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納入總統大選民調才是真公平

關於 2020 總統大選,民進黨是否應將手機納入民調,個人提供幾點看法。
 
有人說初選改變規則是不公平的,這個看法其實有點似是而非,迷失在規則的表面意義上了。
 
我認為最重要的事,是要捉住問題的核心,只要掌握住核心,枝微末節的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
 
大家靜下心來,好好問自己,初選的目的是什麼?是為了贏得總統大選,還是為了發揚初選精神?
 
如果還不懂,那就看看底下二種看法,問問自己哪個比較合理?
 
A.寧願輸掉總統大選,賠上台灣的命運,也不能改變初選的規則,免得被人說話。
 
B.寧願初選規則一變再變,民調時間不斷調整,也要想辦法找出最強的候選人來打贏總統大選。
 
如果你選 A,我只能佩服你的固執,但這絕對不是民進黨舉辦初選的目的,我相信其他政黨也不會做出如此荒謬的判斷,你可以再好好跟其他更有智慧的朋友請教。
 
如果你選 B,那事情就單純了,我們要把問題的重點放在初選的意義,也就是如何選擇出最強的候選人,代表民進黨打贏總統大選,而不是拘泥在不可改變規則,讓自己綁手綁腳,那就本末倒置了。
 
有人說改規則就是不公平,這個說法是很奇怪的。
 
改變規則,如果是針對某些人有利,例如民調全部選台南人,或是全部選屏東人,這才叫不公平,因為違背了初選的意義。
 
如果是改成採用更精準的民調方式,這並沒有針對任何人,而是為了達成初選目的,有什麼不公平呢?難道有人平時選民服務是針對市話使用者,所以加入手機使用者對他不公平嗎?或是有人已經辦了許多市話門號,所以加入手機對他不公平嗎?
 
大家都知道,目前手機使用者是佔多數,手機也代表個人的意見,市話的比例不但少,在家中接到市話的人,也不代表全家的看法,所以手機納入民調,絕對是能更精準接近民意的選擇。
 
要談公平,那也要看看是誰的公平。堅持初選不能改變的人,是在爭取誰的公平?再試問,無法精確反應民意的民調,對廣大的民進黨支持者公平嗎?沒有採納手機的民調,對於沒有市話的人又公平嗎?
 
只有改變做法,把手機納入民調,才是符合初選意義的真公平。
 
有人提到可以用加權的方法來彌補沒有手機的民調,我覺得這是不可行的。使用市話的年輕人,再怎麼加權,也無法代表使用手機的年輕人,因為這不只是年紀的問題,而是無法精確反應出不同族群的意見。
 
市話與手機的比例也許不容易決定,這時民進黨就要辛苦一點,好好調查,甚至可以先用民調來調查這件事,寧願初選時間再延後,也不要倉促上路,因為初選的目標是要勝選,不要用初選的規則限制了初選的目的。
 
中國已經虎視眈眈垂涎台灣很久了,中共同路人也在台灣四處作亂,不要說什麼下次再來改更好的規則,這次沒選對,下次可能沒有選舉了。
重要度:
文章分類:

回應

<<有人說初選改變規則是不公平的,這個看法其實有點似是而非,迷失在規則的表面意義上了。
 
我認為最重要的事,是要捉住問題的核心,只要掌握住核心,枝微末節的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
 
大家靜下心來,好好問自己,初選的目的是什麼?是為了贏得總統大選,還是為了發揚初選精神?>
 
你好像迷失在很顛錯的邏輯思維裡而走不出來,其實問題是因為你先有了偏見之私才來倒推出你揀擇的理由才會使你說出這種完全背逆的話來。
民主自由不是為了個人誰的勝利與權謀自私,而是為了全民的生活才會有公平的競爭來決定問題,怎能先預設立場說你們的存在都必須為了我一個人的利益與勝利?這就是希特勒這些專制獨裁的人用來迷惑與欺騙人民的口號而已,你還看不出來自己在說什麼嗎?
用你的思維來看,如果你否定公平競爭,也不必初選,那同樣更不必總統大選了,直接在位者宣佈改規則做到老死就好了,這是你所謂的掌握核心嗎?
而你說初選就是找出最有實力的侯選人,這就是為何要做民調的原因,不是嗎?誰的民調高誰選總統,不就是為了勝選嗎?這個精神與規則就是這樣來的,不是嗎?你那一套根本是獨裁專制,還能學欺騙別人說這才是團結才能勝選嗎?

>怎能先預設立場說你們的存在都必須為了我一個人的利益與勝利?

我哪裡有我哪裡有說你們的存在都必須為了我一個人的利益與勝利?

>用你的思維來看,如果你否定公平競爭,也不必初選

我哪一句話讓你以為我否定公平競爭?

> 而你說初選就是找出最有實力的侯選人,這就是為何要做民調的原因,不是嗎?誰的民調高誰選總統,不就是為了勝選嗎?

對啊,  所以我支持民調要加入手機, 這樣更公平啊.

實在不懂你究竟是要說什麼?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啦, 初選用猜拳決定, 這樣也是一種公平, 但這種公平對未來的勝選沒幫助, 那這種公平有用嗎?

如果只是要一個公平, 猜拳就很公平了啊, 為什麼要花時間和金錢做民調? 想看看其中的道理吧.

<<對啊,  所以我支持民調要加入手機, 這樣更公平啊.實在不懂你究竟是要說什麼?>>

我並沒有提到手機與否的問題,這不太有相干,但是既然你又再次說到手機,那麼它確實有很多不確定的因素可以上下其手而影響到公平性。手機無法在篩選過程去均衡或事先調整地域性選民的均衡性,這很難去處理這個困境而成為它的漏洞。很難解決這個問題,不過現在台灣的民調也很難真實的呈現,即便只有家座電話也沒太多真實面了。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啦, 初選用猜拳決定, 這樣也是一種公平, 但這種公平對未來的勝選沒幫助, 那這種公平有用嗎?如果只是要一個公平, 猜拳就很公平了啊, 為什麼要花時間和金錢做民調? 想看看其中的道理吧>因為猜拳不是選賢與能的決定方式,它只是運氣的決定方式,所以它是運氣上的公平,不是公平的看實力呈現,所以不會用來選舉上,自然是兩碼事,你拿來比喻,就只是文不對題,我也只能一笑置之。

過既然你同意支持兩個人做民調來決定,那也是好的。手機上的問題加入了不確定的難解漏洞,這我不予評論,一拖再拖要做不做的,不光明磊落的手法真的沒人看的下去。_

>我並沒有提到手機與否的問題,這不太有相干

那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了.
 
因為我這篇就是在談手機加入民調, 你卻說我否定公平競爭, 那你是在指什麼呢?
 
> 就只是文不對題,我也只能一笑置之。
 
這只是比喻, 你既然能看出【猜拳不是選賢與能的決定方式,它只是運氣的決定方式,所以它是運氣上的公平,不是公平的看實力呈現】那就達到我的目地了。
 
因為只靠市話的民調,同樣也不是能真正呈現實力。正如你自己說的:
 
不過現在台灣的民調也很難真實的呈現,即便只有家座電話也沒太多真實面了。
 
所以沒有真實面的公平,和猜拳又有什麼太多的不同?

發表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