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清海法師的看法

剛收到朋友寄來清海法師的新聞,看了還真有點感慨。

我是在大學時接觸過她,學習她教導的東西。那時我蠻佩服她一點,是她以前刻苦修行的精神,是修行人的榜樣。

我接觸她時,她是示現出家相,後來因佛教界的批評,她改以在家的形象示人。而我則因自己的瓶頸,有一陣子沒接觸任何法門,也包括她的教導。

與她曾有一段因緣,我是覺得蠻神奇的,有空再談這個故事。

另一個我覺得比較扯的事,是有一次台灣好像有個什麼危機,大概是大陸試射飛彈或什麼事,我也忘了。那時有一些過去的師兄突然找我,要我一起去國外避一避,最好連父母全家都一起出去。

我是覺得有點誇張,也不太信,就沒有採取行動,他們則真的出去了一陣子。後來證明台灣也沒事,他們的行為也因此被一些人批評,他們對外的說法似乎是剛好去國外參加禪修,但我知道那時他們真的是叫我去避難,說是師父交待的。

目前我只能說,清海法師以前的教導雖然和佛教很像,但有不少地方和我所知的佛法不合。重點是那些吸引人的部份,大部份都是不合佛法的教導,這點我覺得很遺憾,這樣修行是會走向錯誤的方向的。

我自己程度不足,無法教導別人什麼,但我會想說,真的要修行,請找正統佛法,尤其是南傳佛法,那是我最認同的。希望過去那些師兄弟能早日回到正途,也希望清海法師與其弟子們能回歸正統的修行,不要愈走愈偏了。

底下則是朋友轉來的新聞。


【記者朱若蘭/台北報導】

清海無上師每次登台「開示」,都會穿上色澤鮮艷的禮服,濃粧豔抹,顛覆修行道者傳統形象,卻也因此爭議不斷。

清海無上師是越南僑民,會說流利法文、英文,擁有國外碩士學位,她曾嫁給德國醫師,後來兩人分居。越南淪陷後,清海開始社會救援工作,同時追求佛法,她曾說最想拜達賴喇嘛為師,但達賴拒絕。

後來她到印度學「錫克教」,到台灣拜越南和尚淨行法師為師,並當過法鼓山創辦人聖嚴法師的英文秘書。

北台科技學院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江燦騰認為,清海無上師是一個有技巧、文化水準高,但作法不恰當的宗教傳道者及社會關懷工作者。

江燦騰表示,聖嚴當時看重清海的口才、英語能力,才用她當秘書;聖嚴在美國紐約東禪寺弘法期間,創辦英文禪學雜誌,清海算是得力助手。

江燦騰說,聖嚴當時三個月在台灣,三個月在美國,他不在美國期間,清海開始開拓屬於自己的地盤,聖嚴弟子不滿清海「挖牆角」,於是狀告師父,聖嚴知悉後非常憤怒。但清海已有第一批跟隨者,並一起回到台灣。

清海無上師大本營在新竹科學園區與台北金華街,信徒幾乎都是有錢、有閒,喜歡新奇事物的高知識分子。

江燦騰說,清海把「對看印心」、「傾聽宇宙聲音」這一套「觀音法門」理念,透過流利英文、幽默風趣的口才,吸引都市新貴,她肯花大錢租禮堂,又懂造勢,許多信眾甘願「帶著財產跟她一起走」。

幾年前正統佛教界對清海無上師的作風看不下去,群起撻伐,甚至用公開信要清海「脫掉袈裟,不要再以尼僧面貌出現」。清海才將活動範圍逐漸移往苗栗西湖,並在當地建立道場。

江燦騰說,那時道場門口掛有一幅清海無上師的光頭像,信徒欲進入道場請教前須下跪,又引起爭議。後來,清海改留頭髮,以漂亮衣服、戴藏珠的造型現身。

她曾捐款給前美國總統柯林頓,適逢發生妙天禪師、宋七力案,清海的捐款舉動,當時執政的國民黨政府懷疑涉嫌逃稅,調查動作才開始,清海就快速離台,直到民進黨執政,她才又返台。

【2006/07/13 聯合報】

重要度:
文章分類:
佛法標籤:

回應

目前观音法门在内地主要以下两种方式地下变相推广:
1、以台湾青海大弟子何在彬为创始人的台湾行家茶叶研究会为核心,广东佛教协会中山大学教授引荐推动,面向大陆地区以免费开茶会、行家茶叶店为隐蔽,方便联络观音法门弟子聚会、推广结缘新弟子加入,目前全国会员以超过几千人,每隔一个月都会在各个亚太国家为主主办国际茶会,目前行家茶在广东、北京、武汉、南昌、成都等城市都有分店,其形式以免费品好茶、共建人间天堂为穴头,鼓动茶友卖茶献爱心、出国旅游接触国际茶会变相发展信徒,核心人员都是观音法门弟子,组织严密互相监视,很多茶友信徒深度接触后:不吃荤、孤僻、另类、在家等2012、不想做事、对家庭没关注、不做家务、应付婚姻、不想接触社会等反人类反宗教的迹象,造成了很深的家庭、社会影响。
2、爱家素食餐饮连锁机构为主,其它很多素食餐饮都是其弟子发展,倡导吃素整救地球,挽救人类、地球即将毁灭、进观音法门可以即刻到天堂,内眼观光、音就可以到天堂,以传播素食传播内在文明为遮掩,大面积发展会员信徒,目前忠实信徒远远不止几千人,恐怕几十万人,我见到的都很多,都是单线联系,行动隐敝互补干扰组织严谨敏感,就像地下组织。。。。
  希望政府严厉打击,现在很多以观音法门为主的邪教,社会到处都是影响很大,深层次危害可想而知、、、、image

對於宗教,我倒不會希望政府出面打壓,畢竟應該要有宗教的自由。

如果有詐騙行為的宗教,當然就要依法處理了。

至於若懷疑有類似附佛外道的情況,則是會希望各方能把事情說清楚,讓教理能清楚攤開在大眾的面前,這樣才能供大家檢驗與討論。

很慶幸自己是在此時才認識清海法師與蕭平實....有很多的資訊可以提供參考。很多事情逐漸明朗~

您的意思是資訊多, 比較不會被騙嗎?

不過我覺得現在怪力亂神的宗派與團體愈來愈多, 要分辨也不是那麼容易. 前幾天才又聽到一個 "如來宗" 的團體, 內容也是問題很多.... sad

您是想表達什麼 能說清楚嗎

那位很慶幸自己是在此時才認識清海法師與蕭平實的訪客,您是指很慶幸認識清海法師與蕭平實所教的不是佛法嗎? 如果是, 那就恭禧你了!

至於問我表達的是什麼, 不知您是哪裡看不懂呢?

任何出家人、修行人為了靈性提昇而吃素、愛護一切眾生已經非常值得我們尊敬。

萬一您批評的是在世的聖人,每誤導一位觀看者就造一個惡業,請為自己多積累

點福報吧!就算有心人士回應者是國家特殊工作,需要散佈負面評論,

要發表任何批評負面的言論,請先查証過,任何因果都會回到自己身上的。

阿彌陀佛、願主保祐你!

我想我的評論是如實的,並沒有誤導喔。如果認為我誤導,還請指出是哪一句誤導?事實又是什麼呢?

若沒有指出事實,就說我誤導,這也算是一種對我負面的言論喔。 :)

我所寫的,都是我自己的真實經歷,並沒有查證的問題。倒是您連哪一句誤導都沒寫出來,就憑空說他人誤導,這樣似乎不太負責。 :)

 

當你真的了解清海的時候,你就會知道你所說的「誤導」有多大的錯誤,清海有兩個面像,一個是你們外部徒弟所看到的清海,一個是當他侍者或親近相處的工作人員的清海,兩個幾乎是完全不同的人,我也不想多說什麼,只希望你能在修行道路上有所進步,修行是靠自己,不是靠無上師加持的點數,也請你不要再像清海一樣用「惡業」這類的負面字眼,來控制大眾的發言權!!

主發言您好:請看2011.8.22這篇回應,這篇是簡體字,並非台灣人民的言論。從他發表的內容

可看出他調查非常多時間,而且不是一般的人民,是從事國家特殊單位,找詢任何提出評論

的平台來加以攻擊,您這個平台只是被利用的其中一個而已。既然您只認同佛教,相信佛陀的故事

您一定知道,在古代有人故意陷害佛陀。耶穌基督在世時被釘在十字架上,當時也是有很多不認同

的人故意傷害...很多事情並非我們親眼所見所知,您又能肯定任何的報導都是無誤的?當我們還沒有

達到開悟,能看懂一切時,很容易無心的言論又成為被利用的平台會為自己帶來負面的影響。

並無故意評批您之意,請見諒!

 

關於簡體字那篇,其實我也早就回應我的看法,主要是二點。
 
1.我是不樂見政府打壓教宗,尤其是對岸的政府,本身並也是極有爭議的。
2.至於若懷疑有類似附佛外道的情況,則是會希望各方能把事情說清楚。
 
我同意你的標題:「以智慧看待任何事情!」。所以若你認為對方說的不對,你應該拿出證據來反駁。當然,我也不是因此就相信對方,因為他也沒拿出實證。
 
在古代有人陷害佛陀,那你如何知道現在究竟是清海師父在陷害佛陀(佛法)?或是反對清海師父的人在陷害佛陀(佛法)?
 
我舉個實例,清海師父是很強調吃素的,你甚至認為吃素是值得尊敬的。然而在佛陀時代,佛陀是不強調吃素的,佛陀也沒有吃素。反而是陷害佛陀的提婆達多是鼓吹素食,向佛陀建議僧團要吃素,反而被佛陀喝斥。
 
在佛法中,初果聖者是聖戒成就,斷了戒禁取結,也就是不會將不是戒律的行為當成戒律來奉行,如今清海師父卻像提婆達多一樣,幾乎將吃素視為戒律一般重要,並且努力推廣,可見他並非聖戒成就者,也不明瞭出家僧乞食的意義,這都已經違背佛陀當初的教導了。
 
如果你也是真心想了解佛陀教導的人,請你仔細想看看,並且親自去了解佛陀教法是什麼,而不是只聽一面之詞,有空歡迎來交流討論。

假如清海無上師說「吃素令你成道」,你確實可以說清海無上師「戒禁取」,但她沒有這麼說,你卻這麼說了,不知道誰在陷害誰。

清海無上師推廣吃素,她教的是慈悲「不殺生」所以吃素,隨時歡迎你出示清海無上師「吃素令你成道」的開示。

提婆達多明明因「苦行五事」、「苦行五法」被釋迦牟尼佛反對,釋迦牟尼佛反對的是苦行,某些人士卻總喜歡把反對「苦行五事」說成釋迦牟尼佛反對「吃素一事」。而提婆達多提倡的並非慈悲「不殺生」,而是苦行不食「美味」,任何他視為美味的食物都不吃,不是只有眾生肉,完全是兩回事。就傑克與眾多素食者而言,吃素並非苦行,動物肉味更非美味。

「戒禁取」的定義不是由個人自行隨意定義的,建議了解戒禁取的意義之後,進行討論才有意義。

清海無上師是很好的師父,

她讓人疼愛動物而身體力行,吃純素

她讓追隨她的弟子們堅決持好五戒,

她本身也一直在救助苦難而持續捐錢,

 

她沒什麼是不好的,

 

一個國家百姓,如全部持好五戒,那個國家將會沒犯罪

 

我對清海法師的印象還算是不錯,畢竟她也曾經是我的老師。

不過雖然她有不少優點,但並不是沒什麼不好的。

例如我主文中就有提到,叫大家去國外避難,卻說只是禪修,有欺騙的嫌疑。

而且她教導的並不是佛法,卻說是佛法,這也違反五戒的不妄語。

持五戒是很好,但她自己也要做到,否則就失去教導五戒的意義了。

首先傑克要說「避難」、「出國打禪」都是事實,並不是你所謂的「理由前後不一」,更不是「欺騙信徒」。(其他的傑克已回應在heaven chou的另一網誌)

你說『她教導的並不是佛法,卻說是佛法』,如果是以門戶之見,例如大乘非佛說,整個大乘都不是真正佛法不是嗎?何況清海無上師早離開台灣的大乘佛教了。就傑克所知,清海無上師從不使用「佛法」二字,而是令人開悟的「法門」二字,這個法門就是楞嚴經提到的觀音法門。不知道heaven chou的說法的切入點是門戶之見(大乘非佛說),還是楞嚴經的觀音法門之真偽?

說到五戒之妄語戒,傑克認為「對不知道的事情說三道四,說是論非」便是妄語,不知道heaven chou認為呢?

 

> 首先傑克要說「避難」、「出國打禪」都是事實,並不是你所謂的「理由前後不一」,更不是「欺騙信徒」。

如果一開始同時說「避難」及「出國打禪」,那當然不是「理由前後不一」,也不是「欺騙信徒」。

但如果一開始說是「避難」,後來否定「避難」說,那就是「理由前後不一」,就是「欺騙信徒」。

這邏輯很簡單的。

heaven chou,傑克是一位清海無上師的信徒,對傑克自己而言,從來沒有否定「避難」兼「出國打禪」這件事,對傑克來說沒有任何問題。有人否認,就等於是「清海無上師欺騙信徒」,傑克認為這種說法更是風馬牛不相及,有人否認是一回事,有人否認等於清海無上師否認,等於「清海無上師欺騙信徒」更是另一回事。既然有人承認,仍可以堅持「清海無上師欺騙信徒」,這邏輯也很簡單,就是:「我」說的才算。

heaven chou,你前面已經說斷戒禁取結就不會『像提婆達多一樣,將吃素視為戒律一般重要』,傑克在前面已經說過了,將提婆達多的「苦行不食美味」與「慈悲不殺生而吃素」劃上等號是不明智的,你說你以前學習過清海無上師,傑克就不知道你學了什麼:清海無上師以前傳授一種「方便法」,盤腿打坐的方法,修「方便法」不必茹素。清海無上師說「方便法」認真修行的人一樣能得到解脫,這是對照你的片面之詞。

把「清海無上師」、「吃素」、「戒禁取」、「提婆達多」、「害佛」歸類在一起,這是「象徵歸類法」。對傑克來說,為了弘揚「佛法」而使用「象徵歸類法」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不知道是弘揚「佛法」還是為了弘揚「自己」。有兩種人會使用「象徵歸類法」,一種是凡事只看表面的人,自然是「象徵歸類法」用者;另一種是別有用心的人,為了入罪於人而使用「象徵歸類法」。你要是真的跟清海無上師學習過,你一定知道江燦騰的說法錯誤一堆,既是如此還是要借他的刀,不就是這回事嗎?

> 有人否認是一回事,有人否認等於清海無上師否認,等於「清海無上師欺騙信徒」更是另一回事。
 
你大概沒看懂吧。我說的他們對外的說法,就是指清海法師那邊公開對外的聲明。
 
所以傑克沒有否認,那是傑克自己的事。但我談的是清海法師那邊有公開的否認。
 
除非你要說清海法師那邊的公開聲明不代表清海法師本人。
 
如果你要這樣說,那我也沒話說。 ^_^
 
> 將提婆達多的「苦行不食美味」與「慈悲不殺生而吃素」劃上等號是不明智的
 
問題在於你把「慈悲不殺生」與「吃素」劃上等號才是不明智的,這才是重點,就算沒有提婆達多事件,這件事的本質也沒有改變。

首先清海法師這個名稱是不適宜的,因為清海無上師早已不是佛教法師,而且已經二十幾年了,既然早已不是佛教法師,為甚還要冠以法師之名?傑克要為清海無上師正名,清海無上師就是清海無上師,請不要使用會讓人誤會的佛教法師的名稱。

heaven chou你的資訊提供者,你所謂以前的師兄弟,既然認為他足以代表『清海法師(清海無上師)那邊公開對外的聲明』,一樣是信徒甲可以,為什麼信徒乙傑克不行呢?相當相當不公平啊,傑克抗議啊?不就是heaven chou你認定的才算不是嗎?誰代表『清海法師(清海無上師)那邊公開對外的聲明』?誰呢?誰說了什麼?誰公開聲明什麼?誰否定什麼?可以的話請heaven chou細細說明,說明的越清楚越好,有引據,有人証是更好,要真相大白就請不要打混仗,含糊其詞,heaven chou你說是嗎?

傑克要澄清的是,清海無上師沒有「預言戰爭」,這是清海無上師親口說的,傑克記得很清楚,傑克就是人證。說清海無上師預言有戰爭、有災難,要信徒逃難、避難,這些人都是胡說八道。

從一開始,我們對「外人」便是說我們是出國打禪,這本來就是事實。由於我們多數信徒自己的認知與相信,是清海無上師的愛心,所以借打禪的機會讓我們躲避危險,所以我們會跟其他同修說師父讓我們出國打禪,同時避一避危險,不過因為清海無上師並沒有親口對我們這麼說,所以實在不應該說是『師父交待的』,像這種甲說乙說什麼,不應該亂說,這是做人的基本原則,傑克的認知跟你的說法有相當大的出入。雖然如此,傑克願意承認我們是出國打禪兼避險,因為那是我們自己的認知。你的朋友雖然很好心跟你講師父讓我們出國打禪這件事,但這並不等於清海無上師預言什麼,這完全是兩回事,清海無上師什麼都沒有說,打禪更只是打禪而已。傑克只能說如果真是躲避戰爭,逃難,那絕對不應該只是出國一週的計畫而已。

heaven chou你前面說你是「自己人」的身份,所以跟你友好的同修會勸你一起出國打禪,而後你要以「外人」的身份來議論這件事,傑克認為自然你只會得「外人」的答案,如果要以這個緣由來說清海無上師前後不一,欺騙信徒,傑克只能說:既然你已經是一個外人,你就不要用對內對外的差異來說事,你管太多了?不,應該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吧。

heaven chou你從一開始便是一口咬住清海無上師「預言戰爭」以及「否認預言失敗」(來自你的舊網誌),傑克不相信你是來自清海無上師親自的說法,所依據的是不知道第n手傳言加上你自己的偏頗的臆測,所以變成清海無上師「預言戰爭」,你拿這件事來做文章,只是在製造事端,傑克不相信佛法或是佛陀教人用這種方式來讓人信仰佛陀學習佛法,也不相信這等作為合於佛法。當過清海無上師多年學生的人都會知道江燦騰的說法錯誤一堆,借江燦騰這把刀主要是來傷人的,還一邊說『希望以前的師兄弟能早日回到正途』,身為heaven chou所謂以前的師兄弟,傑克我還真的不知道你到底演給誰看的。就像江燦騰一樣不知道演給誰看的,看起來似乎在助佛教與國民黨,胡說八道(清海無上師)一番,然後怪罪到民進黨頭上,宗教法都還在研擬,宗教團體的商業行為要如何課稅至今還沒有法源依據,江燦騰的國民黨政府居然已經能對清海無上師的宗教團體查稅了,江燦騰的胡說八道言下之意把國民黨政府講成了一個濫權政府而不自知。一個人(清海無上師)離開台灣了,整個團體的逃稅居然都不用查了。江燦騰的國民黨政府不僅濫權而已,還十分失職呢。

 

把「慈悲不殺生」與「吃素」劃上等號才是不明智的,heaven chou你的理則我尊重,吃素就是戒進取,吃素就是提婆達多,吃素就是外道,吃素就是不明智,吃素就是…,象徵歸類法不是嗎?這種理則是閣下的權利,傑克沒有意見。

> 首先清海法師這個名稱是不適宜的,因為清海無上師早已不是佛教法師,而且已經二十幾年了,既然早已不是佛教法師,為甚還要冠以法師之名
 
你大概是後期的弟子吧。
 
如果你找的到清海法師以前的書,或是早期的弟子,可以去問問當初說「法師」是什麼意思,以及後來被稱為「無上師」又是什麼因緣,或許你會了解我的心情。
 
> 既然認為他足以代表『清海法師(清海無上師)那邊公開對外的聲明』,一樣是信徒甲可以,為什麼信徒乙傑克不行呢?
 
你還是沒看懂啊?
 
我師兄弟是師兄弟,而所謂公開的聲明,就是海清法師那邊公開的聲明,是別人質疑他們,官方就出面發表聲明。至於在哪看到的,呵呵,我早就忘了。 :)
 
> 雖然如此,傑克願意承認我們是出國打禪兼避險,因為那是我們自己的認知。
 
所以看起來我們認知一致啊。
 
你認為私底下認知有出國打禪兼避險這一回事,所以我同學來告訴我,可見他沒有騙我。
 
你又說清海法師沒有說避險,我聽到的官方聲明也是如此,跟你的說一致。
 
所以私下傳的與官方回應不同,我們達成了共識了吧。 :)
 
還是你不相信我看到的官方回應說沒有避險一事?你認為官方回應應該要承認避險?
 
> 把「慈悲不殺生」與「吃素」劃上等號才是不明智的,heaven chou你的理則我尊重,吃素就是戒進取,吃素就是提婆達多,吃素就是外道,吃素就是不明智,吃素就是…,象徵歸類法不是嗎?這種理則是閣下的權利,傑克沒有意見。
 
你仔細看一看。
 
我說【把「慈悲不殺生」與「吃素」劃上等號才是不明智】,你卻改成【吃素就是不明智】。
我先前說的是把吃素當成戒律有戒禁取之嫌,你卻改成【吃素就是戒進取】。
 
看到沒有?是誰在象徵歸類法?是你自己啊。
 
我明明在就事論事,你卻把它自行簡化濃縮,然後讓事情變了質,卻反過來說我在象徵歸類,這不是很好笑嗎?

我是前後期弟子?你也太多餘了吧?那你知道什麼是「宇宙的肚臍」吧?你的心情有多重要啊?到現在還在稱清海無上師為佛教法師,那還要不要加個「釋」字呢?對現在來說這種稱法既不尊重佛教(台灣大乘佛教),也不尊重清海無上師個人。

『私下傳的與官方回應不同,我們達成了共識了吧』 很遺憾,沒有共識,你的定調是清海無上師「預言戰爭」與否認「預言不準」(由你的舊網誌),說清海無上師預言有戰爭、有災難,要信徒逃難、避難,這些都是胡說八道。所以說你所謂的「官方回應」是誰回應誰?否認什麼?內容是什麼?不是你在這邊含糊其詞,你要講人過失,要講明確的事情出來,所以說很遺憾。

『把吃素當成戒律有戒禁取之嫌』,嫌?看來不是「嫌」的意思,是「是」的意思。『斷了戒禁取結,不會將不是戒律的行為當成戒律來奉行,如今清海師父卻像提婆達多一樣,將吃素視為戒律一般重要』,我無論再看幾次都是,假如我的解讀有誤,不合你的意,那我也沒辦法了。為什麼我會說你僅憑象徵歸類?因為「苦行不食美味」與「慈悲不殺生而吃素」的義理與動機是不一樣的,苦行他認為可以疾速證道,所以才說是戒禁取,但我們吃素僅是慈悲不殺生,不是為了苦行疾速證道意思,僅憑一個「不吃魚、肉」就把苦行與吃素歸類在一起,不是象徵歸類是什麼?至於你要講什麼不該是戒律的戒律,你就自己去講吧,那是宇宙的肚臍的權利,傑克尊重。

呵呵,我的心情當然不重要,相信我的看法應該也不重要,或是反過來說,你的看法,我也不覺得有什麼重要的。

所以,該回答的也都說過,再說下去又是重貼前面的內容。如果有興趣的人,小心看你的質疑,再對照我前面的回答,就可以看出你的問題是因為沒有看清楚我的回答,所以我再回答大概也沒用,你總是會故意漏掉一些字,就是你所謂的象徵歸類法。

另外佛法的問題,像是戒禁取的意義,或是佛陀反對提婆達多的因緣,建議你找佛教的資料好好了解,不要用自己想的。 :)

傑克的看法本來就不重要,傑克就如芥子一般渺小。像你們這些讀聖賢書的大人物,演很大的精神,傑克是比不上的。

heaven chou對清海無上師的非議總計有:預言戰爭,預言不準,否認預言不準,前後不一,欺騙信徒;違反五戒不妄語;邪命活;吃素是戒律就是戒禁取。在一般人的觀念裡,要講人過失,真憑實據是很重要的。經過與傑克的討論,傑克看來有回答等於沒回答一樣,但還是非常感謝heaven chou回覆,heaven chou的回覆一點都不出意料之外。

戒禁取的意義是什麼?

就是認為實行儀式或修苦行及其種種戒禁能夠導向解脫,這就是佛教資料。所以傑克先前就說了,如果清海無上師說過吃素能令人成道之類的話,你說戒禁取我無話可說,都不知講了幾輪了還在那邊建議自行查閱佛教資料。

佛陀反對提婆達多的因緣?

將提婆達多的推廣苦行說成推廣吃素,然後被佛陀叱喝,這種說法分明是反說經典的行為,這就是傑克找佛教資料好好了解的心得。反說經典是教徒的權利?真令傑克吃驚與百思不得其解,既然可以反說經典,那這種清海無上師就像提婆達多一樣把吃素當成戒律的說法相比之下其實根本就不算什麼大不了吧,傑克這麼認為。

說吃素是戒禁取,少提了戒律這樣你不接受,這就是傑克總是故意漏掉一些字(好有心機啊)?好吧,那我們就來談吃素是戒律就是戒禁取。吃素對傑克嚴格上來說並不算戒律,而是自然,這對傑克來說還算是戒禁取嗎?傑克到底靠著戒禁什麼來取得什麼?真的是一頭霧水,吃素就是戒禁魚、肉的話,傑克根本沒有要戒禁魚、肉的想法,是自然遠離沒辦法靠近,本來就不是食物的東西還談何戒禁?要捨棄本來就不要的東西,不知道有什麼好捨棄的?如果吃素是戒律就是戒禁取的話我還真是困惑,因為我自己不知道我自己到底在戒禁什麼,想取得什麼?傑克對這種硬把自己的思想模式套在別人身上,要人依他而行,不合就是不正確的這種思想,只覺得匪夷所思,一種深深的,極度的不尊重人。前面已經說過了,清海無上師有兩種修行教法。一種要吃素,一種不用吃素。不用吃素的方法不說事,唯獨針對這個要吃素的修法來說事,這不是偏頗是什麼呢?

傑克要提醒heaven chou有關『邪命活』的部份,heaven chou尚未回覆。另外heaven chou說清海無上師違反五戒不妄語的部份,傑克相信heaven chou根據的是「門戶之見」所做的評論,所以heaven chou不會有回覆。

heaven chou說清海無上師暗示她的相片有特殊能力所以信眾當然願意花錢,這就是所謂的『邪命活』(佛法的不如法)。傑克說共修會上面,同修可以向清海無上師提問,也會報告各種修行與生活的體驗,當然包括師父法相的體驗,「同修的體驗報告」跟「清海無上師暗示她的相片有特殊能力」完全是兩回事,不應該混為一談,也不應該被曲解。從一開始弘法,我們師父便被信徒要求請購法相,因為我們沒有看見師父會想念師父,所以我們信徒要求清海師父提供法相請購,清海無上師也答應了請求,是這樣的緣由。heaven chou所說的跟傑克所知道的有著天差地別,就不知道heaven chou的依據在哪裡。

清海無上師的法相力量,傑克本人就是一個見證,傑克二十幾年前的時候,對這些所謂宗教、修行都沒有概念,也沒有興趣,恰好有一天在一間素食館外面見到了清海無上師開示弘法的海報,那個時候還是佛教出家人樣貌,那時傑克第一次見到清海無上師的法相,便感受到法相傳來無法言喻的力量,所以傑克本人就是清海無上師法相力量的人證。待在這個修行團體久了便會知道有法相體驗的人很多,根本是稀鬆平常的事,所以傑克認為heaven chou根本沒有入門,知見跟外面路人差不多。傑克提醒heaven chou,清海無上師所有共修會都有錄音錄影,從早期開始這些開示就是開放請購的,也都是在外流傳的,這些都是你的說詞的佐證,隨時歡迎你提供證據。

heaven chou你們這些所謂的佛教徒,說清海無上師假借什麼說法、暗示什麼、騙什麼,由於傑克在還沒看過聽過清海無上師的任何說法之前便已先認識她的力量,所以你們的說法反而讓傑克知道你們其實什麼都不懂,只會以表象胡亂批評。就像江燦騰說清海無上師以「對看印心」,這樣的胡說八道,傑克正好是人證。傑克的印心會,清海無上師人在國外,不用「對看」一樣能印心,而且傑克體驗滿滿。江燦騰、heaven chou你們用你們的行為告訴了傑克,所謂的佛教徒如何地「善加運用」佛法:佛法既可以讓人修行,也可以讓人表演,兩種渴望一次滿足,傑克真的見識到了,傑克不禁想替你們拍手,佛法真的用得很不錯呢。

神奇的傑克,你的解釋並沒有幫助你師父,你只是再次證明你師父果然有違背戒律. lol

沒有逃難? 不好意思我現在就告訴你 在當初90年代台海危機時

我們卻時有一批信徒 受到清海無上師 的指示 跑到山區避難 那時還跟學校請了好幾天假呢

最後啥事都沒有,真的很OOXX 

你说的也是一些弟子告诉你的,请你知道什么是不要从别人嘴里了解一个人。

說的有理

傑克兄,如果你想討論戒律的問題,建議你先了解佛陀所制定的戒律內容,再依內容來討論,這樣才可能會有共識。
 
如果你只是根據網路上流通的看法,再加上你自己的分析及創見,那就不是在討論佛陀的戒律,而是在討論你自己發明的戒律而已。
 
對於你自己發明的戒律,我實在沒興趣、也沒時間討論。所以若還是那些內容,我就不處理也不回應了。 :)

頁面

發表新回應

借我放一下廣告