

以上的東西看似複雜,但由於一貫道五教合一的理念,也讓我試著用融合與開放的觀點來學習,在這樣一半熱心一半玩票的學習下,有一天終於遇到了一個大問題。

這問題看似簡單,卻真的困擾了我。

在宗教的學習中,我一直在找一個「究竟」,我追問學佛法的朋友,佛陀的了不起是「唯佛能知」,但如果我們不知道那是什麼,為什麼會想成為佛?

據說佛教中「最大」的是諸佛法身大日如來--毘盧遮那佛,我的目標是這個嗎?

訂閱文章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