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寺參訪記

這篇文章,應該算是觀音菩薩要我寫出來的吧,不過對話部份是憑印象記憶,實際的用字用語也不一定是如此,這點還請見諒。 如果沒看過我二年多前寫的這一篇文章 (http://heavenchou.buddhason.org/node/121) ,可以先看一下,了解一些前因後果,同時也算是公開了當時沒有說出來的地點。 前陣子,終於第一次拜訪了高雄九龍寺,寺址離小港機場不遠,小港區公所的網頁也有介紹 (http://hdao.kcg.gov.tw/homestyle.php?styl=02&strlink=ActivityDetail04&ac...),網路上有些查到的資料是舊的,標出來的地圖會有錯,正確的地址及地理位置如下:
九龍寺地圖一
九龍寺位置圖

九龍寺地圖二
九龍寺地址:高雄市小港區高坪23路730號
第一次前往時,我並沒有什麼打算要問什麼問題,主要的目的只是去看一看。當天要去問事的人並不多,大約十多人,據朋友說他們去的時候都是滿滿的人。九龍寺整體給我的第一印象還不錯,我原以為道教與民間信仰的味道會比較重,有點意外的是此地非常清幽,大殿乾淨明亮,沒有處處繚繞嗆人的煙味,除了寺中有一尊應該是玄天上帝之外,其餘都非常地佛教化,有釋迦牟尼佛、觀音菩薩、文殊菩薩、地藏菩薩、普賢菩薩,我原本以為會有不少道教相關的神像。 信眾們問事的地點就在大殿中,師父及問事者就在大殿右前方,在文殊菩薩像及釋迦牟尼佛像之前。因此彼此的對話,在大殿中的信眾有時都能聽到一部份,尤其是師父的聲音有時還蠻宏亮的。 當天雖然人不多,但還是等了一陣子,因為每個人問起事來也都花了不少時間,等了很久之後,終於輪到我們了。 家人問了一些事,情況都還不錯,幾乎沒有任何大問題,過程中師父交待了一些事,促成了第二天再次前往參訪的因緣,也讓我興起了我也來問一些問題的想法。 第二天,覺得應該早一點去,可以早一點報名,就不會等太久了。因為第一天是下午三點到九龍寺,三點半開始問事,離開時都已經近六點了。第二天我們比較早到,結果發現大殿沒有人,等到問事開始時,來的人也不超過十個人,看來今天會蠻早結束的,早知道就不用特別提早來了。 一開始問事的人,我沒什麼特別留意,後來有一位紅衣婦人與師父的對話,就很難不引起大家的注意了。因為師父原本是對著婦人說,說著說著,突然不斷提高音量,並且不時轉身過來面對大眾說話,婦人不斷流著淚,旁邊的志工們也不斷遞上面紙,我就忍不住會去聽究竟是發生什麼事。 細聽之下,那位穿著一般紅布衣,看起來非常不起眼,有如在菜市場時常可以看到的一般平常鄉下老婦人,原來她是一位醫生的母親。師父說她從年輕時就幫人洗衣服,像奴才一樣不斷地拼命工作,不斷地去各處拿衣服回來洗,很辛苦才把孩子拉拔長大,栽培孩子當了醫生。但孩子好像都沒有在理她。孩子娶了媳婦,但媳婦卻好賭,整天在打牌,老婦人只能天天以淚洗面。 這些事都是自師父口中說出來,婦人是一面擦淚一面點頭,我也不確定之前師父是否已知道這些? 後來師父又對著大眾說,師父是故意叫她先到前面來,可能她問事的順序還沒輪到她。先讓她出來的原因,也是想藉此機會教化一下大家,讓我們聽聽這些事,也補充了過去一些人的故事,要大家好好想一想其中做人做事的道理。 中間還有一段,師父問對方,你是不是女的?女生有什麼不好?你的生活是不是都是女兒在照顧(婦人含淚點頭)?為什麼要擔心生男或生女,女生其實比男生更好(婦人含淚點頭)。 我想大概是婦人在擔心生孫子或孫女的問題,師父也告訴她,男生女生一樣好。(其實好像是在說女生更好) 師父還指著她身上的一個地方,說這裡要她去醫院檢查,那裡快要有變化了,早一點去檢查才行。 師父後來也教她一些處理兒子與媳婦之間事情的方法,不過方法就不在這裡提出來了,免得破了她的梗,畢竟那不是每個人都適用的。 總之,大家要好好孝順父母,這是做人最基本的道理。 後來又有一位讓我印象非常深刻的人,他的問事經過,大概算是當天最具震撼的一幕了。那是一位黑衣男子,帶著小孩的衣服來問事,一開始是問小孩的婚姻,師父說婚姻會有問題。後來不知又提了什麼事,只見師父不斷地對他說,最後他也是不斷流淚,旁邊志工又立刻遞上面紙,我才注意到這個人。 他問有關小孩的一些事,小孩可能有許多令大人頭痛的問題。我只聽到師父說:「大家都想生好的孩子,那麼壞的孩子誰來生?」還有一些話,言下之意,大概是我們與小孩都是有因緣的,我們只能在因緣中努力去改善。 還有提到小孩的事業,只聽師父說小孩要出去外面闖,就讓他去吧。他在外面跌倒了,自然就會回家來。到時他就知道,家裡有人抬轎,為什麼當初不坐轎卻要到外面打天下? 聽起來大概是家中有事業,男子很努力在打拼,但小孩不繼承。我想若是小孩真有心要自己出去打拼,也不是壞事。就怕是不想在家裡吃苦,想要自己在外面,以為沒人管就可以輕鬆過日子,等到真正吃到苦,才會了解父母的一片心。 黑衣男子的太太也有來,她一直站在男子的後方。後來師父又對男子說,你也要好好學佛修行,你的太太修行比你好。就在此時,他太太不知是不是心有所感,突然 45 度抬起頭來看著上方,又有點像眼中有淚卻不願流出的表情。 過了一會兒,突然聽到男子的太太大叫起來,音量之大,真的把在場的人都嚇了一大跳。只見她突然跪在地上,手部動作揮舞很大,說話的聲音也很大聲,異常激動,而且責備的意味很濃厚,她一直大聲重複說著:我早就叫你修行,你就是不聽,你就是不聽……,就這樣一直重覆了好幾次。 當場真的把我嚇了一跳,看了一下,我覺得她好像被附身,起乩了。因為我舅舅以前是乩童,這種事我見過幾次,所以有一點概念。 師父當場也是不慌不忙,靜靜地坐在她的椅子上,對那位女子說,你這樣子是不對的,修行是看因緣,妳的因緣成熟,所以早一點接觸修行。而妳先生他的因緣還沒成熟,也不能怪他。顧佛祖,也要先顧肚子(師父幾乎全程台語發言),他現在在打拼事業,也是為了家庭,等到他事業穩了,家中的事也不用再那麼煩惱了,他自然會走上修行之路,到時他走起來,會跑的很快,甚至追在妳前面,妳現在不應該這樣子說他。 當時那位女子不知又說了什麼,而且愈來愈激動,旁邊的幾位志工也捉著她,她開始掙扎,場面開始有一點肢體衝突及火爆。後來有一位志工請大家放開她,她也慢慢緩和下來,繼續跪在地上,一面向師父不斷地行禮,也做了一些奇怪的手勢,很像有時在一些廟中看到一些修行人在做的動作,看起來是一種特殊的禮敬方式,同時一面述說一些我聽不太清楚的話。 師父接著說,妳(意思是那位附身的靈)這樣講就不對了,妳不能借她的身(指被附身的婦人),講她的心,妳講的都是她的心事,但那又不是妳的事。妳要勸別人修行是很好的,但也要看因緣,妳以後要是這樣突然附到別人身上,全家人都會被妳嚇到了,又怎麼會想修行?說不定還把妳當成精神有問題,這樣做是不對的方法。 那時我看著看著,有一個衝動要用手機把現場錄下來,心裡想,然後呢?貼到 YouTube?不過想了想,這種事不能開玩笑,我可不想被牽扯到這些我無法處理的事情當中,我就依然乖乖地坐在位子上繼續看下去。 師父又說了一陣子,就說:好了!妳不要再這樣子了,退駕吧! 話才一出口,原來跪在地上的女子,突然就往旁邊一軟,就倒在地上了不動了,此時志工們又連忙去扶她,帶她在一旁坐著休息。她似乎已經全身無力,滿臉通紅,但臉色很難看,一直在喘著氣。 師父此時感覺得忙碌,開始同時三方對話。一面對黑衣男子開示,一面又會突然對大眾說話,也是說修行要先顧好家中的事,家中的事處理好了,日後要修行才會順利,若家人該做的事都不做,日後還是會有礙障的。在開示時,中間還會不時穿插又對該婦女說話,一直要她「靜」,好像是要她靜下來,否則很容易又被附身之類的。 又過了一陣子,那位婦人又似乎是被附身了,因為師父跟她講話的內容又不同了,原本是對婦人說話,後來變成在對「靈」說話,有時還稱她是「妳這條靈」。接著更誇張的事來了,師父說到一半,突然說我唱給妳聽,就開始唱起一些像歌仔戲的曲調,又像一些唱四句聯,師父就是不斷地唱出很有韻味的詩詞,都是在教化那位附身的靈,這部份我就覺得很厲害了,而且唱得還很好聽。 我覺得這裡有一點像是師父在展現她的能力,因為在一般對話時,雙方還是一來一往,但唱起來時,完全就是師父在唱,她只能在旁邊聽,當場雙方的氣勢就差很大。最後師父還問她要不要「單言獨語」,意思好像是要不要私下談,對方大概是不要,後來又退駕了。 這一段看的我情緒激動,後來的人我也沒特別注意,不時都會想起剛剛的畫面,並觀看在一旁休息的婦人,想著她會不會又要被附身了?在現場感受真的是蠻令人震撼的。 終於,輪到我了,因為昨天已來過,也看了別人的問事,所以也不太會緊張。坐下來,師父先說了一些好話,接著就讓我問我想問的事。 首先,我就是先問健康方面有沒有要注意的事情?我第一次知道九龍寺,就是因為朋友被師父看出胃有問題,要求醫生檢查後,才發現胃癌。 師父看了一下,就說我的身體還好,沒什麼大問題,只是肝不太好,要我少熬夜,接著就問我是不是常熬夜?我只能老實點點頭,我已經不知多久沒有在凌晨二點之前睡了。現在想想,昨晚我也是到了凌晨四點多才睡,相信佛寺的師父們那時都已經起來做早課了。不過我是晚睡晚起的人,睡眠的時間並不會嚴重不足,所以應該影響不大。不過師父既然這樣說,我想以後還是多放在心中,能早睡就早睡吧。 第二個是問問自己的工作運途,師父問了一下我的工作情況,就告訴我說,一般人在外面月入十萬的話,到了佛教界大概只剩下五萬,雖然薪水較少,但這是難能可貴的機會,能為自己培福,也能為佛教與眾生做一點事,要好好珍惜現有的工作。 其實我並不是想換工作,只是在想有沒有增加收入的機會,師父最後是說我可以做一些少量的投資。 第三個是想問問父親的情況。父親在上個月往生了,我想問問師父知不知道父親的情況。只見師父掐指一算,就說我父親已經在天界當天仙了,並說他在生時是很慈悲的人,也沒有什麼惡業,走的時候也沒有什麼病苦。生為人子,聽到這一點,心中是莫大的安慰的。我也告訴師父,父親往生那一天,的確沒什麼痛苦,聽師父這樣說,我就很放心了。 後來師父又跟我聊了一下,她說我命中帶有文筆,有一點文采,因此希望我能把所見之事寫成文,我一時也不知怎麼回答,我只好說,我可以把這二天看到的寫出來,放在我的部落格上。 師父還提到剛剛起乩的事情,她說那其實是有妖魔來亂,她只是給對方面子,沒有當場戳破。並且要我們不要以為這種事常常發生,這其實是第一次,看來,我還真的是來的早不如來的巧,第二次來九龍寺,就遇到這樣的事。 今天來問事的人雖然少,但每一個時間卻都很久,我朋友說他們以前每一個人大概五分鐘就結束了,今天蠻特別的,大家都忘了時間怎麼過的,而且其間有一些人事是師父特別指定提前處理,所以輪到我時,幾乎是倒數最後第二位了,但也是因為如此,才能看到那麼多事。 等到處理完其他的事,真正回程時,已經晚上快七點了,原本今天還想早一點來就可以早一點走,還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2011/05/25 後記】 因為有朋友也提到有興趣去參訪,所以補充一些資料。 若想找師父問事,最好事先打電話詢問辦事的日期與時間,九龍寺電話是 07-8911333/8912218。 還有,目前問事基本上是隨喜添香油錢四百元。 這些在我及我朋友身上的事,我是覺得很感恩有受用到,但我也不打包票,更不希望流於迷信,所以真的有興趣的朋友,還請自行觀察及判斷了。
重要度:
文章分類:
一般標籤:

回應

【2011/05/25 後記】

因為有朋友也提到有興趣去參訪,所以補充一些資料。

若想找師父問事,最好事先打電話詢問辦事的日期與時間,九龍寺電話是 07-8911333/8912218。

還有,目前問事基本上是隨喜添香油錢四百元。

這些在我及我朋友身上的事,我是覺得很感恩有受用到,但我也不打包票,更不希望流於迷信,所以真的有興趣的朋友,還請自行觀察及判斷了。

 

底下是一位法友的二篇留言。
 
原本我把留言公開了,後來又看到其要求不公開,於是又隱藏起來了。
 
不過法友的留言的確很有道理,也很值得省思,這幾天想了想,我就先隱其名,將重點貼出來,藉由他的留言,讓大家看看不同的思考角度。
 
說真格的,若我得了重病,醫生一時也治不好時,我會不會想依賴這類鬼神之說?憑良心說,我想,現在的我應該還是會試試的。
 

 
(第一篇, 前略)
 
學長不該寫出來的
 
這會助長邪見
 
(大家就不會深入了解因果、業報、佛法,而認為這樣的方式/接觸這位師父才是學佛,這是誤導;多少山頭是靠這樣的方式建立山頭?學長可以想想,他們將來都得承受業果的)
 
從讀阿含,我們知道,病苦的現形是業果
 
唯有學習承受果報
 
才是真正消業
 
雖然面對了病苦
 
可能有各種情緒反應產生
 
但世尊的教法就是要教我們承受果報
 
要學習了解這是過去/前世因,今世/現在果
 
唯有將心穩下來面對
 
才可能真正消業
 
否則應該會牽出更多因緣(而且是不如佛法的思惟與作法)
 
還望學長三思
 
這篇文章可能帶給佛法、佛教的衝擊
 
能夠刪除這篇文章(並加以懺悔)
 
對佛法正確知見的堅持
 
會面臨諸多考驗
 
尤其是生活的諸多現實面
 
如何安然度過考驗
 
真的很不容易
 
還望學長三思,否則白費學長之前花了這麼多力氣破除邪見、努力導引大家往正確的佛法知見
 
若有得罪,還請學長見諒!
 
(後略)
 

 
(第二篇, 前略)
 
「法譬如水」,這是昨天聽到證嚴法師提到
 
這句話,提醒了我,讓我碰到困境、疑惑等
 
都再度回到經典
 
每一次每一次的誦經
 
頭腦就更加清醒(雖然身體可能頗疲累)
 
Anyway, 只是希望學長能夠依賴佛法的知見度過生命中的困境與疑惑
 
能夠讓護持佛法正法的力量能夠更穩固
 
(後略)
 

 

由周師兄po出這篇,實在感覺很神奇啊

 

周師兄跟莊師兄感覺都是護持阿含正法的XD

 

PO出感應文  看了實在也....有些想法....恩...對於佛教

 

回應阿建與先前法友的一些看法。
 
其實也不知從何說起,這裡面有太多東西可以談,反而不容易下手。
 
先這樣說吧,若是要談佛法,我還是以阿含為主,這一點是沒有改變的。
 
至於這一篇九龍寺的參訪記,倒和佛法沒有太多的關聯,我覺得大部份都是世間法的範圍,只是它是帶有神奇及靈異的色彩。
 
我是相信有靈界(或稱為無形界)的現象,但對這些現象,並不是一定就相信或是不信,它就和一般的世間法一樣,需要去判斷的。
 
假如我生病了,我當然會去看醫生。如果看不好,我應該就會再換其他的醫生。如果都一直治不好,而有人介紹我參訪像九龍寺這一類的場合與人物,我想我也沒有理由拒絕,就是聽看看,有評估有沒有道理。
 
我第一次聽聞九龍寺的因緣,文中也提及了,就是朋友久病,後來師父說他的胃有問題,要他去檢查胃。對於這樣的建議,我覺得並沒有什麼不妥,是可以一試的。
 
如果師父是說:「不用再看醫生了,我幫你辦一場法會,只要九千六,保證一個月內就沒事了。」我想我大概就不會理他了。
 
所以我是覺得對於這方面,不用吹捧它,也不用太排斥它,它就是世間萬法中的一環,我見過的確有作用的,也見過許多騙人的,因此要小心就是了。
 
記得在阿含經中,也有不少佛弟子們與天界溝通的事情,我是認為有天人,天人也會護持人們,天人也不一定就是對的,也有人會冒充天人來騙人。以上各種情況都是有可能的,就看如何小心面對了。

發表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