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乾女兒

換了一位乾女兒

昨天收到一封信,世界展望會的人通知我,我的乾女兒因為舉家搬遷,所以又幫我換了一位乾女兒。

我忘了是何時開始贊助這位迦納的小女孩,手中最早的一封信是 2005 年的,她畫了一顆鳳梨給我,之後每年都會收到最新資料及卡片。2008 年時,她還親筆寫了一封信給我,可惜我不是一位盡責的贊助者,有時幾度很想回信給她,但常常因為事情一忙就忘記了,再回想起時也因為懶得動手就作罷了。

不知為何她們搬走了,希望她的生活情況已經略有改善,也祝福她與家人有一個更美好的未來。

訂閱文章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