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標準

因為我常在討論時,會用我稱為「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的方法,這主要是用來針對某些人,這些人他們並不知道他們拿做不到的標準來要求我,所以我也無須解釋太多,只要把同樣的標準放在他們身上,往往他們就會知道原來自己的標準或看法是有問題的,而有網友看出這一點,就問了我一些問題(參考下一篇:如果你無法確定佛,如何修習佛法?),但要求我不要用這種辯論技巧回應他,所以我有以下的解釋,在此先供大家參考。

  *** *** ***

其實我並不會總是用你提到的「辯論技巧」,那些用法是不得已的。

對於真心想討論的人,我會試著找到共同相信的標準,相信佛經就討論佛經,相信實修就討論實修,相信科學就談科學,這樣討論起來才會有效。

但對於莊圓的信眾,他們一面嚴格質疑我的論述,一面卻呈現他們迷信的心態,這樣就很難討論下去,我必須試著找到共同的標準,找出他們相信一件事的根基是什麼?若這點找不出來,我花工夫去論述,往往是浪費口舌,因為有時他們只是來找麻煩的,根本聽不進去別人在說什麼。

我舉一例,莊圓站上有人提出類似XX法師若沒有解脫的證量,如何接受供養?有人就指出他們的錯誤,指出佛經有提過未解脫者依然可受供。莊圓信眾無法指出對方的錯,就用無窮追問法,問東問西,希望把別人問倒,其實別人懂多少是一回事,他們明顯已經錯了這才是重點,可惜他們總是不願意面對別人指出他們的錯誤。

所以若你疑問為什麼我接受佛陀與佛經,而你卻肯定XX才是佛,我當然會先問你原因為何?因為若你是已有錯誤的成見,那我說再多也枉然,要先解決成見才行,當然最後也可能有成見的是我。但若你其實也沒有肯定任何佛,只是純粹疑惑為什麼我相信2500年前非主流的佛法,我是很樂意分享我的看法。

我當然知道在過去佛陀非主流,在佛陀成佛前,甚至沒有完整的佛法被闡述出來,當時只有世間法及外道,至於我如何處理這個問題,等稍為有空一點,我單獨寫一篇看法,到時再請大家指教了。

  *** *** ***

近日和網友也討論到許多標準的問題,其實總歸起來,有些人的觀點就是可以濃縮成一句:「你錯了,你不應該有什麼標準!」

這種盲點是很容易看出來的,若真的沒有標準,又如何能判斷他人對錯?

「法無定法」很多人都知道,從台北到高雄不是只有一條路,大家也都知道。不過並不是每一條路都可以由台北到高雄,有許多是白費力氣的冤枉路,有些還是此路不通的死路,所以走錯路要認清,不要總是用「路不是只有一條」來當藉口。

正如最近常提到的莊圓,若指出他們的錯誤,他們就只是會說「路不是只有一條」來辯解,卻怎麼也解釋不出別人對他們的質疑。但莊圓對他們的信眾又是說另一套,例如他會說全世界的宗教都是魔教,只有他莊圓教的是正法,這時他自己也忘了所謂「法無定法」,忘了「路不是只有一條」,而莊圓的弟子沈溺在獲得唯一正法的喜悅中,也看不清莊圓的矛盾了,他們只是相信的確其它宗教都是錯的,都在等著下地獄,只有他們會被解救。

在莊圓誅魔令發佈後,有些弟子信心滿滿的等待 2008/03/24 那天,所有的外道全部死亡。結果時間過了,他們大概無法理解莊圓為什麼錯了?不過還是有一批信眾依然不願相信自己被騙了,活在「總有一天你就會了解」的莫名幻想中。

這些人嘴上說沒有定法可得,實際上卻只迷信莊圓一個人而不自知,還自以為接受度很廣,其實什麼也接受不了。莊圓與信眾這種以盲引盲的教導,實在可悲。

重要度:
文章分類:
佛法標籤:

發表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